正文 第十一章私奔?

作品:《星河贵族

    被恐怖分子挟持在星际时代倒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被帝国偶像女主播夏盈所挟持,对林海而言却是香艳而又绝对危险的一件事。

    首先是因为他的无名小卒身份,立即就引得了不少人目光朝两人身上剐来。

    夏盈之前站在玻璃观景台下,那是静态的,人们大多看她的背影,知道她的动向,便暂时可以不去注意。哪怕是李逸风找她说话,因为有立柱视野遮挡的关系,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她和李逸风的冲突。

    然而现在她却是动态的,一身拖曳的礼服裙摆衬得她像是入水的锦绣游鱼一样婀娜优美,但礼服并不臃肿,没有过多遮盖她的身体曲线,将她充满活力和生命力的青春气息迸发出来,扑面而至。

    两人行走的很快,就像是旋风一般从观景台这头流动到那头。迎面而来有人自主的招呼夏盈,点头示意,若是她独自一人,兴许现在会有人靠拢过来,和她进行交谈,但看着夏盈挽着的林海行走,哪怕是她的粉丝,哪怕是恨不得拦下她,此时也极有风度的止住了靠近的脚步,或是微笑或是点头,将行为仅止于此,只是更多疑惑的神色落向似乎和夏盈行色匆匆要去哪里的林海。

    林海就像是无形中的一道天堑和隔阂,将他们和夏盈之间隔离了起来。

    夏盈对周围人微笑点头,林海也只能面对那些朝他投来或疑惑或询问,或戒备的目光装模做样的苦笑回应。

    一边还要不动声色的对夏盈道,“你没有必要把我的手抱得这么紧……这么用力。其实我想要抽手回去,你也拿我没有办法”

    夏盈朝着迎面一个打招呼的中年男子点头致意,趁着这个间歇朝他望过来,配合着她化妆的眼影,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我一个弱女子,你要把我甩开,我当然没有办法……但你敢抽手……我就敢哭给你看……”

    林海哭笑不得,夏盈抱着自己的手抱得这么紧,简直到了快发麻的程度了,不过就是怕他林海挣脱,林海本也可以抽手甩开,然而夏盈接下来的那句话,又让他打消了念头,人说女人狠起来手段是一套一套的……当真要是大庭广众下夏盈冲他林海哭了起来,这简直不亚于一百把刀横七竖八的把他戳个通透的恶毒。

    面对整个宴会厅的人们,那他简直就是陷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怎么解释都没用了。恐怕早就被无数愤怒所淹没。

    所以权衡了一下,林海觉得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

    “你要不要这么狠”

    “如果你安静的陪我走完全程离开这里,我自然会放过你所以……你要乖哦。”

    一个宴会中精灵一样的美丽女人,此时用手臂和腰腹的力量抱着自己的手,同时还伴随着她流苏媚眼,这样吐气如兰般说出一句“你要乖哦”。这样的场面怎么看怎么旖旎,然而林海却明白,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一条恶魔。似乎正拉着自己冲向热浪翻滚的地狱。

    林海看了一眼那头眼睛都快喷出火来的李逸风,叹了一口气。

    正端着酒杯和人应酬的沃伦和吉米,两个家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最后还是沃伦手肘捅了捅旁边看傻了的主持人吉米,“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

    吉米也是一脸茫然,“我他妈怎么知道……”

    林海任由得夏盈挽着横穿过一整个宴会厅,然后来到大门边上。

    在这一刻,夏盈才微微转身,用1中冷漠且带着一丝嘲讽的目光,看向远处的李逸风。

    她画着淡妆,描了眼线,涂了唇蜜,这幅样子就像是一个嘲弄众生的女王,对打心眼里把她看低处于监护地位的李逸风,以相同形式的回报更像是一种对宇宙之后那无形压力的抗争和回应

    李逸风在短暂的发滞过后,狼一样的眼睛将她剌来的目光清晰透彻的看在眼底之后,猛然沉了一下下颚,似乎接通了领口便的通讯器,发出低沉的指令,“拦下他们”

    宴会厅两边各站着维护安全的宪兵开始左右朝在门口的两人围来。

    夏盈反手拉开大门,然后另一只手拉着林海,朝着洞开的门口冲了出去。

    宴会厅之外是一个长长的通道,被妆点得很古朴的样子,地上有红毯,周围有木制的台架,上面还有雕刻的艺术品,光影在长廊上流转。前面的女孩长裙和秀发伴随着奔跑而飘舞,清新的洗发浴波香气扑面而至。

    这是很奇异的场面,像是时光突然慢了下来。

    前方的长廊出现急促的脚步声。

    “这边走”夏盈一个转折,拉着林海跑上了一个安全出口,然后她一只手拖着林海,一只手提着裙摆,朝着安全楼梯登了上去,那姿势那像是穿着礼服,简直是驾轻就熟的快捷迅猛。

    “怎么有种私奔的感觉”林海被她拖着各种折道躲闪,再看到前面长裙和头发散乱飘逸的身姿,喃喃道。

    “闭嘴,少口头上占我便宜”夏盈专注的奔跑,此时头也不回得道。

    “那你这样一直执着的拉着我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口头上占了你便宜,但你真枪实弹的已经反复占了我无数次便宜……”林海看着一直拉着自己手臂的雪白五指,道。

    “那你早晨那样占我便宜,你怎么不说”

    “被判故意冲撞的应该是你……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你踢了一脚。这又怎么算”

    “被你撞的地方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再说你的脚就跟铁杆一样,我踢了我还疼呢”

    “但这一切怪我吗,你拿鸡蛋碰石头你还怪石头硬吗”

    “你是不是男人,哪有和女人这样斤斤计较”

    “抢夺制高点的时候就要讲公平,理亏的时候就说自己是女人是弱势……你是弱势的女人吗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是霸王龙吗”

    “你”

    夏盈这次是真忍不住停了下来,偌大的一双眼睛瞪视着林海,看样子若不是担心林海如钢铁一样硬的脚,恐怕又得狠狠踹他一下。

    楼道口传来人声和脚步声,夏盈最终暂时妥协转身继续拉着林海跑,“你形容我是恐龙的事,之后再跟你算账”

    两人一路在海鸥号的客舱船舱里穿行,躲避那些李逸风手下的宪兵,穿过正在做餐点的厨房,穿过客船电影院,穿过旋转的紧急楼梯,最终来到舰岛上层一个还没有装修好的观景点。

    这个观景点应该会作为客船一个全景酒,只是还在装修状态,没有人,只有搭好的台,以及许多摆好固定的桌椅。但是基本的壁纸装修,墙漆这些工作还没有进行。只有一个大致的雏形。

    两人蹿到了这里,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意识到自己还抓着林海,夏盈赶紧放开。

    林海盯着她看了片刻,终于忍不住笑起来,“真是报复心很强的女人。”

    夏盈睁大眼睛,“怎么说”

    “那个李逸风,应该是很不喜欢见到你和其他男人这么亲近……更何况之前他对我就有所戒备,如今你在玩这么一出,不光是让他气急败坏,让你趁势离开那里,更可以把我搭进去,想来让我承担他的怒火,也是你的计划之内。这是什么,一箭三雕”

    夏盈一笑,一副没有任何觉悟的样子,“谁让你这么讨厌,本姑娘的善良心肠也要对合脾气的人,可没有照顾我不喜欢的人心情境遇的慈悲,更何况,我挺愿意看到你吃鳖的。”

    “还真是赌气的想法,我可没有必要为了你得罪一个护卫舰舰长……”林海笑了笑,“我大可从这里走出去,然后找到他们,告诉他你在这里,那么那个李逸风对我的误解,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夏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她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真可能如此冷静干脆的把他自己置之事外,而且还能说出没必要得罪李逸风这种话,冷血冷静的让人发指,仿佛刚才李逸风对他造成的不愉快一点没放在心上。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孤立无援的一个人。

    其实刚才拉着林海,固然有刺激李逸风,同时让他帮助自己离开那种场合的想法。但是出了门之后,她大可把他丢在一边,只是出于她心底要让李逸风坐实两人关系报复性的想法,以至于还有内心深处那一点点“整治林海”的小心思,这才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念头抓着这个陌生男子的手一路奔跑。

    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她真的目前内心很慌乱,需要一个人陪伴的真实念头在作怪呢。

    只是现在听到林海这番说话,夏盈有些被他的冷血和冷漠伤到了自尊。

    而以她极强的自尊,自然也不可能让林海留下。所以她面色不豫,双目盯着林海闪烁了几下,凄婉而强硬道,“果然一般人听到李逸风的身份,就会这样软下去了……我还以为你会有些不同,那你滚……告诉他我在这里,说不定他还会感谢你”

    面对夏盈星光下灼灼的目光,林海“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