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宿命(上)

作品:《星河贵族

    斯内普还介绍了专门给刚铎拉配备的武器:双管遂步枪,左右腿部收纳舱各一把切割匕,腰部一把离子光剑,背部背挂着格林炮,六连能够摧毁一艘海面舰船,打掩体和要塞也是一件趁手的兵器,更让林海找不到语言的是机甲右背部直接焊装了一具射装置,里面塞了一组飞弹。

    弄得林海看着大变样的刚铎拉,道,“第一次感觉你不是去战斗,而是要大开杀戒啊。”

    斯内普颇有些自傲道,“我是看不起那些进攻鹰国的西庞军人,杀戮弱小,肆意妄为,那些人已经成为了贪婪的怪物,哪里还有真正身为军人的样子……所以你们所作战交手的那些,充其量都是阉割过的西庞军人,真正西庞军人,会像是我们这样,为理想而战,擅长以最强大的武装推平对手!这就是不可描述的粗暴!……哈哈,又隔了几天没上战场了,真是浑身不舒畅啊!”

    “不可描述的粗暴……”林海眉毛抖了抖,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现在刚铎拉几乎成了行走的武器库,在基地里的所有反抗军机师机甲集结完毕之后,太空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流星,那些黑色战舰无法降落星球,但曹师道他们已然登6了!

    迎着万千流星坠落的轨迹,连自己也都驾驶着一架机甲亲自上阵的斯内普一声令下,反抗军组织的数百架机甲,跟随在刚铎拉身后,从沙漠腹地向外狂奔,向皇宫区的所在,向着解救西庞最后的希望而去!

    ***

    从黑色战舰脱出的机甲,向着星球接近,这些机甲穿过大气层,演变成无数流星雨,冲向西庞的重地皇宫所在之处。

    大地之上,地面变成了一片由武器射后的光芒组成的斑斓海洋,曳着光尾的能量炮弹,烈焰冲天的导弹,一时间无比热闹的砸向天空,除了这波面积式打击的火力之外,上千架武装旋翼机编成队形,在中层空域迎接那些天外流星,旋翼机两翼搭载的金属风暴机炮,将形成第二道打击。

    如果这个时候那些流星还能突破,那么从附近十八个基地起飞,近八百架高格斗战机也已经在赶到预定空域的路途之上,绝对能无缝链接第三批进攻节奏。

    流星雨即至。

    地面打击火力扑面而来,这些天空上的“流星”前端出现了深蓝色的能量光罩,爆炸的焰花在光罩前盛开,瞬间天空就生出一片亮如白昼的火海。

    大量的流星雨到处四下飞舞躲避,这些从黑色战舰里登6而下的机甲虽然比起常规机甲而言拥有更高的防御力,但是仍然经受不起这种面积式密集的打击,防御消散,能量炮火摧毁了的结构,半途就爆炸的或者偏转陨落的也不在少数。

    然而更多的还是依靠强大的防御力突破了这道火力封锁线,继续下坠。

    只是更多的不再选择直接突向火力集中的西庞皇宫所在的地域,而是向着大地四方降落,以避开火力密集区,保存有生力量。

    但仍然有一众丝毫不顾虑西庞人还有的后手,直接向着皇宫区飞去。但这部分并不算多,大约也就是几十道流星。

    担任第二波打击的千架武装旋翼机在天空如蝗群而至,机翼下的机炮旋转预热,然后喷出数十米长的火舌,拉出一条条弹链,搭载长炮的炮管射出光道,射向那敢朝正面犯境的那群敌甲。

    上千架旋翼机组成的弹幕是何等威能,天空上仿佛瞬间出现一堵光墙,光墙向着那些机甲压顶而来。

    这群机甲之中,最在前方的是两架极其奇特的机甲,一架身材纤长,同样拥有人形体的四肢都呈长圆锥形状,头部有一道犄角,从头顶的位置向后延伸弯曲。在它半个身位后的第二架机甲风格也差不离其,但唯一不同的是有着两条极长的手臂,这让整体看上去极不协调,但是这两架机甲所展现出来越常规的可怕气息,却是仍然存在的。

    面对千架武装旋翼机扫射过来的弹幕,为的机甲伸出手,向前展开五指,在它的前方,顿时悬浮出一道扁平的,仿佛镜面的圆形光盾。

    光盾展开,和它同行的机甲立即调整队形,飞在它的身后,似乎是要让这一架机甲,抵挡一千架武装旋翼机的火力打击!?

    机炮射出的能量炮弹命中光体,出乎意料的,能量炮弹竟然直接从光体上消失了!

    但只是迟滞的几个微秒之间,这架机甲的四周围,无数的红色火球泛滥裂变。瞬间蔓延了以公里为半径的面积。

    那架机甲在自己前端所展开的那种圆形光体,可以偏转能量!也正是依靠着这个特性,所以将这些射击来的机炮炮弹偏转到了他的周边。

    西庞的那些旋翼机驾驶员,可以说从未见过如此看上去不科学,如此越认知的武器,但实际上对方掌握的是他们无从知晓的高端技术。

    可是眼前的场面,也极其的可怕,一千架武装旋翼机的集火,竟然全部被偏转,这种层级的力量,已经不是常规武器可以抗衡。

    不过对方也并非全无影响,在那架机甲展开光盾将能量偏转向四周空间以后,他停止了飞行,悬于半空。西庞作战中心最不济得到了宝贵的情报,那就是对方展开光盾偏转这种层级的力量打击之时,也无法再维持高飞行,至少对方不得不全力应对打击,或者说不定还撑得很辛苦?

    只是在这架机甲偏转旋翼机打击过后,他身后跟随的那些来自黑色战舰的登6机甲,纷纷从后面脱离,穿过火力网,向着旋翼机展开疯狂的报复。

    这些机甲也是黑色的,而且无一例外,四肢乃至躯干中央,都有刀锋一样的棱角,他们在天空上灵活得宛如闪电,连最擅长转角机动的武装旋翼机,都和他们的度差之甚远。这几十架机甲涌入旋翼机的阵列,就化作几十道穿梭转折在天空划出紊乱线条的黑线,这些黑线所经之处,全是旋翼机崩碎的残片。

    武装旋翼机阵营和这群机甲展开了天空的格斗,虽然大量旋翼机遭到收割,但这些配合出色的旋翼机仍然给这些机甲带来了损失。混战中,旋翼机的机师可以让旋翼机撞开友军爆炸四散的碎片,从友方的残骸火团中穿梭而出,对黑色机甲的侧面或者背面展开全火力打击。

    正面上面这些机甲比旋翼机还要灵活,但是保不齐在这种混战的围攻之下,还是没能幸免。

    有不少的黑色机甲在弹火射流中崩解,然而却让旋翼机的整体阵型和火力优势荡然无存,那两架机甲为的剩余机甲群从这个防御口子穿梭而去,留下的黑色机甲悍不畏死的和旋翼机编队缠斗,但也给了这些武装旋翼机以大量损失,这么一冲突之间,黑色机甲损失了十几架,但旋翼机编队却起码有两百架陨落。

    低沉的呼啸从云层上空传来,大片的战机如鹞子,如乌云,从天空蜂拥而下,咬住了那群机甲的前段。

    为的那架头有犄角的机甲四肢形变,原来四肢外部的一层构体开始分解,分裂,化作无数纤薄的刀,就像是蝉的蝉翼从叠放到展开,这些刀绽放开去,射向天空,劈向那些无数的战机。

    最前方的一架战斗机飞行员正扣着火力射扭,战机在疯狂喷吐火力,忽得一把刀横空迎面削来,战机从中正正一切为二。

    然后是密集的刀刃,如流矢似蜂群,剿杀着后面的战机群。

    那些锋利到无法言喻的刀刃从战机合金机身上划过,往往就能将战机肢解,而战机飞行员不停开火,机载火炮的转动角度却不及对方的回旋度,那些刀刃如同有灵魂,可以规避射击,然后以根本无法预料的角度,切开机身。

    在这两架机甲面前的战机群,变成了天空中坠落火团构成的火树银花。

    仅仅是凭着他们战力,就可以改变战局。

    “第三使徒,如此耗用精神,受得了吗?”曹师道在那架长臂坐骑内问道。

    “无需担心,这只是小场面。”被称为第三使徒的机甲驾驶者回应道。

    “有你相助,黑默丁家族真是大限已至。看吧,当我们立足大地之时……脚下那颗星球,就将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

    “将军们,敌人已经向无忧宫攻来,陛下下令,让你们即刻出击拦截敌人,务必要将曹师道阻杀!”

    大堂中,被传唤的最后三位龙门大将面对着这个命令,对视一眼,而后大声对前来传讯的内务长回应,“请皇帝陛下放心,我们定会击杀贼,令他们不得再前进半步!”

    内务长看着三人,有些感动道,“将军们,你们是西庞的英雄,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我们到了最危难的时刻,强敌当前,最终还是只有你们,才可以信赖,冲锋在维护西庞尊严的路上!”

    是啊,利川北,费尔,科帕奇,三人受到了被当今新帝冷落的命运,但是在皇室危难的关头,仍然只有他们,方能站在敌人面前,替皇室挡住一切风雨。

    他们知道,这就是他们的意义所在,即便他们七人只剩他们之三,甚至到最后一个不剩,或许他们甚至不会被人铭记,但他们,仍然会坦然接受这份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