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兵分三路

作品:《回到古代做皇帝

    为何李日尊只敢派出十五万大军?这是因为他真的怕了,万一这又是汉人的诡计,故技重施再来一次偷袭,以如今的升龙城,根本就经受不住炮火的蹂躏。连城门都还没来得及修复的升龙城,恐怕连炮火都可以省去,大军长驱直入,便能一举破城。

    李日尊不敢赌,要是他再一次灰溜溜地撤出升龙城,李朝的声望便会跌落到最低,那时候,恐怕李朝真的就名存实亡了。李日尊现在要做的,并非是将这伙汉军尽数坑杀,而是思虑自己江山的安危。只可惜李日尊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残存的理智,也不过是让他没有尽起二十万大军,自己还在升龙城坐镇罢了。

    交趾大军大部分就在城外驻扎着,接到李日尊的旨意后,立即收拾营帐辎重,准备开拔。更有前锋部队,抢先一步骑着快马,沿河直奔西北而去。这伙骑兵,很明显便是宣光州城的军队。他们的老巢被人袭击了,还不心急火燎地急急忙忙往回敢?哪怕是知道,以宣光州城那几个守兵,根本守不住宣光州城的,他们还是抱着一丝希冀。

    宣光州城距离升龙城,骑着马不过三日路程。而十五万大军,又有粮草,又有辎重,能在五日内赶到,已经算是百战之兵了。

    两日后,宣光州城内的禁军,接到了探马回报,得知了李日尊纠集了大部人马,准备向宣光州城扑来。

    听完了探马的禀告,卢尘洹让他再探,转身笑呵呵地说道:“这个李日尊,是真的急昏了头!”

    折克行笑了笑,没有说话。敌人昏聩,是自己的最大福音。但他从来不会把胜利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而是设身处地把自己想象成敌人,在这等情况下会怎么做。所以折克行不会说李日尊走了一步臭棋,而是想着他到底要怎样做。

    一旁的邹游问道:“那我们就按先前所说,分兵三路?”

    “不急不急,尚有一日,敌军前锋才到,不如我等以逸待劳,杀他个措手不及,好震慑敌胆!”当卢胖子进入战争状态后,他的鬼点子是一个比一个多。但这也是一种天赋,要对敌人的行踪,行军速度有着最为准确的判断,才能在一瞬间做出最正确的决断。

    邹游一愣,随即由衷地佩服道:“不错,安南那十几万大军,要五日方到。那先头部队,也就万余人,虽是骑兵,并非不能伏击。”邹游这才领悟到,纸上谈兵,和真正打仗是不一样的。纸上谈兵,只能循规蹈矩地打仗。有迹可循,那就等于把自己的优缺点都暴露在人家眼中。只要敌人设计埋伏,很可能就会饮恨沙场。最出名的战役,就要属战国时“围魏救赵”,孙膑斗庞涓的经典战役了。孙膑料敌在先,攻敌之必救,庞涓不得不回师,孙膑却在桂陵伏袭,打败魏军,并生擒庞涓,赵国之围得解

    桂陵之战后,魏国虽元气大伤,但经过几年的休整后,魏国逐渐开始恢复对外进攻,再次发兵进攻韩国,韩国向齐国求援。齐威王采用孙膑“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的主张,与韩结好却不急于发兵。待韩军五战五败,魏军也实力大损时,才于次年以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发兵救韩。魏国眼见胜利在望之际,又是齐国从中作梗,其恼怒愤懑自不必多说。于是决定放过韩国,转将兵锋指向齐军。齐军已进入魏国境内纵深地带,魏军尾随而来,孙膑针对魏兵蔑视齐军的实际情况,在认真研究了战场地形条件之后,定下减灶诱敌,设伏聚歼的作战方针,造成在魏军追击下,齐军士卒大批逃亡的假象,并在马陵利用有利地形,选择齐军中一万名善射的弓箭手埋伏于道路两侧,规定到夜里以火光为号,一齐放箭,并让人把路旁一棵大树的皮剥掉,在上面书写“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字样。

    庞涓在接连3三天追下来以后,见齐军退却避战而又天天减灶,武断地认定齐军斗志涣散,士卒逃亡过半。于是命令部队丢下步兵和辎重,只带着一部分轻装精锐骑兵,昼夜兼程追赶齐军至马陵,见剥皮的树干上写着字,但看不清楚,就叫人点起火把照明。字还没有读完,齐军便万弩齐发,给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魏军顿时惊恐失措,大败溃乱。庞涓智穷力竭,眼见败局已定,遂愤愧自杀。

    庞涓输就输在以为自己兵力强大,孙膑又被他设计挖去双膑膝盖骨,成了残疾人,从而小瞧了孙膑。殊不知孙膑曾与庞涓为同窗,庞涓的优点缺点孙膑都知道。依照他的性格设下埋伏,那是一埋一个准。若是庞涓再聪明点,再随机应变一点,就算元气大伤,也不至于落得兵败身死的下场。

    以往邹游不懂得这个道理,现在回想起在皇家军校里狄青好像也讲过这个战例,他这才触类旁通,明白了“水无常形,兵无常势”的真谛。唯有处于机动多变的状态下,根据形势制定战术,敌人才看不清自己真正的意图!

    邹游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卢尘洹已经问折克行道:“折将军,你认为此计如何?”

    “若地形合适,可以一试!”

    折克行谨小慎微的态度,很符合卢尘洹的胃口。

    “折将军,你看,这里是一处密林,中间有条商道。虽非通往宣光州城之必经之路,可安南人想回师宣光州城,定然会从这里通过。其余道路,或绕远,或崎岖不堪,不能驰马。若我等在别路上故布疑阵,定能诱使敌军落入圈套之中。”卢尘洹叹息一声说道,“唉,这安南人虽处处学我中原,但不过是东施效颦。若是我汉人领军,见有疑阵,肯定会知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此计便要反过来用了。”

    邹游没有那么乐观,皱眉问道:“指挥使,若是敌人不上当,那又将如何处之?”

    “简单,我们先将全军带出宣光州城,若是安南人不上当,那就此兵分三路,按原先所说,邹教习你领水师,折将军你领骑兵,本将领步军,将安南搅个天翻地覆!”卢尘洹没觉得有什么,别人看穿有伏兵,那是人家的本事,他计谋不成功罢了。一击不中,飘然远遁,是卢胖子一向的风格。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卢胖子虽然是个战争狂,但他也是很爱惜自己性命的。别功劳没捞着,反倒送了自己小命,那就不值当了。

    见卢胖子计划周到,邹游也默认了这次伏击计划。

    一场大战,又在酝酿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