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一人两骑

作品:《回到古代做皇帝

    让李日尊没想到的是,除了火炮教习邹游早就率领水师沿河而下之外,其余的禁军却是待在宣光州,距离州城仅二十余里的密林外驻扎着。

    几日前的那场伏击战,让后勤保障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禁军,“意外”地获取了许多粮草,又能再支撑一段时间。更让卢胖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是,那一万多匹马落入了禁军手中。要知道,交趾的马可是自回鹘引进马种,和当地马匹混交而成的马匹,虽然没有回鹘良马那么优秀,但在军马匮乏的大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或许禁军的运气就此用完了,卢胖子还想着再伏击一下,可交趾人似乎学聪明了,再也没有出过宣光州城,让卢胖子的计划一再落空。除了捉到一些交趾斥候之外,蹲伏几日,都毫无收获。

    五日了,都等不到交趾大军,卢胖子和折克行就到不得不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折将军,这一万人和两万多匹马,就归你统率了。”

    骑在自己爱马上,卢尘洹在谆谆叮嘱道:“能不能为大顺收复旧土,就看将军的了!”

    折克行也知道自己肩膀上的重担,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自当竭尽全力,配合将军!”他们虽然相处时日无多,但在配合上的默契度却无人能比。卢尘洹相信折克行,除了他们惺惺相惜之外,更多的原因是在他们对于行军布阵上的看法相当一致,有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这样的良将,是绝不会给同僚拖后腿的。其实自折克行的战绩也就看出来了,当年种谔在大同府被契丹人打得大败亏输,要不是折克行率三千精骑,冒死断后,种谔岂能逃出生天?那三千精骑,硬是把二十万契丹人拖住了半日,最后被合围后,才不得已分散突围。那一战,折克行带着几十残兵回到大同府,却没有半寸功劳。虽说是种谔迫不得已,却也因此埋没了折克行。

    沉寂了数年后,折克行时来运转,总算等到了明君。

    要知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在这个年头不是什么新鲜事。怀才不遇的例子,多了去了。折克行原本以为自己一身武艺兵韬,就要埋没在大同府,就做一个从七品的武义郎,正八品的团练使的时候,一旨圣意,将他调往大理府。自此,他的人生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与交趾人的几次大战,让他沉寂的心,都变得炽热了起来。一身才华得到施展,有比这个更畅快的事么!

    卢胖子与折克行乃是武将,惜别在他们看来,过于儿女情长。只听卢胖子意气风发地说道:“一月之内,本将要让李日尊,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折克行也豪气万丈地说道:“我会将升龙城周边,弄得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哈哈哈”

    两人大笑几声后,便各自调转马头,赶赴自己的战场了。

    卢胖子率领两万多禁军,直扑安沛府而去。

    而折克行,则转头东去,往升龙城一带策马奔驰,还是沿着官道一路慢行,似乎有大张旗鼓的意思。就连一般的交趾百姓,都不曾躲避。遇到零星交趾士卒,遇到抵抗的、逃跑的追上便杀了,投降的则缴械连身上的粮食都不曾放过。

    不出两日,在升龙城内的李日尊便接到了斥候来报,说有一股汉军要来攻升龙城。李日尊一听,差点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问道:“汉军此时在哪,来了多少人马?”幸亏李日尊也是经历过战阵的人,不然的话,他早就下旨弃城而逃了。升龙城在子母炮的轰击下,城墙已经酥脆不堪,似乎只要用一点力,就能推倒一样。在这样的城池里死守,那是最不明智的事情。

    斥候答道:“回禀陛下,汉军仅一万余骑,余者不知所踪。”

    李日尊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了:“不对,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你且再去探,看其余汉军在何处!”李日尊到底不是草包,也是上过战阵的皇帝,熟读汉人兵书,甚至连三十六计都熟稔于心。

    那斥候领旨而去后,李日尊才慢慢地沉思了起来:“汉军就一万多人,能翻得起什么大风大浪来?要是有个五万人,说不定朕就要调回大军了”

    虽然兵书上有说,兵不在多而在精,可是人数这么少的情况下,在冷兵器作战,特别是已经发展到多兵种协同作战的冷兵器时期,单一的骑兵已经没有多大威慑力了。或许只有像游牧民族一样的骑射兵,才能有威慑力。

    李日尊并没有和契丹人打过仗,也不懂契丹人的作战方法。所以他的印象,还是停留在汉人只会用骑兵冲锋,分割包围,制造混乱的认知上。却不知道,折克行在边境这么多年,早就把契丹人的战术学到了。平素训练,练习骑射是最为主要的。本来折克行知道有洪祥式步枪这个威力奇大的武器后,还想着能不能在马上使用。但他很快就放弃了,皆因洪祥式步枪装填太过缓慢,在颠簸的马上就更慢了,甚至比不上弓箭。战马冲锋的速度是很快的,往往打不到三两枪,就已经冲了百丈远。在颠簸的马背上装填黑、火药,稳定性太差。再加上洪祥式步枪采用的是燧石击发,很容易走火。平日里走火,最多便是伤亡一个人。但是在马上,洪祥式步枪一走火,打中马匹的话,很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后面跟着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反应,那结果是灾难性的。

    鉴于这几点,禁军骑兵还是没有更换装备,而是继续使用弓箭。在折克行的训练下,虽然这禁军的骑射技术是比不上契丹人的,甚至连战马都比不上,但虐一下交趾人还是绰绰有余。若非有这样的底气,折克行焉敢用一万人对上整个交趾国?

    如虎添翼的是,他们现在一人有两匹马,可以换着来骑,节省马力,机动性更强。只要探马探知了交趾大军的动向,凭着如此强大的机动性,折克行敢拍着胸脯保证,在交趾国境内,只要他不愿意,就不会给人合围。他作为一个智勇双全的战将,就是有这样的自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