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不完美的驰道

作品:《回到古代做皇帝

    (谢谢书友qs妖道、xgyguu的打赏!)

    拗不过缠人的周芷若,陆承启只能自认“倒霉”。两人换了常服之后,由拱辰门悄悄地出了皇宫。拱辰门是大顺皇宫靠近后苑的门,顺初,太祖为了表明勤俭爱民和对农事的重视,在皇宫中设观稼殿和亲蚕宫。在后苑的观稼殿,皇帝每年于殿前种稻,秋后收割。皇后作为一国之母,每年春天在亲蚕宫举行亲蚕仪式,并完成整个养蚕过程。

    其后,因皇宫之中亲耕不容易被百姓看到,所以文宗决定,以后亲耕都设置在城郊皇庄之中,让更多的百姓看到,皇帝是如何重视农桑的。

    自福宁殿长廊而出,过迎阳门、临华门,出拱辰门,便算是出了大顺皇宫。只不过宫墙外面尚有一处延福宫,乃是帝、后游玩之所。起初规模并不大,后经扩建修缮,已渐成长安城最大园林,与城外上林苑遥相对应。

    自延福宫东门而出,便算是到了闹市之内。一静一闹之间,不过隔着一道宫墙,颇有大隐隐于市的意味。

    出得皇宫的周芷若才算变成了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见到任何新奇的事物,都要惊叹一番,跑将过去,翻看半日。陆承启心急火燎想要看到最新研制出来的驰道,多次催促,才算是让周芷若恋恋不舍地放下来,说道:“这些我全都要了!”

    喜得那些挑担货郎,一个个都以为来了大金主,喜滋滋地奔前跑后,为周芷若服务。唯独御前侍卫长王彦宸,捂紧了干瘪的荷包,欲哭无泪。

    见周芷若走得实在太慢了,陆承启不得不让已经幽怨万分的王彦宸,自掏荷包去雇了一辆马车,轱辘轱辘地朝城外驰去。

    城防司也没有阻拦,自从取消了入城税和人头税之后,城防司的职责就变成了保卫京畿,保卫皇家设下的建筑等。饷银虽然有所提高,但没有了灰色收入,这些城防司的士卒们,一个个都提不起精神,懒得管入城、出城之人了。也是长安城的犯罪率不高,不然的话,天天宵禁,他们可就有事情要做了。

    由于要照顾不惯乘车的周芷若,陆承启吩咐车夫赶得慢一些,也好让那些在皇宫之中软了筋骨的御前侍卫们,锻炼一下身体,跟着马车慢跑一下。

    王彦宸那是欲哭无泪,不仅要掏荷包,还要卖命奔跑,有时候他真的想撂担子不干这份差事了。奈何陆承启待他实在不错,逢年过节都记得他,赏赐了不少东西,才让王彦宸继续做了下去,痛并快乐着。

    其实,陆承启不曾忘了要给回他钱银,都是王彦宸打肿脸充胖子,用刚刚学来的文绉绉的语气说道:“为天子分忧,乃是臣子的福分!”

    陆承启也就半信半疑,没有当回事了。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赏赐给他的钱银,要比别人多了些。哪怕是一部尚书看了,都艳羡不已,以为王彦宸深得圣眷。其实那都是用平时节省出来的俸禄换来的风光,其中艰辛,有谁知道?

    马车一路疾驰,看着已经长得郁郁青青的麦苗,陆承启不由心情大好。此际正值盛夏时节,蝉鸣悦耳,熏风袭来,翻起滚滚热浪。好在此刻穿的是凉衫,不然这样的天气,穿一件锦袍实在太热了。

    周芷若此际也是穿着窄袖短衣,下身穿长裙,在上衣外面再穿一件对襟的长衫,在腰间飘带上系着一个名贵的“玉环绶”,扮作一个富家女的模样。其实这也是周芷若女孩时的装扮,此刻穿着起来,显得落落大方,一股书香门第的韵味扑鼻而来。

    看着田野阡陌之中的忙碌农户,皆穿着“短褐”(一种既短又粗的布衣),或赶着耕牛,或推着小车。偶有一两个牧童,骑在牛背之上,吹奏起横笛,好一幅乡间农家乐画卷!

    约半个时辰,总算走到了郊外的皇家大学门前,此际二十余御前侍卫已经累得瘫倒在地,腿肚子直打颤了。陆承启不去理会他们,向守卫皇家大学的禁军出示了令牌之后,便与周芷若携手进入了皇家大学之中。

    没有来过皇家大学的周芷若,只在《大顺民报》上听过它的名号,对与皇家大学的一切,都感到非常新鲜。

    陆承启在前来迎接的杨道奇的带领下,直接来到实验场之上。只见一条颇似后世铁轨的驰道,出现在眼前。

    陆承启惊喜地走近了这条驰道,伸手去触碰在**太阳下面,晒得微微有些发烫的铁轨,欣喜地问道:“这是谁想出来的?”

    杨道奇笑道:“这是唐大人想出来的,这样的驰道,出乎老朽的预料。陛下所学,果然博大精深。器物一道,老朽算是服了!”

    饶是陆承启脸皮厚似城墙,此际也忍不住红了一下。这些都是他突发奇想的事情,能收到效果就不错了,或许他有些想法,根本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对此,他也是忐忑不安,深怕耗费了大量钱银,却造不出什么东西出来。

    他连忙岔过话题,说道:“马车呢,赶紧牵来,让朕看看这驰道有多厉害!”

    沈括和苏颂闻言,立即叫学子把马车牵引到类似后世火车站月台那样的木板铺就的夯土层上,赶着马车,顺着预先做好的木板凹槽,一下子就来到了驰道上面。那马一来到驰道上面,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了起来,马蹄翻飞,沿着驰道的轨迹,一路疾驰。陆承启让开了三丈远,还是觉得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待得马车沿着驰道转了一个大弯,目不转睛注视着马车的陆承启,突然间紧皱起眉头来。原来那马车在转弯的时候,速度太快了,马车在巨大惯性的力量之下,差点飞出驰道去。

    百来丈长的驰道,疾驰的马车飞奔之下,不过眨眼时间便已经去到了终点。再一次踏上坚实的木板之上,那匹骏马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稀溜溜”地摇晃了一下脑袋,不安地在木板上走了几步。马车上的车夫紧紧勒住缰绳,才算是控制住这匹跑嗨了的骏马。

    见陆承启一脸紧皱眉头的模样,沈括、苏颂和唐勋的心脏都不由地“扑通”乱跳起来。沈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问道:“陛下,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就在这时,回过神来的周芷若拉着陆承启的手惊喜地叫道:“咦,这是什么新奇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