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水泊梁山

作品:《回到古代做皇帝

    钦天监监正陈荀有他的烦恼,却不及正在领着禁军出征的卢尘洹的一半。

    经过四日的行军,卢尘洹终于率领着近五万禁军,终于来到了山东路的东平府中。

    站在一望无际,芦苇丛生的巨大水泊,卢尘洹第一次觉得,有心而无力。这方圆几百里的水泊,好似嵌在周围雄山峻岭之间的一道天堑,直让人望而生畏。

    烟波浩荡的水面上,野鸭成群;芦苇丛中,似乎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危险。

    据监察司报告,在这八百里水泊、周围的梁山、青龙山、凤凰山、龟山四座主峰和虎头峰、雪山峰、郝山峰、小黄山等山脉里面,藏着不下千人的水贼。

    这个数字,也只是一个估计来的,监察司自己都做不得准。听过往商客,脚夫,周遭农户所说,这里的水贼只对富商下手,一般不会打劫其余人等。

    想想也是,除了富商,一般的农户什么的,又有多少油水可捞?

    渐渐的,水泊梁山的恶名远扬,富商听闻在这水泊梁山里面,有着所谓“劫富济贫”的水贼,哪里还敢走这条水道?统统改道其余河道,宁愿走多几百里,也不去冒这些风险。

    慢慢的,富商渐少之后,水贼没了“大宗买卖”,便打起了一般商人的主意了。一时间,弄得水泊梁山成了水贼的代名词,恶名远播。

    附近农户,猎户,渔夫,倒是对他们没甚么感觉。这些人大多是为了一日两餐而忙碌着,自己都差点养不活一家子人,哪里有甚么余钱!虽然长安城,及京兆府附近的百姓,都习惯了一日三餐。可大顺的大多数人,还是过得比较苦的。有一日两餐,混得个温饱。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水贼对这些苦哈哈的人是自动忽略的,才让监察司的暗探,扮作了渔夫,混到了水贼的水寨旁边。探知了一二。水贼对于渔夫是不排斥的,甚至有时候还会拿钱买鱼,虽然一般都低于市场价,有强买的嫌疑。所以一般穷苦人家,对于这些凶悍的水贼。是敬而远之的。

    卢尘洹骑着大黑马,独自绕着水泊走了一段路,眉头紧皱了起来。他不是没见过河,没见过湖泊,但这般大的湖泊,还真的就是第一次见。

    要知道,相比洞庭湖、太湖等著名湖泊,这水泊还要大上不少,至少是太湖的一倍以上!

    其实,在以前。东平府上,是没有这么大的湖泊的。有的,只是一座座险峻的山峰,还有一片片良田。到了前朝后期,黄河于滑州决口,河水东漫数百里,积水环绕着梁山的山脉,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大顺天元五年间,因连续的大暴雨,黄河再次在滑州决口。汹涌而至的黄河水。历经澶州、濮州、曹州、郓城,再次注入梁山水泊之中,使得水泊面积继续扩大。

    可以说,黄河决口。乃是形成梁山水泊的主要原因。陆承启读过《水浒传》,还以为是作者夸大,在重生前的山东省,哪里有那么大的湖泊!亏得陆承启还以为只是小小的一个湖泊,以及一股小小的水贼,不过旦夕便能平定了。

    这都是因为后来黄河的流量减少。渐渐重归河道之中,没有了河水注入,再大的水泊也会慢慢变成了陆地。以至于后来,在陆承启重生前,就只剩下一个东平湖了。

    望着远处时隐时现的小渔船,卢尘洹心中那个郁闷啊。梁山水泊的大名,他也曾有耳闻。但名闻不如见面,一见之下果然被吓到了。

    作为一个旱鸭子的卢尘洹,自然而然地对这水泊有着本能的畏惧。倒是那匹大黑马兴奋异常,不听使唤地跑到了水泊旁,喝起了清水来。

    卢尘洹看着周遭那些个险峻的山峰,不理会那匹马,自顾自地想着:“若老子是水贼,定要在那些山上立足了,山下便立起一道寨门,居高临下,有几百张弓,又有谁能攻得进去了?再不济,这么多芦苇,往芦苇丛里一钻,莫说百十个人,就是万把人,也是找不出来!”

    想到此处,卢尘洹更是惆怅。

    手下仅仅四万多禁军,只有两万余战兵,其余都是辅兵。不论战兵还是辅兵,大多是秦地好汉子,哪里识得水性?哪怕手里有船,也不会用啊!

    古代打仗的船,可不是借助风力的,而是借助船橹或车轮船,用人力控制船的行动,迅速接近敌方船只,进行肉搏战。

    莫说这些秦地士卒了,就是一般的山东汉子,也不见得就会使船了。所以,卢尘洹那个愁啊,在水里的话,莫说手中有四万多五万人,就是十万,二十万也不够填这水泊的啊!不会水而进行水战,那不是扬短避长吗!

    就算卢尘洹没读过兵书,也知道这个道理。更何况卢尘洹读得兵书不少,知道打仗就是要发挥自己的最大优势,以减少伤亡,取得最大的战果。

    兵书能教你如何审时度势,却不会教你如何让一支军队如臂使指,指挥起来得心应手,以及如何强调军纪。所以一般古代将领,领兵都不会多。要是多的话,军令不畅达,打起仗来反而误事。皆因古代的通讯技术问题,基本都是靠吼,靠人传达,中低层军官又缺乏有效的训练,真正打起仗来,几乎都凭着本能反应。要是打顺风仗还好,一窝蜂就上去乱砍就行;要是打逆风仗,溃兵都能把自己冲散了!

    要是军纪严明,训练有素的军队,决定是令行禁止,不会贪功,也不会退后的。往往都能紧跟在低层军官,低层军官再跟着中层军官,一层层地下达军令,才能使得一支几万人的军队有效的串联起来。

    别看卢尘洹能领近五万人的军队,比历史上动辄几十万,甚至百万人的大战好像逊色很多,其实旁的武将,不知道有多羡慕他。大顺开国以来,领兵超过五万人出征的,屈指可数。卢胖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才得了这等“美差”。

    可如今面对烟波浩荡的梁山水泊,卢尘洹除了苦笑以外,就是苦涩了。先前他也以为是美差一件,却不料此刻骑虎难下。先前征讨王家还算顺利,末了也出了不少岔子。要是这一次再无建树,恐怕他卢尘洹无能之名,就要铭刻在青史之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