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秋猎

作品:《回到古代做皇帝

    辽国出兵的速度,当今世上没有一个国家及得上。耶律洪基下了一道圣旨,第二日临潢府外的宫帐军就已然准备妥当了。

    清晨,秋风劲爽,狼旄猎猎。耶律洪基在侍卫亲军的簇拥下,骑着纯血伊犁马,出了皇宫就直往上京城外而去。及到城外,整整十万宫帐军,黑压压地一片,围在上京城门外。见了耶律洪基出来,皆大喊“万岁”。耶律洪基很喜欢这种被山呼“万岁”的感觉,并不比夜夜**来得差,甚至还有点飘飘欲仙。

    他策马慢跑而过,每到一处都是欢呼声雀跃。这极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心道:“想来那中原的小皇帝,见到这等场景,都要吓得软了脚,骑不得马了吧?不对,那个文弱的汉人,又哪里会骑马了?”

    待得纵马跑到御伞下,耶律洪基才传旨下去,往太子山进发。而随行的文武百官,里面赫然有皇太叔耶律重元、楚国王等一党在列。耶律洪基瞥见了皇太叔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反常。倒是楚国王耶律涅鲁古,好似很不安似的,一直显得不耐烦的模样,似乎很急躁。

    看到这,耶律洪基倒也没什么怀疑。耶律涅鲁古尚武,想快点去到太子山也正常;耶律重元向来不喜这等围猎,没什么表情也是正常。

    太子山在滦河八里处,距离上京临潢府足有六百多里,已快到顺辽边境了。再过得百余里,便是大顺的长城所在。一般来说,以长城为界,便是顺辽边境。辽国一旦跨过长城,便是入侵。大顺一旦跨过长城,也是对辽国的入侵。但这种情况,已然有八十多年没试过了。自大顺开国后,与辽国大战了好几十场后,两国以长城为界,确立了边境。再往后,大顺边军日益乏力,辽国经过了几年的试探性地攻击后,终于在一年大风雪的前提下,辽国悍然袭击了大顺,获取了过冬物资。自那以后,契丹人就对汉人肆无忌惮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将近一个甲子,直到去年,才被翻转过来。军事草包的耶律重元自动请缨,想要建功立业。可没想到被汉人大军袭营,导致大败亏输,连世子都被俘虏了。后来顺辽和谈,开通榷场,辽国有了过冬物资,也就不需要打草谷了。顺辽关系,开始进入缓和期。

    从地图看,太子山距离双方榷场,不过三百余里。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更何况有十万骑兵跟着,何惧汉人?

    耶律洪基承认,先前自己是有些想得多了。以为在辽国境内,大顺就不会主动攻击,只需要区区几千人随行就可以了。没想到耶律良告密,萧挞里劝说,他才半信半疑地带上了十万大军。现在看来,这样做还真不亏。要是大顺不守和约,悍然出兵的话,区区百余里,大顺边军疾驰不过一夜的事。顺辽百年积怨,又岂是一纸和约能调和得了的?万一耶律洪基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白白便宜了皇太叔耶律重元?

    看了看地图的耶律洪基,发现自己真的有点想得太简单了。如同辽国也会往大顺派出奸细一样,自从大顺小皇帝掌权后,建立了监察司,不到两年,已经往辽国输送了不少奸细了。他决意围猎太子山一事,恐怕昨日已被传回大顺了吧?

    此去太子山,按照此刻的速度,非得七、八日不可。这般一来,已然用去了近十日时间。况且还不知道太子山围猎要多久,便是只用六七日的话,也足有半月了。这么长的时间,谁能保证大顺不会突然袭击呢?

    耶律洪基是多虑了,要是大顺的边军这么厉害的话,那就不会被辽国六十多年来压着打了。驻守边境的边军,从来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哪个将领有这样的魄力,敢擅自出兵?

    耶律洪基一路上想了许多,频频回头望去,发现皇太叔父子二人,神色越来越可疑。心中不禁大叹:“大顺君臣合心合力,为何我大辽却内耗不止?如此下去,再强盛的国力,也被耗尽了……但愿此次猎到大虫,卧薪尝胆三年,再图攻中原吧!”

    契丹人对中原富庶之地的垂涎,从来没有停止过。单单是幽云十六州的产出,就养活了辽国六十多年。要是打下整个中原,那辽国将会强盛到什么地步?

    就在耶律洪基畅想未来的时候,一只信鸽穿越重重山川,自幽云边境一路飞到京兆府,降落在长安城的监察司大院之中。

    “头,有暗报!”

    一个监察司小头目模样的监察使,捉住信鸽后,取下了绑在信鸽腿上的信件,往许景淳的书房走去。

    许景淳接过那个写着“幽云”字样的小竹筒,“呯”一声打开之后,取出暗报。一看之下,登时说道:“备车,我要进宫面圣!”

    现在信鸽传信还不成熟,用这么金贵的信鸽传书,肯定是重大的情报。那个监察使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快备车!”

    监察司是很繁忙的衙门,每日要外出的人不知多少。可有资格坐马车出去的,唯有许景淳一人。许景淳跳上马车后,那马车便“轱辘轱辘”地往皇宫方向跑去。

    监察司的二把手乐荃恰巧看到这一幕,从正堂出来问道:“司长去哪啊,这么急?”

    那个监察使说道:“去面圣了……”

    乐荃脸上有种复杂的神色:“因何事?”

    “谁知道啊,刚刚接到从幽云传来的暗报就出去了……”那监察使拍了拍身上,似乎怕沾到了鸽子毛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乐荃喃喃地说道:“难道又有战事了?”

    那监察使听了这话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不可能,除非契丹人疯了不成。要是惹恼了陛下,关闭了榷场,契丹人不得哭?嘿,乐副司,你不知道,我一个亲戚是与契丹人做买卖的,单单这两月来,已然赚了近千贯钱财了。他再暗中购入良马,再卖与牧马监,所得再翻两番。你说,现在契丹人就靠我们大顺的商贾养活着,他敢开战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