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第二次联合中忍考试 (下)

作品:《火影之黑色羽翼

    “有些奇怪啊。无忌看着手中的东西,感到非常的奇怪,这是夜无忌找长门要的东西,能够到达夜无忌的手里,那么半藏肯定已经被干掉了,不然这些东西不会到达夜无忌的手里。

    不过只有这些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在夜无忌的想法中,不管是长门或者小南,应该会给他留些信息吧,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留。

    关于半藏被长门干掉,夜无忌也只是推测现在半藏已经被干掉了,那张照片不过是一个试探而已,用的是以前和长门约定好的术式,如果半藏还活着,他是看不到那张照片的。

    不过夜无忌只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并没有想太多,也许长门和小南是为了避开绝,才不留信息的。

    “象转之术啊。”夜无忌看着手中的两个戒指和两个卷轴,可以用此,不必借助佩恩的轮回眼,施展出象转之术。

    夜无忌回到木叶的时候,刚走到火影办公室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纲手的吼叫声,“你是怎么回事,静音,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木叶参加的下忍名单都没有确定啊。”

    “那个,纲手大人,不好意思,我忘了通知他们了。”静音的声音弱弱的响起。

    “那还不快去通知,不管怎么样,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不能比上次少。”

    “我马上去。”

    夜无忌听到这句话后,马上后退一步,果然静音一下子从火影办公室里冲了出来,如果刚才夜无忌没有退一步的话,肯定会被撞到的。

    “无忌啊,你回来了。”夜无忌走进去的时候,纲手才收起自己的拳头,看来刚才纲手用拳头威胁静音了。

    “雨忍的情况怎么样了。”纲手开口问道。

    夜无忌刚准备开口汇报,这个时候,火影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走了进来。

    “你们不知道敲门吗?”纲手有些不爽的说着。

    “我这次来,是替团藏传话的。”转寝小春开口道。

    “你们是怎么见到他的,我已经下令,让团藏这段时间,关禁闭反省,不允许他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还是说你们硬闯进去,见到他的。”纲手听到转寝小春的话后,更生气了。

    “放心,你毕竟是火影,你的命令,都会被人遵守的,团藏确实在禁闭反省着,不过团藏毕竟在木叶这么多年,传个话出来,还是很简单。”转寝小春开口道。

    “那么,团藏让你们带什么话,不会是让你们替他求情吧,这次团藏做了什么事情,你们也知道,如果是求情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纲手道。

    “当然不是,团藏这次确实做的有些过火了,不过他也是为了木叶。”转寝小春,看着纲手听到这话后,皱起了眉头,也就没有在说下去。

    “那么我直接说了,团藏,让我们告诉你的是,小心雨忍村,团藏说,山椒鱼半藏一直和他在幕后有着秘密的交易,并且经常定期联络,互通消息,可是团藏说,不久前,他们的定期联络消失了,团藏在也没有得到山椒鱼半藏的消息。

    根据团藏的推测,山椒鱼半藏可能发生了什么不测,根据木叶暗部的情报,雨忍不是一直处于叛乱中吗,可是如果山椒鱼半藏已经死了,那么雨忍的叛乱早就应该结束了,可是现在雨忍还是对外宣传他们国家处于战乱当中。

    这里面明显有问题,而且团藏也没有理由说谎,所以纲手,你要特别注意下雨忍村,尤其是这次来参加中忍考试的雨忍,他们可能有着特殊的使命。”转寝小春道。

    “团藏竟然会让你们来提醒我,他不是巴不得我犯错。”纲手道。

    “好了,纲手。”水户门炎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团藏也是木叶的忍者,他领导的跟,是木叶的暗,就算是这次,他所做所为,也是为了木叶的强盛。”

    “我知道了,我会加强对雨忍的监视。”纲手点头道。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对了,无忌,团藏让你有空过去一下,他想见你一面,我想纲手,你应该同意吧。”转寝小春临走时,对夜无忌说道。

    “无忌。”纲手在两位顾问离开后开口道。

    “我这次去雨忍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山椒鱼半藏还是以前的做派,很多的上忍贴身的保护他,不过我到没有见到真人,另外雨忍村的气氛也很紧张,看起来就像是随时会发生战斗的样子。

    之后我从雨忍村离开后,想要潜入雨忍村,可是刚接近雨忍村,就被人发现了,为了不暴露,我只好退走了。”夜无忌说起了他在雨忍村的行动。

    “以你的实力,竟然在刚潜入就被发现了。”纲手有些吃惊的说着。

    “我事后想了一下,应该是雨忍村的雨有问题,他们可能是通过这个发现我的入侵的,我刚潜入的时候,雨还在下,可是等到雨忍村派出忍者搜寻的时候,雨就停了,后来我离开后,在雨忍村对面观察了下,之后没有多久,雨又开始下了,而且雨只是覆盖着雨忍村。这点实在是太奇怪了。”夜无忌道。

    “用雨来感知敌人吗,加上团藏说的话,虽然你见到了半藏,不过你并没有见到本人,所以也有可能是假的,那么这次雨忍村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人,要重点观察了。

    对了,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你去见团藏吧,看看他又想搞什么把戏。”

    木叶东边比较远的地方,有一处住宅区,不过这里的房子有些破旧,加上距离木叶的中心有些远,所以很少有人住在这里。

    夜无忌来到这里的时候,看着面前一个应该算是破旧的房子门口,就推门进去了。

    不过虽然破旧,不过地方却不算太小,夜无忌来到后院的时候,看见团藏正一个人坐在凉亭内,慢慢的品茶呢。

    “团藏大人,好久不见啊,地面住的肯定不如你地下的基地舒服吧。”夜无忌来到凉亭处,在团藏的对面,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偶尔出来晒晒太阳,也是不错的,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我都不记得,上次这么悠闲的时候,是什么时间了。”团藏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

    “其实你可以一直这么悠闲下去的,只是某人心里不这么想而已,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现在木叶正在进行中忍考试,我可是很忙的。”夜无忌道。

    “你刚从雨忍村回来,应该不忙吧,而且在木叶进行的中忍考试,也仅仅只是一场笔试而已,不管是主考官,还是一般考官,好像都没有你的名字吧。”团藏慢悠悠的开口道。

    “你到时很了解外面的情况吗,我可是听说你正在关着禁闭哦,不许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看来火影大人的命令,也不怎么样吗,不管我到是好奇,团藏大人,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纲手大人关你禁闭,而两位顾问大人,也没有替你求情。”夜无忌对这个是真的有些好奇。

    “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不小心,灭了火之国的几个忍者家族而已,结果有个漏网之鱼,跑到大名那里去了。”团藏说着灭人满门的时候,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说吧,有什么事情找我。”夜无忌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再思考团藏说灭人满门的事情,那让夜无忌感觉很不舒服,这可不是随口说说,而是真的已经做了。

    “其实也没有,不过是听说你去过雨忍村,见了山椒鱼半藏,我托小春转告给纲手的消息,相信你也知道了,所以我想从你口中,仔细听听你见半藏的过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出事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没有和我联络。”团藏开口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夜无忌问道。

    “这是为了木叶。”团藏的眼睛直视着夜无忌,开口说道。

    “为了木叶啊。”夜无忌沉思了好一会,然后才开口道,“可以。”随后夜无忌就把当时见到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辛苦了。”团藏听完后,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然后就站了起来,开始向着房间走去,“告诉纲手,山椒鱼半藏已经不在了。”

    “这家伙,从我刚才的那些话里,推断出半藏已经死了吗。”夜无忌看着团藏的背影,默默的想着。

    “哈哈,鹿丸,没想到,你已经是上忍了,真是太厉害了,手鞠,你好像也是上忍了,说起来,已经过去了两年呢。”中忍考试当天,夜无忌也去了中忍考试的笔试现场,没办法,谁让他的两个老婆,还有水门的老婆,就隐藏了身份,参加了这次中忍考试了呢。

    “无忌大人。”鹿丸和手鞠同时开口道。

    “说起来,真是奇怪啊,鹿丸你都是上忍了,为什么宁次,小李他们还都是下忍,连中忍都不是,难道他们都不想升级吗,升级后,报酬可是提高不少的哦。”夜无忌通过监视器,看着外面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还有就是各自的带队上忍。

    “有意思,雾忍的带队上忍,竟然是他。”通过监视器,夜无忌发现了雾忍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人员,雾忍一共来了五组,十五人。和木叶,砂忍比起来,人数少了不少,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联合中忍考试,有些顾虑是应该的。

    木叶这次参加中忍的考试的,除了那九个人之外,夜无忌一个也不认识,不过看起来有些人比小樱还小,应该是小樱之后毕业的忍者了。

    “因为他们本来约好的是想等鸣人回来后,一起参加中忍考试,可是纲手大人突然的命令,说木叶参加的下忍不能太少了,而别的带队上忍,听到这次第二次中忍考试,地点是砂忍的魔之沙漠后,很多人都放弃参加了,为了凑人数,只好让他们九个人参加了,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比上次参加的下忍少啊,纲手大人为了这个可是很生气的。”鹿丸在一边解释着。

    “这样啊。”夜无忌点点头,然后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人,现在在交往吗?”

    夜无忌的话,让本来老神在在的鹿丸,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跌倒在地,“你说什么啊。”鹿丸罕见的有些脸红了。

    “我去看看丁次,井野和小樱怎么还没有来,这次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组队,我去指导一下。”鹿丸说着就跑出了这个监视的房间。

    “你到是很大方啊,你喜欢鹿丸吗?”夜无忌坐在鹿丸的位置,向着一边的手鞠问道。

    “我应该称呼你什么呢,姑父吗?”手鞠开口道。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啊,随便你了,舞和我说起过你,这次的考试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安排人混了进去,他们会保护我爱罗的,除非是砂忍能够组织大规模的忍者,不然我爱罗绝对不会有事的。”关于我爱罗的事情,夜无忌已经告诉了芙,雾,还有玖辛奈,她们绝对不会让我爱罗出事的,是亲戚关系,而且芙也是人柱力,很理解这方面,玖辛奈也是,作为从小就是九尾人柱力的她,对于这样的情况是深恶痛绝,再加上,夜无忌还加了把料,说我爱罗是鸣人的好朋友,这让玖辛奈更有干劲了。

    “谢谢了,这样我和勘九郎就放心了,现在村子里的反对派,越发的肆无忌惮了,而我爱罗不让采取强硬的态度,现在也只能被动的防御他们的刺杀,从我爱罗当上代理风影后,刺杀一直没有就没有断过。”手鞠说起我爱罗,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我爱罗,总比以前的我爱罗要好吧,我爱罗,只爱自己的修罗,是这个意思吧。”夜无忌道。

    “可能吧。”手鞠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

    “能够帮我一个忙吗?”夜无忌盯着手鞠看了下,考虑了好久,才开口说道。

    “什么?”手鞠问道。

    “我需要一些东西。”夜无忌把自己需要的东西说了出来。

    手鞠听到夜无忌的话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并且脸色也变了。

    “你想干什么。”手鞠冷冷的说道。

    “我想。”夜无忌凑到手鞠的耳边,低声的说出他的目的,“这个你感觉怎么样,如果你感觉我做的不对,东西就不必给我了,如果你感觉我做的对,那么就把东西给我,现在就看你是不是相信我了。”

    “你们怎么了。”这个时候,鹿丸重新走了进来,看来他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心情了。

    “没什么,随便聊了一下。”夜无忌开口道,“对了,鹿丸,加油吧。”

    “这家伙,很闲吗。”鹿丸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夜无忌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还是说他和手鞠之间的关系。

    不过现在的手鞠,还处于震惊当中,并没有在意鹿丸的话,夜无忌刚才的话,对手鞠的刺激太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