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不死二人组之死 (上)

作品:《火影之黑色羽翼

    “哈哈,终于完成了。”鸣人高兴的看着手中已经改变了形状的螺旋丸,现在还不能称为螺旋手里剑,因为鸣人现在并不能把这个术扔出去,只能像螺旋丸一样,近身攻击。

    “轰。”鸣人高兴没有多久,他手里的加入了风属性查克拉的螺旋丸,就爆发了,把周围的鸣人的影分身,包括现在拿着这个风遁螺旋丸的鸣人,一下子就全灭了,之后在原地刮起一阵飓风,直到过了好一段时间,这股飓风才消失,此时这里地面,比相邻的地方,整整矮了一大截。

    “好强大的威力。”大和和卡卡西看着鸣人这个术的威力,吓了一大跳,此时卡卡西想起了水门教给他这个忍术说的话,把查克拉属性注入螺旋丸,对人的身体要求非常的高,鸣人要不是身体有九尾查克拉的保护,想要修行这个忍术,也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自来也,现在也只是完成火属性注入螺旋丸的修行,而且自来也也只有在仙人模式下,才可以使用这个忍术,平时想要使用的话,除非自来也不要他的手了。

    水门也是如此,不过水门有两个模式都可以使用,九尾模式,仙人模式,能够以平常状态使用这样的忍术,只有夜无忌他一个人,以细胞活化术,加上龙元,初代细胞的生命力,夜无忌可以在普通状态下,用出这样的忍术,而且不能连发。

    “鸣人休息一下吧,等下在继续,小樱给鸣人治疗一下手。”卡卡西对着一直待在这里的小樱说道,从鸣人开始练习风属性查克拉加入螺旋丸的时候,小樱就一直在这里,以便方便给鸣人治疗。

    以风属性查克拉加入螺旋丸,在没有完成的时候,就相当于手上拿着风刃,对于手的**部分,还有经脉部分的伤害都是非常高的,可以想象鸣人练成这个忍术,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苦,半个月就差不多成功了。

    当初夜无忌,水门,修行查克拉属性加入螺旋丸的时候,时间可是论年算的。

    木叶火影办公室,纲手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三人,鹿丸,井野,丁次,“你们这是想替阿斯玛报仇吗。”虽然阿斯玛并没有死,不过鹿丸还是非常的自责,这几天鹿丸一直都在推演对付不死二人组的方法,在找到了方法之后,鹿丸立即找到丁次,还有井野,三人一起来到火影办公室,申请去对付不死二人组。

    关于不死二人组,在卡卡西他们上次回来的时候,把战斗的情况汇报了之后,纲手就准备让暗部出动,出动三组暗部的战斗班,去干掉他们或者抓住他们,对于这种s级危险人物,根本轮不到鹿丸他们出手。

    不过纲手在和醒来的夜无忌商量一下之后,就暂停让暗部出手了,按照夜无忌的话来说,飞段,角都现在成了鹿丸的心结,不亲手干掉他们,鹿丸的心结就很难解开,会对鹿丸以后的成长不利。

    之后纲手考虑到奈良一族的情况,也就决定让鹿丸去对付不死二人组,不过现在看到鹿丸的申请,只是鹿丸,丁次,井野三个人出手,这让纲手很不放心,虽然纲手对鹿丸的智商很佩服,不过只有他们三个还是太草率了。

    “静音,鸣人那边新术进行的怎么样了。”纲手问着一边的静音。

    “根据卡卡西的汇报,已经快要完成了。”静音答道。

    “鹿丸,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只有你们三个,太不让人放心了,等鸣人的新术完成,让第七班和你们一起行动,怎么样。”纲手道。

    鹿丸考虑了一下,之后点头表示同意了,毕竟阿斯玛现在没有死,鹿丸他们报仇的心里没有那么迫切。

    几天后,鸣人的风遁螺旋丸终于完成了,没等鸣人休息好,对付不死二人组的任务,被提了出来,这次的阵容是卡卡西和大和带领第七班和第十班,一起行动。

    “鹿丸,丁次,井野他们呢,这两天没有看到他们啊。”阿斯玛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伤势还是很重的,现在还躺在特护病房内,不能动弹,连饭都不能吃,一直挂着营养液。

    “他们出任务去了。”红一边换着病房内的花,一边说道,这几天陪在阿斯玛身边时间最长的只有红了。

    “这个时候,出任务,难道是。”阿斯玛猜测着。

    “不错,是对付那两个晓的人,这几天,鹿丸一直独自一人待着,根据鹿久的说法,你这次的情况让他非常的自责,毕竟如果不是无忌拼命的话。”红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些人当中,最感激夜无忌的应该就是红了,如果没有夜无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会没有父亲了。

    其实阿斯玛也是如此,在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他其实最牵挂的就是红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不适合说出来,一旦如此说的话,对鹿丸会造成更大的打击,别看鹿丸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其实自尊心很重的。

    在得知自己被夜无忌所救后,阿斯玛那一刻真的非常感激夜无忌,不过他们毕竟很熟悉,这些感激之情,记在心里就行了,没必要说出去。

    此时卡卡西一行人,鹿丸正在像其他人介绍他的战斗计划,听到鹿丸的计划之后,井野首先就开口反对了,“鹿丸你疯了,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对付那个叫飞段的人。”不错,在鹿丸的计划中,他会一个人利用影子束缚术把飞段带走,让剩下的其他人一起对付角都。

    “鹿丸,我们人数占绝对的优势,从上次的战斗的情况,分开他们两人确实是完美的计划,可是你没有一个人去对付飞段吧,我们完全可以分成两组。”卡卡西看着鹿丸,开口说道。

    “不必了,对付飞段我已经想好了,你们一起对付角都就行了,别忘了,对方可是能够从初代火影大人手里逃走的,从上次杀了他的情况分析,他身体内应该有替死的怪物,只不过,不知道可以用几次,不过肯定次数不会少,我想他应该就是用这种手段,才从初代火影大人的手里逃走的吧。”说道最后,鹿丸还是坚持自己一个人对付飞段。

    “可是。”井野刚想继续说什么,被卡卡西抬手拦住了。

    “既然鹿丸已经这么决定了,那么就按照鹿丸刚才的计划行动,鹿丸你自己小心了,这次你可是没有援兵的。”卡卡西最后对鹿丸说道。

    “我知道。”鹿丸点头道,这几天鹿丸想的很清楚,上次和飞段,角都的战斗,虽然以阿斯玛濒死,牺牲了两个中忍为代价,可是却大概弄清楚了飞段和角都的能力,这样木叶在对付他们会有针对的布置,可是这不是鹿丸想要的。

    这几天鹿丸回想起自己从忍者学校毕业,到在阿斯玛手下执行任务,有几次任务也出现了危险,超出了鹿丸的算计,不过最后都是被阿斯玛的强大实力,硬生生的完成了。

    包括上次中忍考试的时候,每次鹿丸遇到危险,阿斯玛都会出现在他身边,解决了危险,,还有上次追回佐助,如果不是砂忍的援兵,鹿丸小队也会损失惨重的,这养成了鹿丸每次都期待援兵的习惯。

    这次和不死二人组的遭遇,鹿丸在战斗中甚至想起了夜无忌给他的苦无,那个时候,他还认为,在关键时候,夜无忌或许会出现,可惜的是夜无忌并没有出现。

    直到战斗结束的时候,夜无忌才出现,之后回到木叶后,据鹿丸了解,当时夜无忌正带领第八班调查火之国村子遇害事件,如果不是正好去火之寺,知道火之寺地陆被袭击,敌人是晓,并且换金所那个时候,是大名府最近,夜无忌根本不会想起他们在大名府,因为担心他们而出现在大名府。

    那个时候如果夜无忌没有出现的话,阿斯玛是死定了,甚至是夜无忌出现的在晚一点,阿斯玛也没有救了,这些都是鹿丸之后了解的情况。

    鹿丸这几天其实一直在反省,反省自己以前的态度,高达两百的智商,让鹿丸学什么都很简单,在学校为了不引人注意,鹿丸的成绩从来都是中上,不好不坏,忍术练习课也是,可实际上,鹿丸如果真的认真的话,佐助根本不可能以学校总成绩第一的名头毕业,小樱也一样不可能难得理论知识第一名的成绩。

    第一名应该是鹿丸的。

    从来都是想着以捷径解决问题,或者这是聪明人的共同之处。

    这次的教训给鹿丸好好上了一课,不是每次都会来援兵的,虽然这一次最后也算是来援兵了,不过在亲眼目睹了阿斯玛心脏被飞段的术给刺穿之后,那一刻,是鹿丸最后悔的时刻。

    所以这次鹿丸才想着独自解决飞段,算是向过去的自己告别,如果他死在飞段的手上,那就说明,他也不过如此,就算是高达两百的智商又如何。

    在出发之前,鹿丸已经就这个问题和他的父亲鹿久说了,鹿久对此到是没有说别的什么,只是说现在你也是男人,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卡卡西老师,鹿丸他。”小樱看着在一边闭眼坐着的鹿丸,开口问着卡卡西,鸣人也在一边好奇的听着。

    “好了,小樱,鸣人,这是鹿丸自己的决定,你们要尊重他的决定,相信他的决定。”卡卡西看着鹿丸,想起了出发之前,鹿久找他说的话,鹿丸这关如果能够过去,成就不可限量。

    卡卡西从城镇里拿到最新的情报后,就和大和他们汇合了,“根据地方上的暗部情报,这两天这附近确实发生过诡异的杀人事件,死的人好像被进行了什么仪式一样,那个飞段好像是信奉邪教的,还有献祭的爱好,从时间上来看,敌人是从这里,到这里。”卡卡西根据情报指着地图说道。

    “按照最新出现尸体的地方,敌人应该在前方的不远处,从他们的路线来看,他们是准备离开火之国了,我们必须在他们离开火之国前,拦下他们,那么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卡卡西指着地图上的地方说道。

    “从各地的死人情况,敌人行动并不快,我们加快速度就可以追上他们,到时候,佐井,井野就要靠你们了。”卡卡西说着就收起了地图。

    “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会有一场恶战。”

    “我说角都,我们这是去那里啊。”飞段的声音充满了不爽。

    “先回基地,然后去岩忍村,我们的目标五尾人柱力可是在那里。”角都说着,突然右手从手腕处飞了出去,向着一直飞鸟抓去。

    “怎么了,角都。”飞段被角都的动作,弄的一头雾水。

    “没什么,应该是我多心了。”角都看着那个躲过了他一抓的飞鸟,这么说道。

    “不过是一只鸟而已,你担心什么,木叶的那帮家伙吗,来了正好,上次没有献祭那个家伙,邪神大人可是非常不高兴的。”飞段嚣张的说道。

    “飞段走了。”角都说话的时候,看到那只鸟飞走之后,就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了。

    “角都,你为什么改变方向啊。”飞段跟在角都的身后追问道。

    在角都和飞段离开不久,一直墨蛇从角都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的一棵树上,冒出头来,蛇眼紧紧盯着角都和飞段的背影。

    “啊。”井野佐井的怀里醒来,刚才佐井和井野分别用各自的忍术在这个森林里搜索着敌人的踪迹,井野用心乱心之术,夺取一只鸟的意识在天空中观看,而佐井则是用墨鼠,墨蛇在地上以井野控制的鸟的飞行方向,进行搜寻。

    为了配合方便,所以由佐井照顾井野,没想到佐井失去意识之后,就倒在了佐井的怀里,对此佐井到是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佐井对这种事情并不了解,到是把小樱气的够呛,佐井一路上都是以美女称呼井野,而对小樱,则是丑女之类的称呼。

    虽然佐井被小樱教训过不少次了,不过在佐井看来,小樱教训他也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方式,所以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称呼,如果小樱知道她教训佐井起到的是相反的作用,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刚才井野发现了角都飞段他们的行踪的时候,角都没过多久就动手了,把井野吓了一跳,幸好角都只是有些怀疑,想试试那只鸟,所以攻击速度并不快,不然井野就麻烦了。

    “找到他们了。”井野醒来后,看到自己是在佐井的怀里,脸色不由的红了下,随后井野想到正事,才把害羞的情绪给压了下去。

    “那么开始行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