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八点零五分

作品:《一代天骄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八点零五分

    七点三十分,阳光明媚!

    何家佣人正动作熟练的摆放着碗筷,相比昔日多了两个位置,而且今天早餐不是普通厨师所为,是何子华高价聘请的皇宫大厨后裔精心准备,十八款精致点心从五点忙活到现在才算告一段落。

    就在佣人摆好位置的时候,何家门口不紧不慢驶入十二辆黑色轿车,他们先后通过三道关卡横在主体建筑面前,随后车门打开钻出数十名黑衣汉子背负双手四处戒备,其中两人拉开中间车门。

    朱元勋和朱家雁相续钻了出来。

    今天的朱元勋依然是一副西装革履成功人士装扮,只是意气风发的脸上多了一抹憔悴,眼睛也多出个黑眼圈,显然着几天没有怎么睡好觉,这也难怪,被赵恒和何家限制在澳门心里难免添堵。

    朱家雁却依然艳丽四射,米色短裙配一袭圆领米色毛衣,双腿裹着做工滑匀的黑色丝袜,再束起左边的长发,交织着男人喜欢的性感和野性,所以她高挑身材一落地顿时吸引了不少守卫目光。

    她似乎早就习惯这种男人注目礼,所以脸上没有太多欣喜,相反流露出一抹不屑和厌恶,高高在上的朱氏小姐自然看不起这些卖命守卫,在她的眼里,这些保镖名如草芥跟她相差十万八千里。

    只可惜,她的尊贵需要这些人捍卫。

    “两位贤侄,来了?快请,里面请!”

    听到外面的动静,何子华领着海百川罕见的迎接出来,看着身边跟着数十名保镖的两人,何子华脸上划过一抹苦笑,朱氏兄妹对赵恒还存在反抗意识啊:“元勋,家雁,我让宫厨做了早餐。”

    他和蔼一笑:“想要跟你们分享分享。”

    何子华的笑容热情亲切,有着生意人的特有圆滑,在他侧手邀请朱氏兄妹进入的时候,朱元勋想要举步走进去,朱家雁却踏前一步挡住兄长,随后望着何子华淡淡开口:“谢谢何叔叔好意!”

    朱家雁态度玩味补充:“何叔叔,你今天叫我们过来该不会纯粹吃早餐吧?有事就开门见山吧,事情发展到这地步没必要兜弯子,再虚与委蛇纯粹浪费时间,而且我们这几天太忙没啥时间。”

    尽管老爷子交待朱氏兄妹要对何子华保持客气,但朱家雁想到赌王对赵恒的妥协就心中有刺,随后又意味深长问道:“对了,你这两天都没给我们消息,想必是忙着调查爱琴海餐厅的真相。”

    “你调查的怎么样?”

    她呼出一口长气,看着立场偏向赵恒的何赌王:“是查出赵恒让我背黑锅,还是查出我在汤清衣房内安装窃听器?只要你摆出足够的人证物证,无论是哪种结果我朱家雁都愿意面对和承担。”

    朱家雁也是一个聪明人,她在厢房的时候被赵恒所谓证据刺激了一下,但事后细细思虑却发现不会有痛脚给赵恒抓住,于是判断出赵恒更多是虚张声势,所以她今日有胆气来面对赵恒的证据。

    何子华看着咄咄迫人的后辈,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家雁,不要拿话来堵叔叔,如果我真查起这件事,人证物证绝对会浮现出水面,不管你再怎么匿藏线索我都能挖出,这点你不要怀疑我!”

    何子华声线平缓补充:“如果我全力处理这事,窃听器的来源以及安装全都能揪出来,你们在澳门的每分每秒我也都能查清在干什么,虽然这可能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但不代表找不出来。”

    在朱家雁嘴角牵动想反驳什么却被朱元勋拉住时,何子华又靠在椅子上补充:“只是两家交情还算不错,文亭跟金静又是夫妻,所以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我前两天没动静是想你们缓冲。”

    “希望你们能够冷静下来看到事情严重性。”

    何子华眼里迸射出一抹光芒:“如不相信,那我就下令彻查此事如何?我就丢一万人十个亿去查这件事,我就不信得不出真相,朱小姐如果心中无愧,完全可以对着我说一句任查任杀好了!”

    朱元勋挤出一抹笑容,缓解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何叔叔不要生气,家雁也只是过于压抑才冲撞何叔叔,还请何叔叔大人大量不要计较,不管事情真相如何,赵恒那天的做法实在霸道。”

    “他无视我们无视赌王也无视大使、、、”

    何子华轻轻挥手制止朱家雁说话:“咱们先不要说大道理,我先把赵恒放过你们的两个条件摊出来,这可是我费尽心血才讨得的条件,第一,就是你们放还宫明月;第二,他要段家蓝乌花。”

    朱家雁脸色巨变:“什么宫明月蓝乌花?不认识!”接着又看着何子华开口:“何叔叔,你不是说要主持公道吗?怎么变成赵恒的说客?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心甘情愿的卖命?”

    朱元勋的神情也相当难看,还带着一抹难于掩饰的讶然,似乎没想到何子华会抛出这两个条件,更没想到赵恒像是对他们身边的情况相当了解,要知道,宫明月就是朱氏兄妹对付赵恒的底牌。

    何子华闻言涌起一抹冷笑,随即叹息一声:“你们骂我是赵恒走狗没关系,只是你们看不到事情本质就可悲,李太白死了,朴时元死了,连印婆都被赵恒囚禁,他要杀你们连神仙都救不了。”

    朱家雁对这话很恼怒,她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那只是赵恒运气好了一点阴险了一点,所以李太白他们才掉入陷阱,赵恒玩弄手段这么多,再想诱杀我们就幼稚了,再说,我们也不弱。”

    “我有数十名兄弟,还有护卫正在赶来。”

    何子华指着朱氏兄妹背后护卫:“这数十名保镖于赵恒来说没半点意义,他随便调一个连队就可以光明正大扫光你们,然后往你们头上栽赃一个罪名就可掩盖一切,你们在澳门玩不过他的!”

    接着,他脸上涌现一抹苦涩:“你们是何家邀请过来的女方宾客,所以我为你们生存陪了老脸和人情,我差点跪下来求他才讨得你们生路,你们却如此不懂得珍惜,还妄想着跟赵恒硬碰硬。”

    何子华轻轻咳嗽一声,目光平和看着两兄妹:“我也不知道你们认识不认识宫明月和蓝乌花,我今天只是通知你们,这是赵恒肯放过你们的条件,还有四天时间,你们可以重视也可以无视。”

    八点零五分!

    他看了墙壁上的时钟一眼:“现在是八点零五分,明天的八点零五分,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答复,如果是认识宫明月和蓝乌花的话,我可以跟赵恒继续交涉宽限时间,如果你们不认识、、”

    “那我就不再过问你们恩怨!”

    朱氏兄妹相视一眼,眼里有着不同的内容,朱家雁想要继续据理力争却发现没有意义,何子华不会为什么道理帮他们争取公道,因为她已经意识到,所谓公道在强大实力面前都变得不再重要。

    八点零五分!

    相隔何家花园十公里的葡京赌场,两名负责人正被何子华叫到拉下窗帘的会议室,后者声音清冷而出:“你们两个是我左臂右膀,我一个人过来找你们是有秘密任务委派,选出两百名精锐。”

    “记住,不得知会任何人,包括海百川!”

    他脸上涌现一抹冷笑:“是时候了!”

    ps:更新砸上,呼唤几朵月底花花ho。

    谢谢julius朱打赏作品200逐浪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