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八二十二章她必没命

作品:《一代天骄

    第一千七八二十二章她必没命

    杜夫人半侧着身子靠躺在病床上,背部和双手的伤口虽然不至于致命,但也相当严重和可怖,背部像是被一头恶狼咬过般,残留一记参差不齐的玻璃圆圈,双手更是扯开四五道口子血肉模糊。(云来阁小说文学网<a href=" target="_blank">)

    尽管两处伤口已经用纱布包扎,但从渗透出的血迹判断,赵恒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中午刺杀的惊心动魄,同时也暗暗感慨金格格对杜天雄的忠诚,或许她不是一个好人,但绝对是一个好妻子。

    乔运财见到她的惨样还莫名幻化出一个场景。

    那就是古代重犯被吊在刑架之上皮开肉绽,手指里钉着数十枚钢针,脚指甲被全部剥光露出里面的嫩肉,身上滑嫩的肌肤已经被烙铁烫的焦糊一片,就连牙床都已经提前进入了光秃秃的一片。

    在众人心头对杜夫人伤势微微感慨的时候,百狗剩已经站在床边依照金如姬指示,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检视杜夫人伤势以及瞳孔,金如姬像是一个监工般站在旁边,目光冷冷看着他每个动作。

    赵恒淡淡一笑:“看来金管家不相信我们啊!”

    在路叔挥手想要打圆场的时候,金管家猛地扭头向赵恒射来一束目光,极为冷静地将声音压抑到极低的程度:“不相信怎么让你们进来?盯着是怕他动作粗鲁亵渎到夫人,这是绝不能允许!”

    在赵恒不置可否一笑时,乔运财终于按捺不住抛出一句,声音带着一股子清冷:“命都快没了,还要摆谱装矜持装娇贵,别人看你一眼,岂不是迫着他娶你?你们爱新觉罗的人还真是矫情。”

    “西少,你胡说什么?”

    金如姬眼里迸射出一抹怒火,扭头盯着微微撇嘴的乔运财喝道:“堂堂大少怎么没点礼数?你可以羞辱我,但不可以羞辱爱新觉罗,放在几百年前那就是皇族,你刚才那话就足够人头落地。”

    在金大管家自以为是喝斥乔运财的时候,房内二十多名黑装男女也都盯着乔运财,相似迸射出一抹尊严被挑衅的愤怒,似乎感觉到对方的敌意,乔运财身边数名保镖踏前一步,轻轻拍着腰部。

    枪械声格外沉闷。

    南念佛伸手去拉乔运财不要跟更年期的妇女斗嘴,但乔运财此时也来了一点性子:“爱新觉罗,皇族?几百年前让我人头落地?你信不信,我不用回几百年前,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人头落地?”

    “你——”

    金如姬被乔运财的话激起怒气,怒气冲冲想要上前扇后者一个耳光,却见到西系保镖不着痕迹踏前一步,右手已经解下枪袋的扣子流淌杀气,她这时候才想起这是华西,是乔运财他们的地盘。

    在她硬生生止住脚步放下左手的时候,乔运财又呼出一口长气:“还有,不要整天在我面前炫耀什么爱新觉罗,我换成是你们早就改名换姓匿藏起来,华国的民族罪人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当金如姬等十余人愤怒不堪看着乔运财时,胖子又语气玩味补充:“难道不是吗?在爱新觉罗入主中原之前,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国度,被爱新觉罗掌控两百多年就变成了东亚病夫。”

    乔运财伸出十个手指晃动一下:“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隋;唐宋元明清,我随便数十多个朝代出来,除了清朝,哪一个不是四方归属八方朝拜?当然清朝也有八国朝拜,不过是八国联军。”

    “你们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乔运财还直接点着金如姬冷哼:“而且你们还意识不到自己为什么姓金吗?就是你们老主子知道自己无脸见列祖列宗,更无法承受十多亿华人的目光,所以把爱新觉罗改成金姓来躲避压力。”

    “一派胡言!”

    金如姬脸色难看踏前一步厉声喝道:“西门庆,不要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我会记住你的话,我会把它转述给西老,如此羞辱我们爱新觉罗皇族,我们一定要让西系对爱新觉罗作出一个交待。”

    乔运财耸耸肩膀冷笑:“无所谓!”他本来也不想打金如姬的老脸让路叔难做,毕竟路叔对他和赵恒都是相当不错的,但见到金如姬在华西地盘还自以为是,他就忍不住打击一下他们的优越。

    就在赵恒和南念佛相视苦笑、路叔苦闷难于圆这个场,金如姬怒目侧视的时候,百狗剩忽然抬起头打断了争执,语气冷漠的开口:“我已经查看过杜夫人的两处伤势,有点棘手也需要冒险。”

    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

    金如姬也把目光落在百狗剩身上,发泄着从乔运财那里受的气:“什么意思?你直接说能不能让总理夫人醒过来就行,不要搞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行,就赶紧给夫人解毒,不行就赶紧滚蛋。”

    百狗剩脸上没有半点怒意,相反保持着一抹说不出的谦卑,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道:“这里有一颗丸药,灌水服下即可,不过我虽然查明她的病理,可是不敢担保这药定能让她苏醒。”

    “因为这药是我自己服用的。”

    百狗剩轻轻咳嗽一声:“我会点毒术但不是什么再世神医,只感觉这药跟这毒相似对症,你没法子的话可拿去一试,不过我要提醒一句,我不保证它百分百见效,所以吃不吃你们自己决定。”

    路叔愣在那里,半晌才问道:“有几成把握?”他没想到百狗剩对这毒药也束手无策,按道理甲军虽然是南韩一等一的部队,但百狗剩化解他们的毒药应该不难啊,但看他样子又不像开玩笑。

    百狗剩想了下,犹豫一下道:“大约有五成吧。”

    “什么?五成?”

    金如姬闻言身躯瞬间一震,愤怒不堪的望着百狗剩:“五成把握的解药也敢给杜夫人吃?万一吃出什么问题来,你就是十颗脑袋也不够砍,我要百分百把握,你赶紧去配制百分百的解药来。”

    百狗剩淡淡一笑没有直接回应她,只是把一个透明盒子放在桌子上:“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百分百的解药,而且配制解药也不是顷刻可以完成,没有十天半月研制试验,根本不可能配出药丸。”

    他眯起眼睛看着金如姬道:“而十天半月的时间杜夫人未必能熬过,真能熬过的话,医学专家的研制速度也快过我,所以我现在把这颗药丸留下,吃不吃你们自己决定,我能做的就到这了。”

    金如姬被他的话堵得不知如何回应,一把夺过桌子上的盒子,打开盖子查看那颗小丸药,色泽黝黑,没有出所谓扑鼻的香气,反倒有一股辛辣的怪味,对五成功效地信心不由又打了一个折扣。

    她愠怒不已:“这能吃吗?”

    此时,百狗剩已经退到赵恒身边表示任务完成,赵恒也看得出他不会有其余建议,于是也就没再病房逗留,轻轻偏头领着数人走了出来,路叔忙跟过来恭送四人,毒素未解,但礼数要做到家。

    十分钟后,十多辆防弹车子从医院先后驶出,缓缓行驶在华西大道上,靠在座椅上的赵恒扭头望向百狗剩,在南念佛和乔运财的注视下轻声开口:“狗剩,你留下的那颗丸子没什么问题吧?”

    百狗剩摇摇头:“没问题,恒少放心,我不会上他们当的!任由他们化验也不会有事!”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颗丸子绝对可以化解金格格身上的毒,只是我不能把话说满免得出变故。”

    乔运财讶然出声:“上什么当?”

    南念佛也是微微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笑了起来:“金管家脾气可以不好可以更年期,但主子这时候命悬一线不该这种态度,之所以这样一而再的激怒我们,是想要诱使恒少或百狗剩下毒啊。”

    他呼出一口长气:“换句话说,他们早有办法化解杜夫人身上的毒,却千里迢迢运来给百狗剩医治,还不断用言语刺激咱们数人,目的就是想要看你们最后心思会不会在杜夫人身上玩手脚。”

    乔运财低声开口:“意图是什么?”

    南念佛一笑:“挑拨赵恒和杜总理的关系。”

    乔运财思虑低呼:“好毒啊!”在赵恒点点头绽放笑容时,百狗剩正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在查看杜夫人的伤势时,他就已经知道这毒更多是一种考验,他自然不会在解药上玩花样上当。

    但是,他没上当不代表没做手脚。

    “恒少,那女人如再要你命、、、”

    百狗剩微不可闻自语:“她必没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