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五章行动

作品:《一代天骄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行动

    车队在山道上缓缓行驶飞驰,目标就是三十公里外的机场。

    赵定天靠在座椅上吹着温暖的空调,在赵氏护卫盯着朦胧前方时向大金衣苦笑:“本以为可以在如画山庄好好呆两天,把二十多年前欠下的债还了,却没想到还没怎么叙旧她就把我赶出来。”

    老人看着外面的苍茫世界轻轻摇头,还是风雨飘摇万物清冷,此次前来如画山庄虽然有所收获,但更多是惆怅和失落,今日金秀秀除了容颜外依然没太多改变,只是手上沾染的鲜血却多很多。

    大金衣呼出一口长气,思虑着老太太跟华英雄的勾结,还有西不落的血债:“人情债总比血债要好,至少能问心无愧活着,看看这天空,可惜这世界上太多蠢货,总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听到这一番饱含深意的话,赵定天知道他想起西不落的血债,于是淡淡一笑道:“不想为她辩驳什么,金秀秀也不需要解释,她犯下的错误自然会由她承担,只希望她能过好剩余的每一天。”

    “不要在错误路上越走越远。”

    大金衣的嘴角止不住抽动,但很快恢复如水般平静,随后他想起一件揪心的事:“赵老,我们要不要把这次会面情况告诉赵恒?要不要把金老太的承认和盘托出?或者留给赵恒去找出真相?”

    赵定天看着敲打在车窗的雨花,意味深长开口:“即使我要你缄默不说,你也会想方设法透露过赵恒,与其让你偷偷摸摸遭受自我谴责,我还不如让你坦然告之,而且老太太也没要我保密。”

    大金衣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偏转话锋掩盖着情绪:“对了,赵老,金老太好端端的赶你出来干吗?她不是一直等着见你的机会吗?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了,她不痛不痒闲聊几句就让你离开。”

    “她究竟玩什么花样啊?”

    他颇为不解的看着赵定天,似乎想要从他口中获得答案:“或者她担心你从交谈中窥探出更多东西?比如十八年前的血河真相?她担心扛不住你有意无意套话,所以就把我们赶走稳住阵脚?”

    大金衣不知道老太太跟赵定天早上谈了些什么,但他清楚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否则早餐之后就不会收到赵定天要回京的指令,更不会等雨水一小就动身,老太太也没有挽留他们吃完晚餐。

    大金衣一度想要询问赵定天,但思虑一会最终按捺住好心,他清楚自己该知道的东西,老爷子一定会告知自己,老爷子没有解释的,自然是他还不能知道,所以他避重就轻的抛出几个小问题。

    “其实我也不知道!”

    赵定天知道大金衣心里的疑惑,打开车窗在风雨中精准夹住一片落叶,低头嗅着落叶上面的清冷气息,随后十分坦然的开口:“我至今还纳闷她赶我出来的理由,寻思我是不是又犯她忌讳。”

    赵定天确实不清楚老太太让自己离开山庄的原因,他细细回想早上见面的每个细节,依然没有太多线索告知事情真相,不过今天早上的见面还是有收获,那就是得知华雁轩还可能活着的消息。

    这个消息于他人来说或许是晴天霹雳,华雁轩诈死变成大魔头祸国祸民,甚至会让华国重新变得动荡,但于赵定天来说却只是讶然,因为他对华雁轩有足够的信任,后者死活都不会让华国生变。

    赵定天喃喃自语:“希望他没死!”

    这些年的华国多灾多难,无论是国力还是精英都受到损失,特别是随着老一辈退隐逝去,华国急需要中青血液的补充,所以赵定天不会有门户之见,愿意天下英才汇聚包括华雁轩为华国出力。

    大金衣本来还想要问点什么,但见到赵定天罕见的发呆就适时闭嘴,随后就拿起一张小毯子盖住他的膝盖,接着手指轻挥让赵氏护卫开车小心,风大雨大路面湿滑,谨慎驾驶才不会发生变故。

    只是变故依然不可抗拒的发生!

    前方一处道路雨大封闭,车队不得不进入另一条小道,就在他们偏转方向时,后面也跟上了二十多部黑色轿车,不紧不慢,虽然还没有呈现出恶意和杀气,但谁都嗅得出一股悄悄涌动的危险。

    在赵氏护卫身躯一震下意识摸向枪袋时,赵定天扫过一眼不置可否的笑了,接着望向神情凝重的大金衣笑道:“还以为可以平安而来,无事而归,却没想到刚刚离开如画山庄就有宵小来犯。”

    大金衣微咬嘴唇:“会不会是如画山庄的人?”

    “拿下他们就知道是谁了!”

    赵定天手指不紧不慢的轻敲车窗,静等着对方发起攻击,但让他诧异的是,车队驶出三四公里,后面的凶徒却依然没有动手,不过从另一条道路也涌入十多辆车子,从后面两边死死咬住他们。

    这三十多部车子虽然没有扑上来厮杀,只是紧紧跟随赵氏车队前行,但谁都能嗅得出他们散发的戾气,特别是他们肆无忌惮照过来的大灯,更彰显他们对赵氏车队充满敌意,山雨欲来风满楼。

    灯光刺眼!

    大金衣感受着从两边照射过来的大灯,眼里跳跃着杀机以及狠戾,之所以没有立即动手,是大金衣觉得对方人多势众,他需要拖延一点时间来等待救兵,唯有这样才能让赵定天的风险降到最低。

    在大金衣打出四个召援电话还跟风无天通话后,前方赵氏护卫也迅速传来了一个消息:三十多部面包车从三岔路口不断涌入。这消息让大金衣讶然无比:“来这么多人?难道要搞人海战术?”

    大金衣已经搞不清楚对方的用意,如果这批人是杀手的话,潜入华国的敌人未免太多了,而且各方也没半点消息反馈回来,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这批不是杀手的话,那他们围过来干吗?

    赵定天淡淡开口:“全速行驶!”

    车队瞬间加快速度,把后面跟着的车辆撇开一大段距离,这个举动顿时让后者生出慌乱,没有多久,赵定天就听到后面汽车呜呜作响,二十辆汽车先迫近过来,差一点就撞上后面的帅军车辆。

    同时,前面也开始见到不明来历的车辆,黑压压一片,至少有二十来部车,还有数辆车子打开了天窗,探出几个魁梧汉子吆喝指挥车辆,从四面八方堵住赵氏车队,大金衣眉头止不住的皱起:

    “这些是傻叉还是狂徒?”

    大金衣嘴唇微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

    赵定天斜靠在椅子上,语气平缓回道:“第一,除了我们自己之外,他们未必知道这是赵氏的车队;第二,这些人怕是收了足够多的钱,只要钱够多,别说是我赵定天,就是总理也敢冲击。”

    赵定天他们这次来华州虽然算不上机密,但也是尽量的低调行事,无论是人员跟随还是车辆配备,都是能精简就精简,免得当地政府要员出现接待,因此出现一堆炮灰对他们冲击并没什么稀奇。

    在大金衣的讶然中,前后已经响起了猛烈的刹车声,前后的敌人并没有借着汽车冲势,直接冲向赵氏车队,不是他们不想,而是赵氏护卫兄弟在发现对方加速时,先在前后横出两部轿车阻挡。

    同时,无数铁钉也撒了出去。

    生怕冲过去会翻车,两边夹击的敌人极其不甘地放弃了冲力的优势,在最后的时刻放缓了速度,只是化作了四个锐锋,将这四辆车训练有素的包围起来,近百车辆在三岔道上横陈,耀武扬威。

    刺眼的灯光,漫天的雨水,形成了一副令人心悸场景。

    一片肃杀。

    接着,车门纷纷打开,先后涌出三百多名形色各异的汉子,一个个手里提着明晃晃的片刀,赵定天漫不经心的扫过一眼,他知道很多人都是被蒙蔽的炮灰,但也有一些是混在其中的刺杀高手。

    数百名不明来历的汉子如潮水一般散开,披着雨衣杀气腾腾包抄过来,清冷的雨水打在片刀上当当作响,汽车的大灯更是让朦胧雨水显得更加梦幻,还没开始厮杀,却已经涌现着一股股杀气。

    这是一场阴谋!

    与此同时,站在过客居顶楼的华英雄的电话悦耳响起,聆听片刻后向福康安淡淡开口:“让人告诉老太太,赵定天被人堵了,距离如画山庄十公里,她再不派人去援救,赵定天就要入土了。”

    赵定天的出现于华英雄来说是一个极大变数,唯一没想到就是赵定天匆匆离开如画山庄,似乎跟老太太有点不欢而散,得知消息的华英雄连这个细节都没有浪费,从容不迫又加设了一个小局。

    福康安点点头:“明白!”

    华英雄随后又拿起电话:“行动!”

    数十条人影像是利箭般射向如画山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