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冲突三更求花

作品:《一代天骄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冲突

    在张依伊讶然男人的仗义以及微微激动期盼时,钱唐江脸色一沉喝道:“子鼎,捣什么乱?杜夫人日理万机,哪里有空参加什么毕业典礼?而且刚给你一个锻炼机会,你又得寸进尺提要求?”

    “做人不能贪得无厌!”

    接着,他又转向金格格一笑,带着几分歉意开口:“杜夫人,不好意思,小辈就是爱慕虚荣,整天想些乱七八糟不切实际的事,真不该让他们进来,如今失礼夫人还请不要生气,多多包涵。(云来阁小说文学网<a href=" target="_blank">)”

    钱唐江确实有点恼怒侄子的提这要求,如果是为自己跟杜夫人求情,或许钱唐江还会帮腔一把,正如刚才讨要照顾的话,但如今却是为一介戏子没事找事,钱唐江就感觉侄子有点不太懂事了。

    在钱子鼎和张依伊脸色尴尬时,金格格却是悠悠一笑:“钱董,不要这样训斥年轻人,我不觉得子鼎要求是贪得无厌,主持学校的典礼,给年轻人一点鼓励,帮助他们,我金格格乐意之极。”

    钱唐江笑了笑:“是,是!”

    金格格又端起茶水喝入一口,随后望着张依伊一笑:“行,下个月我会去主持北影的毕业典礼,跟学校联系的事就由你们两个负责,既可以让你们锻炼一下,也可以帮助你们在社会上立足。”

    能够邀请到总统夫人去主持学校典礼,这样的学生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主,张依伊瞬间变得激动起来,她自然能够意识到典礼后,自己会一炮而红,当下忙站起来喊道:“谢谢杜夫人,谢谢!”

    在金格格挥手让她落座后,她又无比感激无比温柔的看着钱子鼎,这个男人给予自己无数戏子梦寐以求的机会,同时暗呼自己选择钱子鼎的正确,这份殊荣这份荣耀,绝非乔运财他们能赋予。

    她眼里幻想着,自己在典礼上的意气风发。

    与此同时,看着两人的金格格保持着一抹笑容,茶水顺着咽喉轻轻落下,几分玩味几分戏谑,正如传闻一样,钱唐江对钱子鼎格外宠爱,如果自己把后者捏在一起,钱唐江更加死心塌地卖命。

    这是变相的质子。

    “得到杜夫人的赏识是你们福分!”

    在白色悍马悄然驶向北影大门的时候,钱唐江正靠在座椅上向两名小辈训话,此刻的他已经一洗金格格面前的温顺恭敬,脸上更多是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所以你们要卖力做事,不要丢脸。”

    钱子鼎和张依伊齐齐回道:“是!”两人脸上的喜悦至今都没有消散,钱子鼎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想到去总理办打杂还是激动不已,相比在钱家内部一步步打拼,总理办更是上位的捷径。

    张依伊也还没有从平复心情,不过她的激动除了金格格带给她的兴奋之外,还有就是面对钱唐江的痴迷,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坐在白色悍马,会近距离接触神一样的男人,所以眼神炽热。

    钱唐江也是一个花中老手,阅女无数,见到张依伊的目光微微一怔,他今天不止一次感受到后者的热烈眼神,他不想生出什么邪念,毕竟这是侄子的女人,可是张依伊态度又让他不得不正视。

    “你们两个可不要辜负杜夫人的期望。”

    原本还想对侄子他们训斥什么的钱唐江,被张依伊目光注视的有些难堪,所以只好草草抛出一句不再言语,这时,钱子鼎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拉张依伊笑道:“二叔,依伊可是你死忠粉啊。”

    在钱唐江微微眯起目光的时候,钱子鼎笑着补充一句:“她特崇拜你特敬重你,一直以来都在收集关于你的新闻和杂志,我去她宿舍看过,一箱子杂志和光碟,全是关于二叔的资料和讲话。”

    在钱唐江看着张依伊的时候,女孩也低呼一声:“钱总,不,钱董,钱少说得没错,我很早就已经崇拜你,全亚洲最长的白色悍马,三十万美金的手机,五十亿年的祖母绿,神一样的男人!”

    这世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虽然钱唐江习惯性轻视每一个戏子,包括眼前眼神热烈的张依伊,但听到她如此崇拜自己还是绽放笑容,夹着雪茄悠悠开口:“都是杂志吸引眼球胡写的,我就是普通人,所用也是普通物。”

    钱唐江一如既往的温润,笑容也平淡不惊,张依伊呼出一口长气,轻轻摇头回道:“钱董,你言重了,先不说其它东西,就是你手上这一颗祖母绿,四十六亿年,这就足够秒杀很多珍品了。”

    “我这祖母绿算不了什么。”

    钱唐江发出一阵爽朗笑声,目光跟张依伊对碰了一下,可惜是侄子的女人,不然他还真有几分动心,女孩的青春和热烈,让他心底腾升了一股男人欲望:“最昂贵的是一颗百亿年的祖母绿。”

    钱子鼎搂着张依伊一脸不相信的开口:“二叔,还有百亿年的祖母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也没见媒体报道过啊,而且以你对祖母绿的执着,真有这百亿年的玩意,你怕是早把它买过来了。”

    在张依伊相似意思的点头中,钱唐江笑着抛出一句:“真有这玩意,媒体之所以没有报道,我也没有把它买过来,是因为那颗百亿年的祖母绿,隶属昔日西系主事人,也就是华西的大佬啊。”

    张依伊两人微微讶然:“真有百亿年的祖母绿?”

    在钱唐江点点头的时候,白色悍马已经横在了北影大门,前者手指微微一挥,钱子鼎和张依伊马上下车,不少人见到白色悍马出现都惊讶不已,无数人向这边靠近,还有不少人拿着手机拍摄。

    张依伊昂首挺胸,像是骄傲的孔雀。

    目送钱唐江他们离去之后,张依伊就挽着钱子鼎的手,穿过羡慕的人群走入校门,她用目光迫退对钱子鼎暗送秋波的女孩,随后得胜一般向宿舍走去,但前行数十米后又冤家路窄遇见一帮人。

    林晓丽、妞妞、刘海女孩以及卓少云等七八人,他们正簇拥在晓丽身边谈论着什么,相比他们的兴高采烈,林晓丽更多是一脸无奈,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厌烦,还带着一抹淡淡的感激。

    张依伊见到这伙人聚在一块,有点不解她们对林晓丽的热情,虽然刚刚获得总统夫人赞誉身心愉悦,但见到昔日争相斗艳的妞妞她们,跟自己刚刚反目的林晓丽情同姐妹,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她总希望被自己轻视的人过得凄凄惨惨。

    “真他娘的巧啊。”

    钱子鼎也一眼见到卓少云这伙人,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扯了扯衣服领子开口:“想不到你们几个竟然会凑在一起,不过也是,物以类聚,低贱和廉价总是同行,也唯有抱团才能自我安慰。”

    在妞妞她们咬着嘴唇敢怒不敢言时,林晓丽却是咳嗽一声,柳眉倒竖喝道:“钱班长,听说你家世显赫素有家教,刚才那一番话是羞辱钱家,还是你自己在打脸?要不要把刚才的话捅出去?”

    “林晓丽,注意你的身份!”

    张依伊出声喝道:“摆正自己的位置,你是不是真不想毕业?”

    听到这几句话,卓少云冷笑一声:“你这出墙的红杏,竟然敢出声威胁人?你有本事就让林小姐毕业不了,我可以告诉你,林小姐根本无所谓能否毕业,我刚跟林小姐签了合约,三年广告。”

    卓少云微微挺直胸膛,脸上笑容旺盛:“卓家产品三年内所有广告都签给了林小姐,虽然卓氏集团不成气候,但一年五百万的广告费还是付得起,有这笔钱,林小姐能否毕业又有什么所谓?”

    张依伊脸色再度变得难看,虽然她不在乎一千八百万,有钱子鼎这棵大树,还有杜夫人未来的吹捧,她足够大红大紫让人艳羡,可她不希望林晓丽也过得舒适,她更想见到林晓丽在片场打杂。

    心情复杂,有些恼怒。

    钱子鼎显然感受到女人的不满,他还扫视过面前七八名男女,随后盯着卓少云冷哼一声道:“怎么?不好好在香巷呆着,跑到京城来干吗?信不信我找人废掉你?算是回报回报你上次动手。”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在钱子鼎眼里却全是废物,什么卓家什么妞妞,都是不入流的货色,特别是刚刚获得杜夫人的肯定,钱子鼎眼里涌现一股傲然:“你们要不要一起上?有一个算一个。”

    “我全虐死你们!”

    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钱子鼎,不是冤家不聚头想着这话卓少云笑意愈浓,昂头藐视来人:“钱少,我当然相信你能废掉我,但是我更知道你不会这样做,因为你会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是吗?”

    钱子鼎眼光一寒就摆出大打出手的态势,张依伊适时拉住他还微不可闻吐出杜夫人三字,显然提醒前途无量的男人不要搞出事情让总统夫人难做,钱子鼎知道张依伊意思,按捺住怒气一笑道:

    “我今天心情好,有本事下月毕业会出现。”

    钱子鼎悠悠一笑:“我到时当众抽你两个耳光!”他寻思着下个月总统夫人来主持毕业典礼,他就可以狐假虎威让人知道自己有更大的靠山,到时怎么折腾卓少云,只怕后者都只能忍气吞声。

    卓少云诡异笑了笑:“好,一言为定!”

    两人对话过程中,张依伊跟林晓丽只是冷漠相对。

    再也无言!

    ps:今天努力更新,兄弟们努力砸花,冲冲2千鲜花。

    谢谢159x74113275打赏作品588逐浪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