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血仇必报

作品:《一代天骄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血仇必报

    医院的厮杀虽然引起一番震动和混乱,但在叶长歌和何子华的全力处理下迅速平息,樾七甲死去的震动也被赵氏转移到樾国内部,樾王派人把尸体迎接回来之余也对外承担袭杀樾七甲的压力。

    在樾王的通告中,樾七甲犯下七宗罪,不利国家不利人民,所以遭受吴钩的追缉和围杀,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樾七甲挥刀自刎,樾王念在樾七甲是一代樾相,最终决定把他尸体迎回来国葬。

    樾王还宣布对菲国的山道袭击负责,只是他并不对菲国政府认错,因为是菲国政府收留樾七甲在先,吴钩进行袭杀在后,至此,樾王公告樾七甲时代的相府终结,他准备筹建新一任樾国内阁。

    樾七甲的横死带给樾国巨大震动,距离老樾相刚刚关押进古塔没两年,平易近人的樾七甲又像是花儿般凋谢,樾国政坛可谓是更迭不已,不少人条件反射对樾王手段生出不满,觉得杀伐过重。

    不过当樾王表示迎回樾七甲进行国葬,还愿意解散军政府筹建人民政权时,所有不满又烟消云散的逝去,虽然两代樾相因为樾王走下神坛,可是樾王终究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这就值得原谅。

    “谁能杀了赵恒?”

    在很多人对樾七甲的横死从震惊变成平静时,远在东瀛的山川义清却勃然大怒,在太子党议会大厅中,他一点面前数十名男女,杀气凛然的低吼:“赵恒杀了二郎,囚了黑木,毁了金三角!”

    “谁能杀掉赵恒?谁愿替我杀了赵恒?”

    大厅站着三十六名太子党精英,个个丢出去都是独当一面的好手,在明亮的灯光中,每个人神情都流淌铁血和坚毅,听到山川义清的战令,尽管清楚杀赵恒比登天还难,但还是齐齐站了出来。

    三十六人踏前一步,异口同声喝道:“我!”李太白、印婆等宗师级别人物都难于干掉的赵恒,尼古拉和金将军等亡命之徒都杀不了的赵恒,三十六人并没有半点把握,但不妨碍他们的勇气。

    “好儿女!”

    山川义清脸上涌现一股不可遏制的愤怒,但见到三十六人全站出来,眼里还是划过一抹由衷赞意:“我知道杀掉赵恒很困难,付出惨重代价也未必能成功,但是见到你们的热血,赵恒必死!“

    山川义清砰的一声,把手掌拍在自己的胸口:“赵恒跟太子党的恩怨越来越激烈,不仅毁掉金三角,让我们数百亿投资打了水漂,还捅伤我们的谈判代表黑木君,最无耻的是收了钱还撕票。”

    他目光锐利扫过面前男女,后者身躯刷的挺直:“二郎虽然对组织贡献不大,这次去懊门还招惹了不少麻烦,可他终究是我们成员,终究是我们一分子,这样被赵恒收钱撕票,我心里难受!”

    “所以,我誓杀赵恒!”

    “誓杀赵恒!”

    在山川义清半跪在地抬起坚毅的脸庞时,四周男女也都齐齐跪下去,数十个声音汇成一条长龙,让整个大厅多了一股震颤人心的回荡,山川义清的怒气也在同伴的呼喝中散去,继而战意四起。

    在震撼人心的宣告落下后,一名年轻男子直立起身子,眼里闪烁一抹视死如归:“太子,请让我带三十高手,前去懊门灭了赵恒!”他杀气凌厉的一挥拳头:“杀不了他,我跟他同归于尽。”

    年轻男子名叫中野大和,东瀛太子党鹰派人物之一,做事雷厉风行杀人手段残忍,人称小屠夫,他向山口义清重重的拍着胸膛保证:“太子,趁着赵恒伤势未好,给我三十精锐,决一死战。”

    这一番话说得悍不畏死,其实年轻男子心里清楚,自己真被派去袭杀赵恒的话,只怕很难找到决一死战的机会,赵恒被樾七甲击伤身体不便不假,可是遭遇袭击后,赵氏的保护也会固若金汤。

    前去袭杀赵恒,九死一生,可是他又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东瀛太子党连续遭受挫折,一系列的打击让组织士气低落,自己如果不主动请战,只怕人心更加消散,所以他愿意站出来鞠躬尽瘁。

    “赵恒不死,中野不回!”

    山川义清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拍中野大和的肩膀,脸上流露一股肃穆:“太子党有你们这种勇士,我由衷的感觉到欣慰,好,我给五十好手,潜入懊门要了赵恒的脑袋,无论赵恒生死、、”

    “我都给你请功!”

    他还从怀中拔出一把武士刀,递到中野大和的手里:“如果你不幸战死,我亲自为你收尸抬棺,妻儿家小我一力照顾,总之,这次要杀出太子党的威风,这是我的佩刀,送给你,旗开得胜!”

    中野大和朗声回道:“谢太子!”他一把接过手中的武士刀,脸上流淌一抹感激和坚毅:“请太子放心,哪怕我杀不了赵恒,我也让他知道太子党尊严不容挑衅,二少的血仇,一定要讨回!”

    随后他一举武士刀吼道:“谁愿意跟我前往?”

    数十名东瀛男女再度齐呼:“愿意!”

    “我反对袭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口不轻不淡的传入进来,随后就见一张轮椅缓缓驶入大厅,推着轮椅的人是一身素服的山川法子,轮椅上的人是脸色惨白的北如烟,她身上盖着毯子,目光却是锐利。

    在数十名东瀛男女从地上缓缓起身的时候,山川义清正向北如烟他们迎接了过去,声音带着一股子轻柔:“如烟,你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们好好休息吗?组织的事,我一个人就能处理。”

    “太子,是我让法子小姐陪我来的!”

    北如烟轻轻咳嗽一声,看了眼睛肿胀的法子一眼,随后望着山川义清一叹:“我担心山川二郎的死,黑木明纱的囚禁,还有樾七甲的功亏一篑会让你失去理智,所以就过来听一听会议内容。”

    北如烟的眸子涌现一抹无奈,声音轻柔而出:“事实证明我出现是正确的,太子你果然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要派人去袭杀赵恒讨回公道,可是你我乃至大家心里都清楚,袭杀赵恒谈何容易?”

    数十名东瀛男女下意识低头,显然北如烟言之有理。

    在山川义清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北如烟又轻声补充一句:“我们这次如此精密部署,还说服身手过人的樾七甲出手,更是匿藏在黑木明纱床底下雷霆一击,饶是如此,赵恒依然能够活着。”

    在山川法子抿着嘴唇点点头时,北如烟伸手一捏身上的毯子,扫过面前数十名东瀛男女和山川,红唇幽幽一启:“你觉得派其他人能够成功?他们是比黑木更有智慧,还是比樾七甲更悍勇?”

    中野大和踏上一步,全身流露一股戾气:“北小姐,你不需要担心,虽然我不如黑木有智慧,也比不上樾七甲,可是我有一颗悍不畏死的心,杀不了赵恒,我就想法子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悍不畏死?”

    北如烟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吐字清晰的抛出一句:“我相信中野君的勇气以及死志,可是你觉得自己相比金将军和尼古拉,谁更能彰显亡命之徒作风?金将军他们可是一个个人肉炸弹。”

    在中野大和叹息一声的时候,北如烟又轻声补充一句:“金将军他们两百亡命之徒,尼古拉也是近百野兽般拳手,两人本身也都是准宗师级别人物,结果怎样?结果还不是死在赵恒的手里。”

    山川义清叹息一声:“我们总是要做点事的!”

    中野大和挺直身躯:“对,即使失败,可我们有勇敢的心!”他拳头在空中一挥:“无论如何,我们总是需要向赵恒讨回公道的,如果不让赵恒知道我们的愤怒,他只会讥嘲我们软弱无能。”

    “讥嘲也比送死要好!”

    北如烟轻声打断中野大和的话,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意见:“经过三番四次的重创,太子党已经损失不少人才,横山、野口和黑木他们一一受折,咱们不能再让兄弟姐妹横死,必须保留元气。”

    她看着若有所思的山川义清:“中野君是太子党的骨干之一,组织的未来发展离不开他!”在中野大和神情一缓的时候,北如烟又淡淡开口:“太子,越是悲愤时候,咱们越不能失去理智。”

    山川义清叹息一声:“二郎的仇,让我夜不能寐啊。”

    北如烟脸上绽放一抹玩味笑意,随后轻声吐出一句:“太子,赵恒让你尝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你一样可以牙还牙,咱们动不了赵恒,难道还动不了让他重视的人?当然,我们不能亲自出手。”

    山川义清目光瞬间犀利:“谁?”

    北如烟在山川义清耳边吐出一个名字。

    ps:谢谢海阔~天空打赏作品588逐浪币。

    ★百 度 搜 索 云 来 阁,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a href=" target="_blank">★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