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神棍

作品:《绿茵雇佣兵

    “嘿,白,你是怎么做到的?”一个餐盘被放在白小天和马科对面。“为什么每次都能猜到正确答案?”

    “别着急劳伦斯,要用头脑去思考,用这里去感受。”白小天指了指自己的心。

    “噢这简直是太难了,我实在是想不到。”劳伦斯一脸的沮丧。

    虽然劳伦斯来自牙买加,但他确是一个地道的非洲人。在运动场上一切的行动几乎听从于本能,却从不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做。白小天不同,9年应试教育让他从小就学会了如何去揣摩老师的内心,去想老师到底在问些什么问题,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你好像先知一样,教练所有的问题和答案你全知道。”劳伦斯拿起面包,狠狠的咬了一口。

    先知?白小天眼珠一转,把餐盘往前一推,起身走到对面,在劳伦斯身边坐了下来。

    “没错劳伦斯,中国,你知道吗?世界仅存的文明古国。”

    “我知道,巴比伦他们早就灭亡了。我的祖母曾经告诉过我,如果这个世上还有真神存在,那么他一定在遥远的东方。”

    真是位贤惠的祖母啊,白小天叹到。随即又低下头,神秘的说到,“劳伦斯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的家族在当地也是赫赫有名的神棍,噢不,指引者!”

    “先知?”听到这里,劳伦斯连口中的饭菜都忘记了咽下。

    “对,比如说,我可以预测明天的热身赛谁可以首发。”

    听到白小天神神秘秘的说出这样劲爆的事情,劳伦斯连忙双手合十,“我能做些什么?”显然他知道,先知想要预测未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不用付出什么,只要在场上给我传球就行。”

    “也就是说,你我都可以首发出场?”劳伦斯显然抓住了白小天话语中的关键点。

    “不,劳伦斯,是你可以首发,但是我会成为一名替补。”

    “为什么?”劳伦斯显然不是很理解。

    “我们国家有句老话,叫做“大人物总要最后出场”。”

    劳伦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显然他对东方文化理解的还不是很透彻。

    “除了我还有谁?”劳伦斯问道。

    白小天回想了一下早上在器材室里干活时,格雷茨和雷尼尔在旁边的办公桌上讨论首发名单时的场景。闭着眼掐指回忆道,“有你,还有保利尼奥,埃里克,马科,雷哈尔噢,不行,我的头有些痛,我需要一些食物来补充损失的能量。”

    白小天瞬间摆脱掉神棍模式,低下头猛地往嘴里夹着饭菜。一旁的劳伦斯看得心惊肉跳的,连忙把自己的汤移了过来,谨防白小天噎到。

    就算白小天没有看过名单,随便猜几个队上各个位置上表现好的人也不在话下。更何况白小天只说了几个人而已,有很大的容错率。但这点小把戏骗一骗大脑简单的劳伦斯足够了。

    劳伦斯在心中默念着白小天刚刚念出的名字,双手合十不停的祷告着,感谢上帝让自己听到“未来”的福音。

    白小天没有理会祷告的劳伦斯,而是用筷子点了点马科,马科讪讪的收回了手。此时他手中的筷子正像一只叉子一样,被钉在一块牛肉上。

    “马科,看,中指要放在这里,起联动作用,懂了吗?”看着马科笨拙的样子,白小天只能再次示范了一下。

    下午,牙买加边锋果断的加入白小天这一边,和两人组成一队,进行331训练。一队3个人,然后边路有一个人,随着持球队伍作为进攻方,但只允许在边路一小条范围内接球。

    白小天这边三人有组织后防,突破策划,还有进攻终结,组成了一个比较全面的阵容,一时间凭借劳伦斯的边路突破和人的助攻,屡屡斩获破门良机。近距离下,白小天脚法再差也可以推射入。

    雷尼尔在三支队伍之间来回查看,偶尔吹停一组比赛,进行现场指导。指导完传球,跑位之后再吹响哨子,看队员们的操作。如果不满意,还会让队员们回到哨响之前的位置,再来一遍。

    “哔!”哨声在白小天这组耳边响起,在场7人全都停下来步伐。

    “布鲁诺,你现在要做什么?”雷尼尔走到人布鲁诺身边。

    来自西班牙的中场十分自信的说道,“传球,我正要传球,教练!”

    “好,那你打算传给谁?”

    “我打算传给劳伦斯。”

    “为什么?”

    “因为他就在我身边,而且还过来接应了。”

    “那你觉得传球是你来主使吗?”

    “是的教练,球就在我脚下,当然是我来控制传球。”

    “那么你为什么不试试传给白呢?”

    布鲁诺看了一眼前场,白小天穿插在两名后卫之间,然而两名后卫却都是背对着己方球门。

    传给劳伦斯的结果显而易见,安全,便捷。然后由劳伦斯决定是传,是带,是射。

    然而哨声响起后,布鲁诺按照雷尼尔的指示一脚挑传,去找了插上的白小天。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对方两名后卫根本来不及转身,而白小天却在其转身一刻反越位成功,独自一人带球出现在对方两名队员身后。这要是在场上,妥妥的单刀门将的节奏。布鲁诺看到这里,傻眼在当场。

    雷尼尔耐心的解释道,传球,并不是以持球者为主导的,而是以跑位者主导。不是你想传谁就传谁,而是看自己队友哪个位置更好,哪个更有机会来传。

    这样的理念,第一次接触的白小天听的是如痴如醉,并且牢记于心。多年之后白小天在国足既当队长又扮演着教练的角色时,荷兰训练这段日子是功不可没。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看着劳伦斯趟着皮球再次出现在场上,白小天头都不抬的说道。

    看过更衣室贴的名单之后,劳伦斯对白小天佩服的五体投地。“白,你的预言可真准!我决定了,每天晚上我都会留下来陪你们训练,希望你们可以收留我。”

    白小天和马科二人对视一笑,由劳伦斯来给两人喂球,再适合不过了。

    看着边路劳伦斯起的高球,白小天死死卡主马科,在他身前头球一甩,把球顶入了中。“噢!白,我才发现,你跳的竟然这么高!”

    夕阳下,传来的白小天爽朗的笑声。“你才发现吗?如果你不使出全力来防我的话,我保证你一个头球都挣不到!”

    分割线

    感谢大家围观,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