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针对了

作品:《绿茵雇佣兵

    没有主力队员因伤缺阵,是格雷茨自信的来源。从前场到后场,埃因霍温任何一个位置上都是主力队员。

    但凯泽斯劳滕却不一样,他们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派上了一个本赛季只出场过一次的队员。

    他,就是魏登费勒,这个在凯泽斯劳滕扮演着门将替补的人。

    良好的战绩是一个人让别人认识的通行证,显然魏登费勒此时还没有这张证件。除了俱乐部里的成员和一些关注他的球探,没有人知道这位1的大汉到底能不能胜任这次欧战。

    主力门将科赫因伤缺阵,只能让这个赛季只从出场过一次的魏登费勒首发。就连主场球迷都觉得这是主队唯一一个有瑕疵的地方。但白小天却皱紧了眉头,别人或许不知道魏登费勒,但白小天却知道这个大黄蜂门将的本事。

    历史上的2014年,33岁的魏登费勒作为德国队替补门将,随队获得了巴西世界杯冠军,成为了德国国家队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完成首秀的守门员。

    解说员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双方明星球员,黄宇和黄树森虽然听不懂,但也根据白小天发过来的资料,对友们进行一些球星之间的科普。也就是这场普普通通的文字转播,让神在中国收获了第一批粉丝。

    随着英格兰裁判波尔的一声哨响,这场欧联四分之一决赛首回合的比赛正式打响。

    德国后卫巴斯勒,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很多,最深刻的有两个。一个是他在短暂的国脚生涯中,炮轰自己的主帅福格茨另一只就是和他生平中唯一的“驯兽师”雷哈格尔之间默契相处的故事。

    显然在凯泽斯劳滕,雷哈格尔并没有把他的“野兽训养指南”流传下来。巴斯勒又恢复了往日那个抽烟,喝酒,泡妞,赌博,打架,不当言论的家伙。这点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却一点也没放下。

    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曾对他留下一句流传至今的评价:脖子以下是世界级的,脖子以上是区县级的。

    现在,这位脾气暴躁又才华出众的野兽,正拍拍屁股从白小天面前走过,对刚才的放铲丝毫不在意。

    曾经踢过前锋的巴斯勒自然明白前锋做怕什么样的铲球,也知道主场裁判的底线在哪里。对于这种既能破坏对方球权,又能给对方球员留下心理阴影的铲球,他是再拿手不过了。

    范博梅尔来到白小天身边,一把把他拉了起来,在他耳边小声道,“白,实在不行就多传球吧,没有必要去和那个野兽较劲。”

    听到这话白小天连连苦笑。他自然想离这个野兽越远越好,但是只要自己一接球,这位野兽就如跗骨之蛆一般贴了上来,手上脚下小动作不断,搞得白小天神烦不已。前锋队员要是接球就传,那么这个前锋可以趁早不换下去了。现在白小天要做的,就是和对方拼毅力。看是我先对你的骚扰坚持不住,还是你先犯了一个更大的规。

    在巴斯勒看来,虽然是风头正盛,但白小天依旧是一个毛头小子。对于这样的年轻球员,作为“过来人”不好好教训一番是不行的。

    看到白小天从原地爬起来,现场进4主场球迷再次传来嘘声。白小天有些郁闷,难怪球场要越建越大,主场优势相当明显啊!

    脾气同样不是很好的凯文霍夫兰看到这样的场景,禁不住上前去理论,被凯日曼一把拉住了。荷甲巨人何时受过这样的气?自己队员被犯规后爬起来还要受到主场球迷的嘘声,这是哪门子道理?

    开场没过多久,双方便味十足。

    白小天没有说话,东方人的涵养告诉自己一定要先打脸后装逼。如果先装逼后被打脸,那才是不被接受的。

    范博梅尔看到此情此景也有些好笑,自己的年轻球员还没有被对方激怒,而老球员却坐不住了,是队员太团结了?还是新人太怂了?

    “现场的味很浓啊,从白小天的眼神上可以看出,他正憋了一肚子怒火!”

    “楼主威武,这你都能看出来,请问楼主是用最新研发出来的液晶显示屏看的么?怎么会这么清楚?”

    “这楼主除了打字慢一点,剩下都还不错。明明是文字直播,怎么感觉画面感这么强?”

    “喂!楼上是楼主的小吗?”

    “肯定是楼主雇来的帮手!”

    黄木森每发一条信息,最后都会被友带歪。

    黄宇黄木森本就不是官方机构,也不是机器人。所以他们俩的直播贴都是加入自己的理解,一字一句敲上去的。这样一来,比起看官方那干巴巴的“数据文字直播”,让友更有画面感,也更加欢乐。毕竟谁对着一窜数据也兴奋不起来。

    皮球经过几次传递,再次来到白小天脚下。白小天心中早已计算好队友的跑位方向和自己的传球路径,要做的就是带球跑到传球的那个点上即可。

    只不过很可惜,白小天还没前进两步,老练的巴斯勒再次横在白小天面前,白小天如果晚收脚一步,就会连人带球被对方铲飞。

    这记凶猛的铲球,巴斯勒眼中只有皮球,没有白小天。

    这个动作挑衅的意味太明显了,但巴斯勒这样的表现却得到球迷们的支持。

    “铲翻他!”

    “铲断他!”

    “铲死他!”球迷们愤怒的呐喊着。

    “不像是战术意图,好像他们对我本身就不是很待见。”虽然不明白球迷们喊话的含义,白小天却清楚的从球迷的情绪中读懂了他们的想法。

    “也是这只是你的错觉罢了。”范博梅尔上前安慰道。

    “错觉么?也许吧。”白小天跑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队友抛界外球。

    还没接球,白小天就觉得背后有风声响起。球员的直觉告诉白小天,有人在身后高速接近。然而此时皮球还没到眼前,只能扎稳马步,争取在球到脚下的一瞬间,躲开来人。

    可是白小天没想到,对方上抢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白自己停稳皮球,一股巨大的冲力就从背后传来,连带着的,还有肋下的一记暗击。白小天当时就疼的倒了下去,裁判也在第一时间吹响哨子,判罚了一个任意球。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趴在地上的白小天没有去看背后的人是谁,但那记肘击却告诉自己,他肯定是被针对了。

    这已经是上半场开球以来,白小天第六次被对方放倒在地了,而时间才过去十几分钟。

    巴斯勒拍了拍后卫科赫的肩膀,以示鼓励。显然对他的及时“补防”显得十分满意。

    就在埃因霍温球员把裁判团团围住,讨要一个说法时。一个穿着红色球衣的手朝白小天伸来,白小天抬头一愣,下意识的伸出手,被对方从地上拽了起来。

    一头金发的德国帅哥没有说一句话,把白小天拉起来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白小天看着大大的25,朝着对方的背影,用半生不熟的德语喊了一句:“n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