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墨菲预言

作品:《暗月纪元

    张天的确非常不委婉。

    可是力量地位到了他这个地步,也实在无需委婉,就像离去的星辰议长和薄姑,无脸人,有事就直接说事...

    这事是需要商量,还是只是直接宣布,从本质上来说又需要委婉吗?

    所以简飞这个人精,到了这个时候说上这么一句话,也只是为了调节气氛,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毕竟都是大人物嘛,脸面总是要的。

    果然简飞这样一说,就有城主表态简飞言重了,唐凌的事情就按照张天所说的决定。

    有一人表态,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众人都纷纷表态,唐凌的事情就按照张天的意志决定好了。

    毕竟事已至此,唐凌自由成长,总好过唐凌被哪方势力‘占有’,而且也乐得送张天一个人情,反正自由成长,不需要谁负责。

    张天也似乎不是太在乎众人的表态,对于这种友好,他还是只淡淡的点头,然后便果断的离去了。

    只是在他离去以后,黑老的手中莫名的多了一枚戒指....这是唐凌的戒指,黑老自然懂得张天的意思,要将戒指交还给唐凌。

    张天离去后,烈日元帅也站了起来,简单的说道:“唐凌何去何从,我已经知道答案,就此告辞。”

    “烈日。”看见烈日要离去,翰皇忽然开口了。

    “何事?”烈日转身。

    “既然星辰议长已经离去,你何不占据一个名额?”翰皇的眼中透着真诚。

    相比于星辰议长,翰皇显然更喜欢烈日...毕竟,烈日没有星辰议长的贪婪。

    有的事情,人少虽然能多分一杯羹,但如果在人员可靠的情况下,就算少一些利益,也情愿人多一些。

    眼下这件事情拉拢烈日也是合适的。

    “不了。”可让翰皇没有想到的是,烈日拒绝的十分干脆。

    “你难道就不在乎墨菲对预言的解读?”这一次发声的可不是翰皇,而是另外一位城主。

    对此烈日摇头,戴着面具的脸也看不出表情,就这样干脆的离去了。

    **

    紫月时代的到来,让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其中有一点重要的改变无疑是人们对于预言这样的东西开始变得深信不疑。

    只因在前文明,华夏曾经出过一本难以解读的千古奇书,有一个叫做墨菲的少年,成功的从这本奇书之中解读出了紫月时代的到来。

    这个发现在当时无疑是被人嘲笑的,在前文明各种末世的预言还少吗?可是哪一个不是最终沦为了笑话。

    可偏偏,墨菲的解读成真了。

    末世不仅像他所说的那样到来了,紫月时代也随着末日的灾难过后,跟随着到来了。

    活下来的人们,有不少人知道墨菲预言的,开始思考起预言的意义....

    而墨菲因为对自己预言的深信不疑,早早的做好了防备工作,也在紫月时代活了下来。

    或许是为了报复人们之前的不信任,又或许是想要彻底的证明自己。

    在进入紫月时代以后,墨菲一口气宣布了十个预言,而且不同于前文明那些似是而非,难以解读的预言,墨菲这些预言都宣布的非常直白,简直就像宣布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直接...

    毫无疑问,这些预言又一一实现了。

    从此以后,墨菲开始拥有了一大批疯狂的信徒,而随着紫月的出现,人类基因链天赋的多样性开始展现。

    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精神力强大,偏向预言天赋的人。

    这些人都选择自愿的跟随墨菲,形成了一个神秘的预言团体。

    这个预言团体被称之为寻真会。显然,这是因为预言而形成的组织,自然会继续的发布预言。

    不过,同墨菲本人发布的预言百分之百会实现不同,寻真会发布的预言是分等级的。

    按照紫月时代的看法,那就是天赋有强弱,而就算强大的天赋也需要磨练,不是吗?

    所以寻真会的预言是分等级的,最低的等级有百分之三十的实现率,而最高等级的预言则是百分之百的会实现。

    这种高等级的语言统一被称为墨菲预言。

    这并代表着这预言就是墨菲本人预测的,这只是一种尊重,将准确率完全无误的预言这样称呼。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墨菲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除了寻真会的高层,没人知道。

    但无论怎么说,寻真会已经成了紫月时代的一大特色。

    人们遇见人生重要的决定时,也会花一些钱去寻真会买一个准确率不是那么高的预言....

    毕竟,要买墨菲级的预言需要天价。

    可是,墨菲本人就真的销声匿迹了吗?也不尽然。

    寻真会曾经在少数世界顶级的人物面前公布了三条墨菲预言,这预言寻真会用独特的方式证明了,这是在寻真会成立以后,就很少再做出预言的墨菲,亲自留下的预言。

    而且,这三条预言可不是什么随便的预言....而是关于世界局势的大预言。

    这其中一条预言毫无疑问就是帝王预言,只不过这条预言可能也超出了墨菲的能力范围之外,就算是他也罕有的留下了好几处语焉不详的地方。

    总之,就因为这几处语焉不详的地方,这个预言就有了好几种分支的解读方式。

    谁也拿捏不住这哪种解读才是对的,最终只能无奈将这条定义为帝王预言,预言中那个绝对主要的人物称之为帝王。

    可没有疑问的地方在于这个绝对主角出现后的几大征兆,以及他将会彻底的改变紫月时代。

    除开帝王预言。

    墨菲的另外两条预言,一条是只有不超过五个人知道的绝密。

    最后一条就是今天让十大城主齐聚的预言人类祖庙预言。

    这条预言墨菲说得十分直白:“一场举世的战斗,天才的少年死而复生,他舞动着火,烙印着两条黑色的宇宙之痕,开启一场不对等的杀戮。嘘,杀戮的美妙惊动了那沉睡的祖庙,就在那遥远的冰原,祖庙的大门将会洞开。”

    “最闪耀的星星们齐聚吧....照亮黑暗已久的祖庙,夺得神秘的力量。说不得,说不得,星星们,你们会看见人类最深的秘密。”

    **

    预言就是如此,非常的直白。

    如今在唐凌和唐龙这场生死擂台上,对应的条件终于一一实现了。

    唐凌不就是死而复生,烙印着两条黑色纹路,然后...舞动着火焰吗?

    人们不会怀疑墨菲的预言,就像不会怀疑人类每一天需要吃饭喝水那样的事情。

    只不过,这个预言描述的东西太过惊人,哪个大人物又敢独吞?就干脆聚集在了此地...

    毕竟,强大若他们,在实力上想要再突破,真的需要缘分这种东西....

    而且强大带来的是寂寞,这世间还能引起他们兴趣的东西还有多少?

    寂寞也是一种难熬的挣扎啊。

    所以,他们根本抗拒不了这人类祖庙的诱惑。

    翰皇没有想到烈日竟然会拒绝他的邀请,拒绝预言的诱惑,拒绝去人类祖庙探险的诱惑....

    可烈日就是表现的如此干脆,冲着翰皇一抱拳,便没有多余的语言转身离去了。

    看着烈日离去,众多大人物看向了简飞。

    叶心甚至直接开口问道:“莫非简飞老板对墨菲预言也有兴趣?”

    “不,我也没有兴趣。我呢,只不过苦逼的欠了人情,才不得不陪龙帅亲自走上一趟。”说到这里,简飞耸了一下肩膀:“我还年轻,人间诱惑那么多,我可不想去什么险地,万一送了命...”

    说话间,简飞冲着这些大人物抱了个拳,就要离开。

    这张天不够义气,走得太快了一些吧?

    “简飞兄弟,能等一下吗?”这一次开口的是山主。

    “嗯?”

    “你的立场已经分明了,是站唐凌,对不对?最近,也有消息说是简飞兄弟常常和一个戴着铜面的怪人在一起啊?我能不能打听一下他是?”山主怕简飞走了,就没有机会再问。

    反正唐凌的归属已经决定,在这个时候询问他真的是因为好奇。

    但山主是因为好奇,其他的城主可是各怀心思的,虽然不存在结盟,各自的关系也有远近疏离,就比如有交好正京城的,自然也有交好星辰议会的....

    所以,当山主这两个略显尖锐的问题提出来,所有人都望向了简飞。

    简飞虽然嘻嘻哈哈,也表现出了对这些城主的尊敬,可这不代表他就怕了谁。

    这问题显然让简飞并不是那么高兴了,他直接皱起了眉头:“话可不能这样说,我简飞走出去,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我是没有立场的人。为什么要说我就站唐凌了?唐凌表现出了预言中的预兆吗?”

    “我简飞是一个生意人,最会计较得失!当然,生意要做得大,提前正确的预判也必不可少。我是看好唐凌,只是看好而已!”

    “如果这样就算站唐凌。黑老,你难道就不表个态吗?不然,他们也会认为你站唐凌的!”简飞最后将尖锐的问题又扔给了黑老。

    这并不是在害黑老,反而是在帮黑老。

    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这些城主对黑老有什么想法可说不定...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就如黑老也绝对不能轻易的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