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

作品:《迷船

    可是今天点着了木头,为什么还说又在原地跑动了,这未免太让人感到费解,其实有些话本来说嘛,反正也具体也不清楚。

    “我看到前面有雪岸线,是不是说,我们已经成功走出来了,不管是在他人的帮助下,还是依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我觉得,还是出来了,就好,好了,其实不说别的,只是很多时候,人还是很容易出错的,比如说我现在。”安东尔亚说着,低着头,看是非常的垂头丧气。

    “好了,好了,别说了,现在出来就好了,现在的事情谁也没法解释清楚,对不对?那回去吧,再问问其他情况再说,先说我,如果是因为我的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帮你们解决的,换句话说,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希里非常坚定地说的,看上去非常的有诚意。

    “不过谢谢,还是需要说的,真的,再回去吧。”安东尔亚说着。

    “好了,好了,我感觉头发上晕,你们都要难受吗?”菲尔说着。“头晕?你有没有搞错?”希里说着。希里感觉是有点冷,可是,还不至于冻晕啊,“你没事吧,我说,你要不要紧?说话啊。”希里看着菲尔,脸色不怎么好,晕晕沉沉的,不说话的话也不合适,于是还是说两句。

    “好了,现在不管怎么说,还是往前走一段路再往前走就好了。到了前面应该就好很多了,应该没事儿,也不至于冻着了。”安东尔亚说着。

    菲尔就感觉有点恍恍惚惚的,非常不清楚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怎么说也形容不出来。

    “我感觉还行吧,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觉得我可以的,放心吧。不就是冷了一点儿嘛,反正冻不死就行了呗。”菲尔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可是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吗?

    “行,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当做你没有任何事情了,好吧,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你自己负责。”希里这句话说的非常的无情。

    “啊,行,走呀。”菲尔说着。

    “我知道你们很难过,还是先再坚持一下吧。前面就到了。”安东尔亚说着。

    三个人继续往前走,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走到了,看见了防备线,这一切终于快要结束了吗?

    “您怎么忽然间回来了,那边还好吗?”一个士兵问。

    “放心吧,都很好,主要是辛苦你们了。”安东尔亚说着。

    安东尔亚哪里也没有去,这一次径直走向了家里,毕竟在家里,还有三个姐姐等了她自己回去。

    “我回来了。很抱歉,让你们都担心了。这一次,都可有他们二位的帮忙,我才可以回来。”安东尔亚说着,看见屋子的大厅里,奥莉维亚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翘着二郎腿。

    希里,看见这一幕直接走了过去,把那一把剑很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说了一句:“谢谢你了,很感谢帮助。 ”

    “我觉得有些事情你们有必要,向我们说明一下。不过现在我也不想清楚了,我要去打仗了,你们回见吧,这段时间你就回来了吧,虽说女王这边还是你陪着吧。”奥莉维亚拍了拍安东尔亚的肩膀,轻轻地笑了一下就走开啦。

    “打仗?”希里问。

    “对,现在一直是外战不断。而且一些边境地区也有暴动出现,没办法,我想我的三位姐姐大人都已经派兵出去镇压了,所以说我现在只能听我大姐的在这里守着了,平时王城的话,所以我大姐守着的,现在大姐出去了,那么我将肩负这个责任,生死与共。”安东尔亚说,手里紧攥的拳头。

    “放心吧,他们都那么有能力,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对不对? ”希里说着。

    “希望就按照你这个样子吧,我是说按照你所说的,不过现在除了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呢,你们觉得我说的对不对?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我的王宫去一趟。”安东尔亚匆匆忙忙就离开了,毕竟没想到,安东尔亚是如此的忠心。

    “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真心耿耿吗,很简单,因为给他们一些展示的能力和空间,你没看那个女王什么都不管吗?换句话说,正是因为有这东西,所以说,适当的软弱换来他们的什么东西吗?”菲尔似乎还在吐槽的,但是也不知道,因为平时几乎是不会这样说话的,难道是隐藏在骨子里的黑暗属性吗?

    “别人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我先出去一趟。”希里说着。

    “站住,我让你出去了吗?”菲尔这句话非常的冲,感觉脾气很火大的样子。

    “我说你今天是不是磕了芥末,说话到底要不要这么冲啊?会不会好好说话?你是不是想挨揍了?我说你。”希里一瞬间脾气也上来了,希里还是没有发觉异样点的哪里。

    “等等。”希里仔细观察,发现以前这个房间里都密布,到处都是密布着看,非常细的白色钢丝线。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呢?”希里话还没有说完就给咽了下去,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希里不过一点也不着急,毕竟办法,总是会有的,只是时间问题,只要耐心想一定会想到的。不过具体的时间,发现这个时间轴真的很乱的。

    希里只是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呆呆地站在地上,什么也不说也不想动。

    “我说你们来快来一下,不想让你们进王宫。”安东尔亚这时候又回来了。

    对眼前的情况毫不知情。希里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立刻大声喝住:“你别进来。”安东尔亚也立刻察觉到这屋子里面有异常,只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应该说看不见。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安东尔亚说着,向前伸手摸了一下,结果手上立刻蹦出一道小伤口。

    “是那些白色的丝线吗?这有何难呢?”安东尔亚说着,立刻找了一个喷水器。

    “天气很冷的,就是屋子里谁也会结冰的,屋里在不供暖的情况下,水会结冰的。”安东尔亚说着,就往前喷水,由于天气太冷,水立刻凝结成白色的冰珠,现在可以看见了,毕竟冰柱还是非常明显的。

    “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就不信利刃砍不断它。”安东尔亚说着,立刻砍了下去,接着只是听见了几根绷断的声音,这些白色的丝线被劈开了,断成了两半。

    “你要是不要管这件事情,我要自己解决,最终你还是不要过来,在门口等着就就好,今天中找个理由了,早就想揍她了。”希里说着,走了过去。

    “呼巴掌吗?”安东尔亚心理想着,毕竟打人的话似乎也就这种方法了,特别是对于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可是万万没想到,希里下手真有点狠,并不是简单的,单纯的打了一巴掌而已。

    这可是,上去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始一阵拳打脚踢,而且,看了下手真的非常的狠。

    “我说你小心点儿,不要打死了呀。”安东尔亚说着。“哦,你说的也是不能打死了,但是能不能打残呢。”希里说着,安东尔亚一瞬间吃惊了,这种操作方法真的太秀了,优秀的简直不能够再优秀了,是不是感觉头还有点儿凉?

    最后终于结束了。

    “好了,我们走吧,把这家伙扔到这儿就行了,不用管他。”希里说完直接就走了,头也没回。

    “这样子是不是不太好啊? 还是把他扶到屋子里边儿去吧,毕竟大厅也太冷。”安东尔亚似乎有那么点点的于心不忍,最后还是走了过去。“你不要过去。”希里及时的拉住安东尔亚。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接受我吗?不管我是什么人,你都会接受我吗?现在我什么也不想要了,现在我只想要你的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真的渴求。”菲尔话说的非常的软弱无力,而且听着,最基本的声音都变了味道,感觉,就算是两个人在说话一样。

    “胡言乱语的吗?你不是我喜欢的样子,所以我自然不能接受你,我可不是那种太随便的人。如果你要说对于打架的话,我可是非常愿意随便的。”希里其实有点儿着急了,可是尽量的不表现出来。

    “你。”安东尔亚正好想过去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拉着自己,丝毫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要发生的一切,如果是悲剧的,无能为力的看着。

    “虽然我不清楚你的想什么东西,其实我也不想知道,因为太无聊了,所以说。你随便闹吧。”希里说那些话也就没有动。

    刚才过去的时候,就听见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那些,凝结的冰,全部都碎了,落在了地上。

    “还好啊,不过你还没有过来,我知道你打我了,那时候,我最基本的意识是有的,所以说我知道是你打我了,可是你能不能下手轻点儿,真的好疼啊!而且,你下手真的很重,我想说你的任何人都是这个样子吗?”菲尔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看起来非常的累。

    “这个,这件事情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受害人,好不好?如果说你没有发生这种事情的话,我怎么会打你呢?而且我就算平时的话,如果那句话是真的,我早想揍你了,不过非常的不容易,有一次机会,所以说为什么要放弃呢?我觉得打的太轻了,应该,再来一顿毒打,以后不要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好了,别装死,女王陛下教我们呢。你起来赶紧走行不行啊?”希里看着菲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哎呀好哇好哇,不过真的很累,你知道那时候,我感觉意识和大脑非常的混乱。”菲尔说着。

    “现在既然已经没有设想,那我们赶紧过去吧。”安东尔亚说,

    “不,我不想去,我感觉我真的有点累累的,连走不动力气都没有了,而且你没发现吗?能不能给,稍微的通融一下,让我休息一会儿,所以说就说明天再去吧,好不好?”菲尔说着。

    “那你们两个确定,那好吧,不去的话我就再回去说一声,你们两个保重吧。”安东尔亚,叹了口气就走了出去,其实有时候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的,要兼顾很多问题,而且现在已经是天黑了,看来非常的黑。

    “你知道吗?雪,是冬天的礼物,他永远都是那么漂亮,那么纯粹,那么雪白,我记得以前,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是我们还没有说话,可是应当在路灯昏黄的灯光下,白雪。打在你头发上是多么的好看,那时候是美丽极了。”菲尔说着停了下来。

    “我可不喜欢雪,美是美过了,可是雪化之后,那种湿滑和泥泞感,那该怎么说呢,并不是不喜欢,也说不上喜欢,只不过有的时候我们都需要各自理由。”希里说完,就简单的搓了搓手。

    “她们两个说不舒服,有点累了就没有过来,她们说明天过来,今天好像洛克白,好像没有在王宫里是出去了吗?”安东尔亚来的时候都没有看见洛克白的身影。

    “确实出去了,我让她去办一点事情,有时候真的很着急呀,现在情况都这么危急。也说不清楚。”女王说着,看着外面的景色。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的,我想问一下关于那个小木屋的事情,我们在完工后面的山崖上,那时候也是我刚回来,断崖里好像藏着一个世外桃源,那个地方一直都是风和日丽的,而且有一片白色的玫瑰园,有一条十字小路,一个小木屋里有一个白色长发的人,长得非常的漂亮。请问您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吗?就是那个断崖。”安东尔亚也没有考虑其他问题,直接开口就问了这句话。

    “你怎么忽然间问这个?”女王关键警觉了起来反问的一句。

    “是我刚回来的时候,看见过去发生的影像,那时候您正在被追杀,还是公主的时候,也是政变的时候,我看见您跳入了山崖,那时候后来我才发现,那是幻想,不是真实的,可是当时的我还是没有多想,也跟着跳了下去。”

    “可是那时候以为可能会摔死,结果是没有,就看见那个地方,后来经过迷雾森林的时候,布芬尔之冬的迷雾,也是他帮助了我们。”安东尔亚简单的把事情的概述描述了一下。

    “你们说你们经过了迷雾森林。那个地方,迷雾也叫步芬尔之冬,传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那个地方,迷雾可以根据人的心理变化,把人性的阴影一直在描绘刻画出来,也是可以不断变化的,你说那个人。其实那时候是他救了我,不过他好像一直在那个地方,后来我说要答谢他,他却什么都不要,只说了一句让我帮他保密那个地方就行。”女王但是提起不愿想起了陈年往事,心里更加是五味杂陈的。

    “不过话说回来,真的要感谢你们几个了,要感谢人民的帮助,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战争,动漫却频频的发生,其实我一直很想说,算了吧,你们在迷雾里没遇见什么问题呢?你不用跟我隐瞒说实话就行了。”女王拍了拍安东尔亚的肩膀。

    “其实我再次看到了,那场战争的时候,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很多年都过去了,可是我心里,那时候我才知道,算了,我也不想再提起,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人了,有些东西必须要去牺牲的,我觉得。如果是没有人帮助的话,我可能也出不来了,因为有时候真的是感觉我会多久,人内心的恐惧还是无法克服的。”安东尔亚说着,从声音就可以听出来了。

    “她们两个来了吗?果然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古老的预言传说都是真实的,没事的话你也先回去吧,洛克白去前线去了,听说你三姐。”女王最后停下来说话。

    “我三姐一向都是那种人呢,不过虽然她比较忙状,我觉得还是不会发生任何事情的,我回来的时候我大姐出去了,我的人让我守着王宫,尤其我大姐走的时候塞了一个纸条给我,这个纸条我现在给您看看。”安东尔亚非常小心的摊开手,把那个小纸条递给了女王。

    “这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话,算了,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做好准备总是比其他问题要强的。”女王表情虽然比较紧张,可是依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软弱以及害怕,很多时候不就是一死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您不用担心大家,虽然不在,可是我,这个责任一样可以承担起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安东尔亚说着,丝毫忘记自己身上还是一个有伤的人。

    “那验证一下是不真的吧,所以说还是准备一下比较好,不着急,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们的活着,因为活着才有一个希望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