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取剑 第二十一章 青虹剑

作品:《天子剑

    济空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有些头晕了,真是一波三折,转过来转过去,这里又冒出来个木友道人。

    众人的心情一会儿希望一会儿失望,心理素质差的只怕心脏早就承受不住了。

    野鸭子已经肯定是冒牌的了,那么真正的木友道人到底是已经死了的那位观主呢,还是眼前的济空呢?

    ‘木友’,‘没有’。或者说老观主和济空都不是木友道人;也可以这样说,既然没有,老观主和济空又都可以是木友道人。

    但有一点越来越清晰,木友道人就是曹家‘青虹剑’的秘密守护人,老观主已经不在了,所有的秘密就全在济空道人身上了。

    野鸭子亮出‘双飞戟’,同时也暴露了他的身份。这下更不能留活口了,只要杀死了这帮人,秘密就永远还是秘密。

    双戟在他手里上下翻飞,以一敌三,越战越勇,野鸭子在八大金刚里排名前列,除了足智多谋,武功自然也不弱。

    月牙戟除了戟尖锋利外,手握处朝外生出弧形月牙利刃,这种武器双手各握一支,短小精悍,灵活多变。

    又斗了十几招,野鸭子双戟齐戳济空,将他逼退几步,弓身反臂,双戟咬住身后两人的长剑,脚尖一借力,左向侧翻,身子陀螺一般旋转,咯嘣一声,李儒手里长剑被双戟切断,野鸭子得寸进尺,一支戟尖刺进李儒左胸。

    曹洪见李儒血流如注,忙将剑横着去格挡月牙戟,防止野鸭子另一支戟伤害三师兄,这一剑他使出了浑身气力,剑戟相磕,震的野鸭子自空中力泄,重重摔在地下,而曹洪的长剑也同时被震飞,不过这一下倒是救了李儒,他胸口受伤,倒着踉跄几步,仰面倒在地上。

    毕竟野鸭子是老江湖,他趁曹洪愣神的工夫,一个‘鲤鱼打挺’跳起,双戟戳向曹洪心脏。

    这几个回合,变数太大,曹操等人由于距离已经赶不上救援了,眼看双戟已经到了曹洪心口。

    情急之下,最近的济空腾身抢在前头,将右臂垫在了曹洪心口。双戟插在手臂上,顿时鲜血冒了出来。

    这时曹操等也到了跟前,曹洪倒没什么,赶紧给李儒上金疮药包扎,幸亏插的不深,性命无忧。

    济空不容他将双戟拔出,将右臂横在身前,忍着疼痛推着野鸭子连连后退,咕咚后背撞到了莲花洞右侧石墙上,这一下撞的可不轻,野鸭子疼的呲牙咧嘴,咬着牙双手死命地转动月牙戟,济空纵然练过‘铁臂拳’,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半截右臂被双戟齐整切断。

    野鸭子靠在墙壁上,大口地喘气,握紧双戟的双手也颤抖不已。而济空也退了几步,额头大颗的冷汗滚落,他的右臂伤口不断地朝外冒血,曹操跑过来想替他包扎,却被济空制止。

    奇怪的是,掉落的那截断臂,在地面上不停抖动,仿佛被地下什么东西吸附着一样,竟然自己‘移动’到了一丈远的东南角。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断臂里渗出的血都被‘吸’了进去,不一时,手臂竟萎缩只剩肉皮贴着骨头,就像艳丽的鲜花瞬间干枯了一般。

    济空脸上露出异样的神色,他走过来,将内力逼至断臂上,受压之下,殷红的鲜血喷射而出,‘浇洒’在地面上。

    他这般作法,完全就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失血过多,随时可以‘油尽灯枯’。

    同样奇怪的是,只要血一落地,就被顷刻‘吸干’。地下好像存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吞噬着济空的鲜血。

    与此同时,整个莲花洞内传出虎啸龙吟般的声音,并且地面摇晃不止,仿佛要坍塌了似的。济空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愈发运力,尽情抛洒血液。

    响声越来越大,突然‘嗖’地一声,一物从地下钻出,等候多时的济空一把将它抓在手里。

    众人看得清楚,是一把长约三尺,浑身翠青色的宝剑。

    “青虹剑?”众人脱口而出。

    济空热泪盈眶,曹家传承四百年的‘青虹剑’如今重见天日,叔父,您在天之灵,千万不要责怪侄儿,因为您的孙儿曹操亲自前来取剑了,大汉江山将危,天子剑恐将出世,我曹家‘青虹剑’只怕也到了效力的时候了。“

    他的一番话,野鸭子听到真真切切,惊道:“老观主是你叔父?”

    曹操等人也听到真真切切,无论是逝去的老观主,还是眼前的济空,都是木友道人。

    木友道人不是某一个人,所有一代一代守护‘青虹剑’的曹氏族人,都是木友道人。

    这么说,‘青虹剑’也可能不是三十年埋下的,或许时间更长。

    济空紧握宝剑,一步步逼向野鸭子。野鸭子哆嗦着将月牙戟挡在身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泛着青光的宝剑,眼神里已经露出恐惧。

    他奉了掌门吕布的命令,早早潜入太乙观‘守株待兔’,专门等候曹操等人送上门来,所有的准备就是为了夺取曹家的‘青虹剑’,如今剑已出世,近在咫尺,他却不敢上前抢夺。

    济空提着一口真气,使出全身力气,连人带剑向野鸭子插去。野鸭子忙用双戟格挡,却没料到这剑甚是锋利,竟将双戟齐齐削断,剑势不减,继续前进‘噗嗤‘将野鸭子穿透,钉在了墙壁上。

    当野鸭子低头看到剑柄上金嵌的‘青虹‘二字,说出了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好,好,野鸭子任务完成。“

    他的身体已经‘得到’了‘青虹剑’,可以向掌门交差了。

    而此时的济空,也已经是油尽灯枯,左手握着剑柄,已经没有半丝力气,再不能气将剑拔出来。

    他身子直直挺立,已经说不出话,眼睛紧紧盯着曹操,将他的目光引到‘青虹剑’上。

    曹操明白他的意思,伸出右手食指在‘青虹剑’露出的部分划了个小口子,血滴到剑上,立刻被‘吸’了进去。

    济空脸上露出笑容,眼睛死死看着曹操,目光里充满了赞许和希冀,直到慢慢暗淡了下去。

    他用自己的鲜血验证了‘青虹剑’,反过来,又用‘青虹剑’验证了曹操的身份。他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剩下的就看曹操的了。

    曹操再也无法知道他是谁了,木友也好,济空也罢,定是曹氏前辈。曹操心里暗暗发誓:‘青虹剑’啊‘青虹剑’,你号称能够拯救我大汉帝国,能够解救天下黎民。可你的存在让多少无辜之人含冤横死,多少无辜家庭支离破碎。我一定要亲眼见证你究竟怎样护卫天子之剑,究竟怎样改变国运民生。

    曹操手一伸,搭上了剑柄,正要抽出来,几条人影从洞外飘进来,同时射向了‘青虹剑’。

    这几条人影速度极快,显然是早就瞅准了时机,但是人的速度再快,也不如暗器快,这几条人影刚要摸到宝剑,暗器也到了身后。

    自然是保命要紧,几人舍了宝剑,就地翻滚躲过,只见地上密密麻麻斜插了一排箭弩。

    当然,曹操也同时弃剑躲箭。

    好险,人影立刻认出,这就是江湖中让人闻风丧胆的‘诸葛连弩’,不由一阵后怕。

    “张教主好大的胃口,刚刚抢走了我的‘双股剑’,又来夺我的‘青虹剑’,不能这样吧!”

    随着话声,洞里呼啦闯进来一堆人,为首的男子二十六七岁模样,身材高大挺拔,气宇轩昂。皮肤白皙,面如温玉,是位相貌堂堂的美少男,正是‘鸿门’掌门吕布。

    跟在他身后的是位黑衣女子,身材高挑,面容娇美,她就是八大金刚的‘玉美人’诸葛汐泠,刚才的箭弩就是她的独门暗器‘诸葛连弩’。

    再往后面的人曹操全部认得,依次是笑头陀、毒菩萨、‘中州大侠’汤镇恶、神刀门康门主、伏牛山路大侠等人。

    莲花洞里面积不算小,由于堆满了日用品,又挤进来这么多人,显得就有些满,这些人将洞口堵住,谁也出不去了。

    “兰儿,咱们辛辛苦苦又是杀牛,又是支釜,这眼看肉煮好了,却被几只野狗叼了去,你评评理,不能这样吧?”

    他这几句话,显然是指桑骂槐,影射那几条夺剑的人影。

    诸葛汐泠冷若冰霜,没有接吕布的话茬,吕布知道她还在生气,于是不自然地干笑两声。

    刚跟董白亲热完,回过头就来对诸葛汐泠动手动脚,也难怪她生气,所以一路上吕布尽管不断地讨好,可是诸葛汐泠依旧冷冰冰地,已经好几天没有让他碰自己身子了。

    笑头陀献媚道:“敢跟‘鸿门’过不去,活的不耐烦了。”

    先进来的是三个人,看见吕布手里漆黑长剑,一齐问道:“‘霸王剑’?阁下是吕布?”

    “好眼力,好眼力,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三位可是张教主的高足?”

    既然被人家认出了,于是答道:“太平神教弟子程元志、裴元绍、马元义奉家师之命,来取‘青虹剑’。”

    “张教主的三名得意弟子全到齐了,看来我张伯伯对‘青虹剑’是势在必得啊。”

    “‘鸿门’八大金刚来了半数,就连吕掌门也亲自现身,同样的势在必得呐。”

    见吕布到场,夏侯渊一跺脚,就想冲过去报仇,被哥哥夏侯惇一把拉住。曹操见来了这么多高手,低声叮嘱以静制动,将糜月、张魅及老人护在中心,见机行事。

    吕布似乎根本没拿曹操等人当回事,貌似解决了太平神教的人后,‘青虹剑’就唾手可得。

    “三位师兄,家父在世的时候,可是与尊师情同手足,我这‘御剑术’还是张伯伯所授呢。虽说张伯伯早已脱离‘鸿门’,另创了‘太平神教’可毕竟世交一场,何必将剑全都抢了去呢?多少也给我这个做侄儿的留一两把嘛。“

    吕布说话客客气气,提起张角一口一个伯伯,看来吕家跟张家有些故交。

    但他说出的话却令曹操等人非常不爽,你当五行剑是自家之物吗?说什么你一把,我一把,过家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