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夜魔铠甲

作品:《上情之情

    “故事讲完了,我不知道你们能否听懂,就向你所说,未来不可预测,这是一种“道”,道法自然,是大道,未来也是这样”。

    “道,道法自然”,勤雨和金狂云还是模棱两可的,时光老头的话漂浮不定,对他们而言,这些遥不可及。

    金狂云绕绕脑袋,“前辈,这和未来有和关系?”

    时光老人到:“关系,过去是你,过不去也是你,未来是你,未来也不是你,谁也逃不过”。

    “好了,我的时间到了,我要回去咯,这本“《不解之谜》连同时光塔就留予你,未来还很长,慢慢走,年轻人!”

    塔顶的时光老人慢慢地消失,最后留下一句话:“人生最苦之事莫过于明知要失去,但是却还没发生。”

    同时,一本古老的书籍出现在金狂云手中,原本困住他们的巨塔也慢慢消失,最终变为一座小塔停留在空中,此塔也很古老,塔的四周镶嵌着一些古怪的符文,金狂云一申手,塔就飘到其手上,金狂云到:“这就是时光之塔”。

    幻境破解了,小狐狸和叶家兄妹也从梦境中醒来。

    小狐狸问到:“勤雨哥,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勤雨大步来小狐狸跟前,申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到:“没事,就是梦境而已,现在已经破解了”。

    “我们不是被困在塔中吗,塔呢?”叶秋城看着金狂云手上的时光塔,有点不敢信,“莫非……”

    “你猜的没错,刚才困住我们的的确是它”,金狂云看着叶秋城,知道到他要说什么,抬起手中的时光塔说到,“这是时光塔,也是未来之塔,掌控未来,刚才你们就是被它控制,才被心魔有机”。

    “时光塔,呵呵,有趣,艾,我说,那个,金什么来着,可否借我玩玩”,白魔开口到,他看着金狂云手中的宝塔,又想到刚才时光老人说的话,感觉有点神奇,就想瞧瞧。

    “别闹了,小白,既然时光老人选择了金兄,那金兄必定有其过人之处,一切都得讲缘分”,勤雨以为白魔想要宝塔,

    勤雨由到:“难道你还想尝尝被时光塔镇压的滋味?”

    “别,别,我就是想看看他有什么稀奇的地方,能掌控未来,就这破玩意儿,送我,我还不要呢!”

    “掌控未来?”,小狐狸和叶家兄妹听见白魔口中说出来的四个字,非常惊讶!叶秋雨到:“这是何等宝物,能掌控未来?”

    “哈哈,各位,时光塔哪有这么厉害,所谓掌控未来只是说辞,世间万物皆有道法,只不过是因果循环而已,金狂云把他对未来一词的理解用着解释,“未来掌控在自己手中,谁能掌控?”

    勤雨到:“金兄果然与众不同,不仅破解了梦境之谜,还能对未来理解如此参透,我等自愧不如,未来使者名副其实”

    勤雨打心底对金狂云很是佩服,“这金狂云的确不一般也难怪他能被时光老头选中”。

    “未来使者”,小狐狸越来越听不懂他们的谈话,这也不能怨她,之前发生的事,她和叶家兄妹都被时光塔控制着,根本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未来使者,呵呵,好!既然我继承了师尊谛听传承,也刚好符合这四个字,那我就应了这个称号”,金狂云想到自己的身世,他厌倦了斗争,还不如向师尊那样安安心心的修行未来之术。

    “既然如此,那就恭喜金兄了”,勤雨抱拳祝贺”

    勤雨由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这秘境倒是很独特,不知道前面还会出现什么?”

    随后,他们又开始了漫无目的的行走,前面会出现什么,没有人知道,两天过后,他们来到一条小河前。

    “咦!怎么感觉到有点冷,不对,你们快看,那边下雪了”,小狐狸看到河对岸飘落的雪花说到。

    河的对面此时雪花如同鹅毛般从天上翩翩起舞而来。他们穿过河流,看到的全是雪白的一片,大地犹如披上了一层纯白的外衣,静谧,和谐。偶尔还会有一阵凛冽的寒风,卷起地上片片雪花放肆地在怒吼。

    “不对,有魔气”,金狂云看见远处飘散过来的黑烟,根据经验,他敢判定那是魔气假不了。

    此时,勤雨也发现不远处有一洞穴,所有的魔气都是从中发散出的。

    大家都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洞穴,勤雨想:“既然是魔气,哪魔物定在其中!

    洞穴勾起了勤雨的好奇,勤雨喉头一哽,咽下一口唾沫,他坚定了意念,朝洞穴走去!

    “勤雨哥,要小心”,小狐狸提醒,勤雨走进洞穴,看见洞内墙壁上镶嵌着无数的骷髅断骨,身首异处面相痛苦,都是些死不瞑目之人。

    突然,一股强烈的阴风从洞穴深处涌出,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石块飞来,似乎非常排斥,试图将勤雨轰出洞外。

    勤雨释放出凤凰威压,但还是步履蹒跚,困难地继续前行,越往里头越感觉有寒意,勤雨想原路返回,但是,都已经到了这里,断然不能放弃!忽然看见一缕青色的幽光,勤雨迈动已不听使唤的双腿,连奔带跑,终于看清了那具魔物!  “天啊!这是什么!”勤雨震惊无比,张大的嘴都能放下一个鸡蛋!  只见一片赤色石壁上流动着黑色血水,四条满是锈迹的粗壮铁链,将一男子身躯固定在其上!宛如一尊上古魔神。

    那人披头散发遮住脸,像是没了生命迹象耷拉着头,残破的铠甲让人无从得知是什么时代的装束,胸前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那正是心脏的位置!干涸的血水不再流出,殊不知其已被镇压在此多少年月!  说是心脏被掏空,没有生命迹象!可胸口有节奏的一起一伏,又像是脉搏一样。整个神识之海的黑色魔气都由胸前的空洞流出。

    勤雨从小听老狼王讲过有关魔物的事,可从未见过魔物。只是一眨眼,勤雨出现幻觉!原本一动不动,被锁链束缚在石壁上的男子变了番模样!  半边血肉模糊白骨断裂,那半边却如同常人而且相貌雄伟,背后蝠翼残破浑身是血,真正的魔!  又一眨眼,一个长相英伟的人类出现,容貌和那圣域境的烈焰狼有几分相似,但站在地上的双脚却只是白骨!下身全是白骨,上身血肉俱全,像是被拦腰斩断了肉身!  “啊!”勤雨再也看不下去,大叫一声退了几步。

    惊魂未定的勤雨瘫坐在地上,双眼呆滞无光,仿佛没了心智一样。

    “你们终于来了”,那魔物说到。

    勤雨稳定神识到:“你,你是谁”,勤雨。仔细一看,你是烈焰狼?”

    那魔物到:“不错,你真以为当初我放了你和那小狼崽子离开,是忌惮雪狼冰原的实力?

    “那是为什么”,勤雨想不通一个圣域境的玄兽竟然是一只魔物,更想不通他明明可以击杀自己和白魔,又为何要让他们离开,“这难道不是因为雪狼冰原?”

    “为什么,那你就得去问你师尊”。

    “你认识我师尊?”勤雨更没有想到,这个怪物居然认识自己的师尊。

    魔物到:“何止认识,我这副模样就是拜她所赐,要不是她多管闲事,我现在早就成神了”,烈焰狼说得是咬牙切齿,巴不得立马就将勤雨的师尊碎尸万段。

    烈焰狼到:“不要奇怪,我怎么知道你与她有关,这一切都是你告诉我的,要不是你们提起雪狼冰原,而且你释放的威压来自凤凰,我还真不敢确定你和她的关系,现在倒好,你师尊犯下的错,就先从你这儿收点利息”。

    刚才勤雨还在纳闷,烈焰狼怎么知道自己和师尊的关系,这都是他推算出来的,既然如此,还管他什么圣域不圣域的强者,得找个机会干掉他。

    现在,勤雨正琢磨着如何干掉眼前的这怪物,“看情形,烈焰狼应该是被师尊镇压在此地,当初遇见的只不过是他的分身,要不是这样,烈焰狼恐怕在遇见他们之时就出手了,也难怪当时小白能和他大战一场,这就足以说明,当时的烈焰狼不是本尊,若是本尊,小白岂能和他对抗”。

    勤雨想通之后,狂笑一声:“哈哈,就凭你现在的这副模样,也想从我这里收点利息,妄想!”“你旁边的那是什么,夜魔铠甲?”勤雨看见镇压烈焰狼的旁边挂着一副绯红的铠甲说到,这些情形和梦里冰龙前辈说的很符合。

    “不错,你小子还想打他的注意,你那臭*师尊在镇压我之后,却忘了带走这副铠甲,一千年来,只要我一看见它,就会想到那臭*的模样,我就发誓,余生定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夜魔铠甲是当初火凤凰和冰龙合力打造,把他留在此处并不是火凤凰忘记带走,而是特意为之,所谓夜魔,是因为打造它时,就是为了克制邪魔歪道的,刚打造出来就碰上了烈焰狼。

    千年之前,火凤凰和冰龙在迷梦沼泽初遇,二人算是相逢恨晚,只是,那时候,冰龙实力尚浅,而且为人憨厚,烈焰狼心生歹念,想要窃取他的龙珠,不料被火凤凰察觉,就把他镇压了,当然,过程也不是那么容易,当初烈焰狼也不弱,都是半圣级别的,就如烈焰狼所说,要不是被镇压,现在的他恐怕也和火凤凰一样都是有着不可估量的境界了。

    勤雨到:“死怪物,这都是你自找的吧!若不是有原因我师尊怎么会镇压你。”

    “你!你敢骂我”,勤雨骂他死怪物,是烈焰狼最不能忍受的,“就凭她那臭*也能镇压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要不是小泥鳅和这副铠甲,她就会体验到我是怎么

    蹂躏她的,此时,烈焰狼满脸的阴笑。

    勤雨到:“骂你怎么了,就是骂你,你能怎么着,还想从我这里收点利息,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勤雨料想现在的烈焰狼拿他没办法,就使劲儿地骂过够而烈焰狼正如勤雨所想,根本拿勤雨没法,只能睁大眼睛怒视着勤雨。

    下一刻,烈焰狼坏坏地笑着到:“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把你怎么样。”

    勤雨一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