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章节 773羞辱,不自量力

作品:《毒宠佣兵王妃

    “大周曜王妃,本太子等你很久了!”

    完颜烈似乎怕大家没有听到,可以又大喊了一次,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朝紫晴这边来。

    其实,早在紫晴来之前,西荆军营里就议论纷纷的!

    完颜烈很早就挂出投降的白旗,却让司徒浩南和独孤将军等那么久,他要等的是曜王妃!

    这分明是承认败给曜王妃,也就是败给大周,不是西荆啊!

    司徒浩南这个准驸马爷未免也太窝囊了吧,虽然寒紫晴的援助相当及时,而且攻击力足够强悍。

    但是,这场大战要赢,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援助就可以办到的!

    这是司徒浩南和独孤将军率领西荆大军,一天天实打实的打下来的!

    凭什么便宜了寒紫晴,司徒浩南还是个男人吗?

    议论纷纷中,完颜烈高高在上,嚣张地睥睨司徒浩南,而司徒浩南滔天的怒火几乎快从眼睛里蹦出来,两人之间,一上一下,一怒一狂,似乎大获全胜的并非司徒浩南,而是完颜烈!

    完颜烈羞辱的不仅仅是司徒浩南,而且也是西荆,独孤将军该愤怒的,可是,他没有,他看着司徒浩南的样子,唇畔闪过了一抹冷笑。

    愤怒吧,恨吧,爆发吧,不被踩在脚底下,怎么会彻底的爆发呢!不被贬低到泥土里,司徒浩南永远都不会真正把寒紫晴当做敌人!

    西荆皇室要感谢完颜烈这份羞辱!

    这一切,紫晴自是看在眼中,如果,今日的主帅不是司徒浩南,她早就大大方方挺身而出,接受完颜烈的投降,甚至,她会亲自把帅令带去阿克巴楚!

    因为,这是议和大会上大周非常好用的筹码!

    君北月可以省去很多力气,要西荆皇帝臣服大周。

    可是,主帅是司徒浩南,他又即将成为西荆的驸马爷。

    权力钱财,何人不喜欢,紫晴也喜欢,但是,她不贪,她知道孰重孰轻!

    她冷冷看着完颜烈,笑道,“本王妃可赶了几日夜的路,还怕赶不上瞧见你西凉向西荆投降呢!烈太子,多谢你的久等,现在可以开始了。”

    原本得意嚣张要看好戏的完颜烈陡然握紧双拳,好个寒紫晴,如此伶牙俐齿,可是,他偏偏不吃这一套!

    “曜王妃,听闻你聪明凌厉,今日意见,果然……名不虚传!”完颜烈说着,嘲讽都冷笑起来,“可是,聪明的曜王妃,你可知道这场战争本太子输在后方,没有输在前方!谁告诉过你本太子要对西荆投降了?”

    这话,什么意思?

    前方,后方?

    前方自是指同他僵持的司徒浩南,而后方,便是绕道漠北,从西凉境内断他后路的寒紫晴!

    完颜烈这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不少人猜到他会刁难司徒浩南,会刁难西荆,却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分出两条战线来!

    前方,司徒浩南代表的自然是西荆,而后方,寒紫晴代表的当然是大周了!

    完颜烈提出投降的时候,确实没有说明要对谁投降,原来,他就是这个意思啊!

    西荆军中,唏嘘声越来越多,就连独孤将军的脸色都开始渐渐铁青!

    如果完颜烈向大周投降,那么西荆也就失去战胜国的资格,阿克巴楚议和大会,那简直就是君北月的天下!

    完颜烈不屑地看着司徒浩南,看着看着,突然扬声大笑,“西荆主帅?司徒浩南是吧,本太子都举白旗那么多天了,真不知道你守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本太子要向你投降!”

    话音一落,城门上立马爆发出一针嘲讽的大笑!

    完颜烈身旁一干将士全都笑翻了。

    “不自量力,想太多了吧!”

    “就是,他以为他是谁呀,也敢和曜王妃比!”

    “哈哈哈,怎么能跟一个女人比呢!太丢脸吧!”

    ……

    不屑,讥讽声蜂拥而下,耶律芊芊明显感觉到司徒浩南的手越来越冰凉,她该劝说的,可是,这个时候,她也生气了!

    一时间没忍住,陡然怒声,“完颜烈,你嚣张什么啊,站在白旗边上大放厥词,你脸皮够厚的,你知道羞字怎么写不!”

    耶律芊芊无疑是完颜烈的逆鳞,他眯起冷眸,直指下来,“贱人,闭上你的嘴巴!本太子现在看到你就恶心,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一直沉默的司徒浩南突然拔剑而起,“完颜烈!你再说一遍试试!”

    “贱人,奸夫淫妇!不要脸的东西,一个骗嫁,一个自以为是,趁早滚一边去,被妨碍本太子和大周要务,有多远滚多远去!”完颜烈亦拔剑而起,不甘示弱!

    “有种就下来,我要跟你决斗!”司徒浩南推开芊芊,怒不可遏。

    “好,今日本太子就先解决了你,再向大周投降!”

    完颜烈说罢,立马持剑跃下城门,还未落地,司徒浩南就冲天跃起,“铿”两件击碰,顿时两方的士兵都冲杀出来,一时间场面混乱,面临失控!

    耶律芊芊和独孤将军这才慌了,而紫晴则冷冷站在一旁,就是不出声。

    完颜烈要跟司徒浩南单挑,那简直是找死。

    果然,几招下来,完颜烈节节退败,他余光朝不动声色的紫晴看来,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后退,“司徒浩南,本太子不跟你打,有种就战场较量!”

    司徒浩南在气头上,哪里可能停下来,怒发冲冠,招招致命,直追完颜烈,都快把完颜烈逼到墙脚了。

    就在这时,西凉一个老参军急急怒声,“独孤将军,我西凉已投降,你们主帅还如此咄咄逼人,你们什么意思?你们西荆要违反龙渊的规矩吗?”

    这话一出,一直心中叫好的独孤将军不得不上前拦住司徒浩南,而芊芊也连忙拉住他。

    这里是战场,战场有战场的规矩,容不得乱来!

    司徒浩南心中也明显,他杀得了完颜烈又怎么样,他杀不尽西凉兵,一旦两军又打起来,他和西荆皇帝没办法交待,而且会影响到整个龙渊的形势,也会坏了君北月的大事!

    他长剑直指完颜烈,冷声,“等着本少爷的战书!”

    说罢,这才退下来,视线似认真,却又似不经意扫过紫晴。

    完颜烈解围之后,嚣张依旧,他本就知道在这里司徒浩南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就站在紧闭的城门外,唇畔扬起一抹冷笑,振臂一挥,城门便缓缓开启了。

    出城投降,上缴帅令的时候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