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二章

作品:《崩坏神话

    红莲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却非常冷静。她知道也许自己这一去便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但此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便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双腿颤抖,走出熟练的步伐,转眼间便离开了这里。

    看着自己的女儿安全离开,这个叫做秦云的男子也松了一口气。他摇晃着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阿龙说道:“你没有为难红莲,说明你还没有彻底坏透。我想是因为九隐鞭红莲才没有中毒吧,你可真是算尽了一切。”

    “比起秦大哥你的聪明,我可是差远了。要怪就怪你平时太信任我了,当年白雪收养了我我就对她倾心。今日我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好好的爱惜她的身体了!”阿龙邪笑着抱着白雪,轻轻的抚摸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秦云怒喝一声,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大声骂道:“你这个畜生,我让你不得好死!”

    正怒吼着,秦云便冲了过来,他现在看不清眼前的景物,只能凭着听觉分辨阿龙的位置。

    “天邪步!”秦云大喝一声,施展出自己的独门绝技,步影虽虚幻,却能暗藏威力,几个跨步过去秦云巧妙的出现在阿龙的身后,一掌将其击中。

    然而阿龙却是毫发无伤,站在原地哈哈大笑道:“你中了我的毒,你现在一身的修为暂时散尽。你这天邪步也是有形无实了。”

    阿龙将白雪轻轻放到地上,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转过身眼神幽幽的看着秦云,邪笑道:“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说着,阿龙便将匕首捅进秦云的胸口。

    正恰此时,红莲却突然跑了回来,她此时已经满脸泪水,一边跑着一边喊道:“我不忍心丢下你们不管,我要回来帮助你们!”

    “你这傻孩子!”秦云忍者剧痛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跑来,悲痛的流下了眼泪。

    但是,秦云的眼神突然狰狞起来,他转过身一把将阿龙抱了起来,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竟然抱着他飞上了半空。

    就在秦云飞起来的同时,他从怀里扔出一面玉镜,正是仙子鉴。

    半空中,秦云喊道:“莲儿,仙子鉴可以封印这片山谷。如果明日我能够回来便亲自解除这里的封印。如果我不能回来,等你娘醒来的时候千万不能告诉她真相,你就说是我负她而去。你娘是个善良的女子,如果让她知道真相一定会伤心欲绝,与其悲痛,不如让她恨我一辈子了,孩子,保重,将来要好好的孝敬你娘”

    红莲在地上嚎啕大哭,并仰着小脸大喊道:“父亲放心,我会照顾好我娘的,您明天一定要回来!”

    “我有这样懂事的女儿与善良的妻子,此生足矣!”秦云放声大笑,带着阿龙迅速的离开这座山谷。

    红莲擦着眼泪蹲在母亲的身边,等待着明日一早父亲归来,却不料这一等便是永远……

    红莲将整件事情讲完,小脸上已经沾满了泪滴。

    糊涂大仙听了后一脸震怒,他轻轻的拍了拍红莲的肩膀,说道:“孩子,告诉我那个阿龙的全名叫什么,你父亲在十七年前离开我游历天下,十五年前回来探望我告诉了他与你娘成亲的事情,那时候他也提起过阿龙。”

    红莲摇头道:“阿龙是个孤儿,他的名字还是我娘给起的呢,就是这个名字。师公这样问我难道见过阿龙?”

    糊涂大仙脸色凝重,沉声道:“两年前一个叫做龙帮的势力曾经经过这里,而且我听他们说是要去断魂谷,我猜测这个龙帮应该与那个阿龙有些关系。”

    张扬点头道:“龙帮有阿龙名字中的一个字,而且两年前还去过断魂谷,听起来的确有些关系。但是我们不能妄下结论,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断定。”

    孟晓接着说道:“这个龙帮我也听说过,据说老巢在这片山脉以西的龙虎城之内。”

    “那个龙帮一定是阿龙创的,因为十年前的那晚我和父母就是从龙虎城来到的断魂谷。这里面的巧合太多了,我想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所以这个龙帮就是阿龙的!”红莲很激动,双眼赤红充满了仇恨。

    张扬看着红莲激动的样子,便走过去安慰道:“不要太伤心,况且你父亲并不一定发生了不测,想开点不要让忧愁与仇恨占据你的心房。”

    红莲擦着眼泪,对着张扬微微一笑,说道:“你是一个好人。”

    “那必须的,哥最不缺少的就是爱心了。”张扬哈哈一笑,笑得甚是夸张。惹得其他人也不知为何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似乎是受了他的感染…

    战马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突然大叫道:“你们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别笑了,先想办法治好我的伤,我菊花疼啊!”

    “哈哈……”看着战马,几人又笑了起来。

    糊涂大仙包扎好战马的伤口,便将张扬,孟晓与红莲叫到了外面。

    看着三个年轻人,糊涂大仙说道:“从今以后你们就跟着我修炼,一起浪迹天涯。我也在这山洞里住了二十多年了,也该出去走走了。”

    “师傅万岁!”孟晓突然激动的大叫起来。

    张扬回头无语的看着他,说道:“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孟晓也因自己的失态而尴尬,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跟着师傅修炼了二十三年,如今我都二十六岁了却没有离开过这方圆千里,一直在这附近兜兜转转,实在是无聊啊。”

    张扬听了后大感同情,拍着孟晓的肩膀说道:“原来如此,我真同情你啊二师兄,二师兄…哈哈!”

    “你又莫名其妙的笑什么啊?”红莲一脸疑惑的看着张扬。

    张扬如何解释得清,他笑着朝在洞旁吃草的战马喊道:“阎王老子,你有没有感觉到咱们现在就和西游记一样啊,同样是师徒四人,同样是一匹马,还有个二师兄,哈哈!”

    孟晓不解道:“二师兄有什么可笑的啊?”

    张扬说道:“你有所不知啊,在我说的那个西游记里,二师兄是一头猪,哈哈!”

    “呃…汗!”孟晓一脸尴尬。

    就在张扬幸灾乐祸的时候,战马突然静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后,阴沉沉的说道:“不错,西游记里的那个大师兄也是和你差不多的猴子。”

    “我靠,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身后想吓死我啊!”张扬大怒,抬起脚就向着战马的屁股上踹去。

    “啊,我的菊花!”战马哀嚎一声,颠颠的狂跑起来。看起来痛苦极了。

    糊涂大仙慈祥地笑了笑,说道:“别闹了,现在让我了解一下你们各自的情况。说说你们的年龄与各自的特长吧。这样方便我教导你们。”

    孟晓率先说道:“我的情况师傅已经知道了,但是小师弟与师侄还不了解,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刚刚说了,我今年二十六岁了,擅长用剑,至于修为师傅评价我还不错,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阶段。”

    孟晓刚说完,红莲便抢着说道:“我今年十七岁了,我会逐云步与母亲教我的莲花鞭法,我用的是九隐鞭。”

    听到这里,糊涂大仙问道:“莲儿,你为何还要用仇人的东西呢?”

    红莲认真的说道:“如果我把鞭子丢掉,那么母亲就会发现一些端倪。况且这个九隐鞭确实很厉害,丢了也怪可惜的。再说了这只是一个鞭子而已,它又没有思想。”

    看着红莲古灵精怪的样子,糊涂大仙满意的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倒不迂腐,懂得如何取舍,真是难得。”

    得到糊涂大仙的夸奖,红莲嘿嘿笑道:“那是当然,莲儿精明着呢!”

    “哈哈,你还真不谦虚,和你父亲当年一个样子,哎!”糊涂大仙深深一叹,说道:“等张扬的战马伤势好了后我们就去龙虎城去会一会那个龙帮。趁着这段闲余的时间我会耐心的训练你们。张扬,你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吧。”

    张扬说道:“我今年二十岁,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只是一名普通人,后来被困在断魂谷在巧合之下得到了虚无界之中的力量,从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长。”

    糊涂大仙震惊的看着张扬,说道:“想不到你来自其他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是由许多的错乱时空组成,但你也不能透漏自己的身份,不然会惹来一些麻烦。至于你的特长可以慢慢开发,而且你获得了仙子鉴内我封存的虚无界力量,你的体质也比较特别,这段日子我会努力开导你,让你加快时间激发体内的潜质。”

    “好了,你们的情况我也大致的了解了,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从明天开始我会严格的训练你们,不然将来在浪迹天涯的时候遇到危险我也不能保护你们所有人,毕竟还要靠自己。你们懂吗?”

    糊涂大仙一脸严肃的看着三个年轻人,张扬,孟晓与红莲同时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知道了。”

    就这样,老少四人与一匹战马的命运紧紧地连结在一起,从而引发出许许多多让人忍俊不禁的事情。

    而张扬在异界的旅行也即将开始,正如他所说他们这样的组合就像西游记中的师徒四人一样,将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蓝天绿野,深山林立。这样的环境正适合修炼。

    一大早天刚放亮糊涂大仙就叫起了不愿起床的三个年轻人,带着他们跑到山林中训练。

    看着三个年轻人,糊涂大仙分别开导:“孟晓,你修炼的裂天剑法威力无穷,其中修炼之道更是无尽玄妙,更多的道理需要你自己去领悟,你去前面的林子里独自练习去吧。”

    孟晓背起宝剑,慢悠悠的向着前面的树林里走去。

    目送孟晓进入树林,糊涂大仙将目光落到红莲的身上,说道:“莲儿,你施展一下莲花鞭法,师公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改进。”

    红莲娇笑一声,一把九节长鞭便玄妙的出现在手中,正是九隐鞭。

    只见她身法敏捷的挥舞着长鞭,九隐鞭在她手中挥舞的铮铮脆响。她的身影快速的腾挪旋转,将九隐鞭挥舞的淋漓尽致,甚至都看不清鞭子的形态,只见道道鞭影如灵蛇般收缩百变,形成的波浪鞭影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样美妙,令人产生错觉。

    一套鞭法施展完毕,红莲驻足而立娇笑着看着糊涂大仙,等待着他的点评。

    糊涂大仙点了点头,说道:“我刚刚仔细观察了一下,你这套莲花鞭法主要的特点就是快与变。”

    莲花说道:“是的,我娘教我的时候就告诉我施展莲花鞭法要有着灵敏的身法与知觉,最重要的是要做到随机应变,不能固守固定的招式。”

    但是糊涂大仙却摇头道:“虽然你刚刚施展看起来力量与身法都不错,但也暴露了其缺点。你在施展鞭法的时候脚下多变,但是手法却有些僵硬。练好身法不能只练脚下,要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要灵活适应,不然很容易被对手找到机会破解。而且你在刚刚练习的时候力度也掌握的不是很好,你要知道不是力量大就能打败敌人,无论任何招式都需要技巧,要随机应变,鞭子与刀剑之类的冷兵器相比本来就是以柔克刚,就算你力气再大也不行。”

    经过糊涂大仙的点拨,红莲茅塞顿开,便迫不及待地又练起了鞭法。

    这一次与刚刚所展示出的有了很大的变化,糊涂大仙也连连点头,赞赏其一点就通,天资聪颖。

    看着努力练习鞭法的红莲,糊涂大仙摆手道:“好了,你也去前面的林子里练习吧,你可以把那些树木当作敌对的目标,这样修炼起来更有成效。”

    红莲擦了擦脸上的汗,欢快一笑便跑到林子中,毫不停歇的继续练着鞭法。

    场中只剩下糊涂大仙与张扬二人。

    糊涂大仙看着张扬,说道:“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张扬闷着头跟在糊涂大仙的身后,沿着山上的一条小路来到一座湖泊旁。

    湖泊上闪耀着七彩的光芒,就和张扬在虚无界之中见到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