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死个明白

作品:《仙武帝尊

    轰!砰!轰!

    昏暗的天地,轰声又起,乃圣体与圣体间的攻伐,一个属第一种,不知出自何种年代,先天便在血继限界状态,不死不伤;一个属第二种,当代的圣体,并无那等神级挂。

    大战是惨烈的,一向无敌的叶辰,今日遇了劲敌,频频喋血,圣躯一次次炸裂,隔着伤口,能见璨璨筋骨,触目惊心。

    反观神秘圣体,黑袍飘摇,浑身上下,都不见丝毫伤痕的,更准确说,在不死不灭的状态,伤痕皆已愈合了。

    他何止神秘,还强大的让人骇然,身负的仙法,比叶辰还多,底牌不少,却未显露,一个血继限界,足够叶辰受的。

    “哪来的第四尊圣体。”下方,小猿皇不止一次挠头,都特么一家人,打啥打嘛!还蒙着黑袍,至今未见尊荣。

    “血脉与本源,皆比老七的纯粹,荒古圣体的祖宗?”夔牛这般猜测,笃定叶辰,是知道那神秘圣体来历的。

    “圣体一脉,必藏着秘辛。”北圣轻语,先天便是不死不伤,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如这等存在,那才是真的同阶不败,叶辰不可能打败他,除非,他也在血继限界状态。

    “动静这般大,也不见那五尊少年帝。”

    “你个傻缺,我等在异空间,还未看出?”夔牛骂道。

    身为扛把子,眼界自是比小猿皇高。

    这片天地,乃一片异空间,自是那神秘圣体所布下的,引来了他们,便拖入了异空间,与外界彻底隔绝,纵斗的崩天灭地,也不可能听得到,很显然,神秘圣体要团灭。

    噗!

    三人说话时,叶辰又喋血,蹬蹬后退。

    此一瞬,神秘圣体杀至,一掌剖开了他胸膛,扯出了一根胸骨,若非叶辰底蕴足够深厚,多半已被拆了圣躯。

    叶辰登天遁走,并无惧怕,神色比想象中,更为淡漠。

    他落下风不假,并不代表他会败,纵对方在血继限界状态,纵血脉本源绝对压制,可他,依旧有翻盘的机会。

    “尔等,终究是蝼蚁。”

    神秘圣体的笑,响满穹天,满载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一个尔等,北圣和夔牛他们不知,可叶辰却是门儿清,指的乃诸天历代圣体,也便是第二种圣体。

    这,也正是叶辰疑惑的地方,同为圣体,哪来这么大的仇恨,非要不死不休才算完,圣体一脉,究竟藏着何等秘辛。

    嗡!

    神秘圣体到了,又动杀生大术,单手演出了一轮太阳,一轮带着魔性的太阳,爆射的神辉,皆染着乌色,真神芒万道,每一道都如一柄利剑,饶是叶辰圣躯,都被戳出血洞,被打出一道道血壑,伤口萦绕着幽光,化灭着他之精气。

    铮!

    叶辰豁的鼎身,召了仙火天雷,弯弓搭箭,这已是他惯用的手段,凡间圆溜溜的东西,便会想着用雷霆箭去射。

    别说,这一箭真真霸道,任骄阳再魔性,也难逃被射穿。

    “莫急,还有。”

    神秘圣体幽笑,秘法未完,再行演化,骄阳虽被射灭,却多了一颗颗星辰,昏暗的夜空,成了浩瀚的星空,星辰漫天,每一颗都闪着魔性的光,每一道光,都融着毁灭力。

    星辰数量无法估计,北圣他们都看的头皮发麻,这等阵容,叶辰若一箭一箭的射,起码也得射到明年,况且,星辰不会悬着让他射,不等他射灭所有星辰,多半已被化灭。

    叶辰面不改色,手中染血帝剑铮鸣,被他挥动,豁的遥指苍天。

    铮!

    亿万仙剑铮鸣,无数剑影显化,乃万剑朝宗之秘法,自当年参悟至今日,已被一次又一次的磨炼,每一道剑影,皆是一缕道蕴,混沌的道则,万物的道蕴,满载生灵力,却也满载毁灭。

    轰!砰!轰!

    虚无缥缈上的一幕,格外吓人了,一颗颗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的爆灭。

    神秘圣体不怒,反而阴笑更甚,他五指朝上,一手擎天,演出了一道漆黑的漩涡,遮天般庞大,极速转动,吞天灭地。

    叶辰不惧,瞬开霸体外相,手握染血帝剑,一剑插进了漩涡之中,圣体气血升腾,极尽的搅动,一道遮天漩涡,被生生搅得崩灭。

    “小看你了。”神秘圣体冷哼,凌天而下。

    这一瞬,叶辰施了一念永恒,定格了时间。

    “此秘法,对我无用。”神秘圣体幽笑,真就无视一念永恒,时间定虽格了,可他之动作,却未定格。

    噗!

    鲜血喷薄,可受创的并非叶辰,而是神秘圣体,先前大战时,其脊背上,被叶辰刻下了一道轮回印记,就待此刻。

    “很好。”神秘圣体的笑,多了一抹狰狞。

    铮!

    回应他的,乃是剑鸣,叶辰一剑风神刺来,摧枯拉朽。

    对此,神秘圣体竟毫无防御。

    噗!

    鲜血刺目,神秘圣体之头颅,被叶辰一剑洞穿。

    同一时间,神秘圣体的一拳也到了,挨了叶辰一剑,便还叶辰一拳,霸道无匹,叶辰之圣躯,被轰灭了半边。

    在血继限界状态,不死不伤,就是任性,无惧伤痕,挨了一剑,血窟窿瞬间复原。

    比起他,叶辰的恢复力就慢不少了,血淋圣躯甚是刺目。

    “不够看哪!”

    冥帝也在观战,无奈的摇着头,承认叶辰很强,可那神秘圣体,比他更畜生,第一种圣体之强,他早便知晓。

    同样在看的,还有道祖鸿钧。

    这一次,道祖鸿钧的身侧,多了一个青年,身着紫衣,长相平凡,如一个凡人,仔细一看,可不正是混沌体吗?昔日天尊遗迹之后,便被道祖,以特殊手段,接到了天界。

    此事,叶辰早知,自也知道祖用意。

    这个时代,有两尊混沌体,一为鸿钧,一为混沌体,自要带到身边,传授衣钵。

    这几百年间,混沌体之造化,是逆天的,已深得道祖真传,修为丝毫不在叶辰之下,至于能否赢过叶辰,战过才知。

    此刻,淡然如他,见了这场大战,也微皱了眉头。

    “可有把握打败。”道祖鸿钧笑道。

    “师尊说笑了。”混沌体无奈摇头,神秘圣体太强,叶辰不敌,他一样不敌,与叶辰联手的话,勉强能战成平手。

    想要真正杀死神秘圣体,起码还得一尊少年帝,普通的少年帝还不行,得与他们同战力的,如此,才有机会。

    而那个人,东神瑶池最合适,至于天虚帝子,还差些火候。

    可惜,他不在诸天,东神不在古地,仅叶辰一人,绝难对抗神秘圣体,倒是有其他少年帝级,却是进不来异空间。

    噗!噗!噗!

    在他们注视下,叶辰又频频受创。

    圣体的神藏,在神秘圣体面前,便如摆设。

    他有的,神秘圣体同样也有,而且,有过之无不及,就说神藏,他尚未开完整,可神秘圣体,却已神藏全开。

    一片苍穹,叶辰稳了身形,调动了本源,极尽扑灭着杀机,愈合了通体伤痕,气血磅礴如他,脸色也苍白不少。

    “真真小看你了。”

    神秘圣体笑的戏虐,给了叶辰喘息机会,只因这尊小圣体,给了他颇多乐趣,太过轻松便杀死,反倒索然无味了。

    “晚辈自知不敌,能否让我,死个明白。”

    叶辰神色淡漠,直视神秘圣体。

    这般示弱,实则是在套话,大楚的第十皇,帝都屠过,哪会轻易服输,无非试想套出更多秘辛,譬如,两脉圣体传承的恩怨,又或者,圣体的真正来历,皆是他想知的。

    “你,无资格知晓。”

    神秘圣体颇悠闲,惬意的扭动着脖子,那如黑洞的眸,幽光闪烁,更有毁灭异象演化,星辰寂毁,骄阳崩灭,在毁灭中重塑,又在重塑中毁灭,形成了一个神秘的轮回。

    “逼格真特么耀眼哪!”

    下方,夔牛与小猿皇齐齐暗骂,与北圣一道,皆在找异空间阵脚,再这般打下去,真会被团灭,这得求援才行。

    找着找着,便见一片虚空,被撕开了一道裂缝。

    旋即,便见一道人影踏入,亦是蒙着黑袍,一步一步皆缓慢,在行走中,黑袍逐渐化作了飞灰,显露了真容。

    那是一个青年,无甚出奇,眸子古井无波。

    他,可不正是天虚帝子吗?

    “终于来个能打的了。”夔牛眸光亮了。

    而小猿皇,则在环看四方,不是五尊少年帝吗?咋就来了一尊,要来一块来,如这等局面,那得群殴才行。

    可惜,瞅了又瞅,都未见其他少年帝。

    或者说,其他四尊少年帝,皆被挡在外面了,能送天虚帝子进来,已是极限,这片异空间,可不是说说那般简单。

    轰!轰隆隆!

    苍天动荡,叶辰伫立东方苍穹,天虚帝子伫立西方天宵,两人一东一西,将神秘圣体堵在了中央,三尊少年帝,两尊荒古圣体,一尊大帝之子,皆气势滔天,碾的虚空崩塌。

    “有意思。”

    神秘圣体幽笑,嘴角掀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对天虚帝子,他是直接无视的,再来一个,一样不是他的对手。

    叶辰还好,倒是天虚帝子,眉头紧锁。

    至此,他才知他们要找的人,乃一尊圣体,而且,还是一尊开了血继限界的圣体,难怪连叶辰都被打的这般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