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六章 我不偷东西

作品:《仙武帝尊

    清晨,叶辰伸着懒腰起身。

    第一次,他出了小竹林,也真正望清了太上仙域,山岳林立,长川纵横,一山一水一树一木,都颇具灵性的说,笼暮着仙气,云雾缭绕,多见仙鹤,于云端上翩然起舞,仔细去聆听,有大道天音,洗练着人之心神。

    “好地方。”

    叶辰吸允着仙力,神色颇惬意,道祖自封之地,果是不凡,仅仅这徜徉的神力,都不是下面可比的。

    “醒了。”话语响起,太公不知从哪冒出来了,揣着俩手,还打着哈欠,一副慵懒相,好似没睡醒。

    “你家师祖在哪。”叶辰问道。

    “闭关中。”

    “如此,我随便转转。”

    简单对白之后,叶辰也揣了手,抬脚走开了,一路左瞅右看,眸光熠熠,太上仙域的宝贝,真不是一般的多,连路边栽种的灵草,都是外面难寻的,还有颇多灵果树,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果子,散发着浓郁果香。

    一眼望去,太上仙域浩瀚无疆,却不见人影,好似,这仙域除了姜太公,都没啥活人的,都在自封。

    说到姜太公,还揣着手,就搁叶辰后面,不说话不言语,就不紧不慢的跟着,道祖交代的事,他可不能再马虎了,得把叶辰这货盯紧了。

    “忙你的,无需管我。”叶辰道。

    “嗯。”太公一声轻嗯,可步伐不减,也未见他走开,口上应的很干脆,却还是一路都跟着叶辰。

    “你咋跟防贼似的。”叶辰眼神儿又斜了,老子是贼吗?

    好像是?姜太公虽未言语,可眼神儿代表一切。

    道祖说的,他无条件相信,鉴于先前偷茶杯一事,他对叶辰这货之秉性,心中已有数了,当着他师祖的面儿,都敢偷东西,更遑论道祖在闭关中,无人看着,那还不反了你了。

    “走吧!我不偷东西。”

    “跟着好,跟着我心里踏实。”

    “这是你逼我的。”叶辰一声咋呼,豁的把手伸入了小世界,任谁瞧了,都以为是要拎家伙干架。

    事实上,太公也是这般认为的,浑身一激灵,猛地一步后退,三尊帝器齐出,可谓全副武装,手握帝器打神鞭,头悬帝器封神榜,五行令旗呼烈,环绕其身,帝威流溢,跟叶辰这号的打,那得防的严严实实的。

    来!

    叶辰一声大喝,说时迟那时快,自小世界中,拎出一颗果子,霸气侧漏的咬了一口,嗯...味道不错。

    呃....!

    姜太公张了张嘴,嘴角直扯。

    “这般大阵仗,你要揍我啊!”叶辰杵的板板整整,一边没脸没皮的啃着蟠桃,一边上下扫量着太公。

    姜太公的脸,就有点儿发黑了,意识到被叶辰耍了,先前某人咋呼的那般响亮,再配合那个动作,明显是要拎家伙干架的,天晓得拿出的是蟠桃,你特么的,吃个果子整这般大动静,差点儿给老子吓尿了。

    “道祖徒孙,你这胆量不行啊!”叶辰绕着姜太公转起了圈儿,唏嘘又啧舌,“走后门儿来的吧!”

    “小兔崽子,你....。”

    “诶?那女的咋没穿衣服。”

    未等太公把话说完,便被叶辰一语打断,大楚的第十皇,演技依旧那般精湛,配合着话语,点了脚尖探着头,朝着一方看去,眸光灿灿。

    闻言,太公下意识回眸。

    然,他所看之处,莫说没穿衣服的女子,连只鸟儿都没。

    再次意识到被耍,太公的老脸,瞬时黑了个透顶,豁的转身,这次说啥,也得敲叶辰一记打神鞭。

    可惜啊!叶辰已没影儿了。

    姜太公捂了胸口,好脾气如他,也顿的有了一种,想骂娘的冲动,这才多大点儿功夫,被某人,前后耍了两回,他这天界的老神明,真真丢大人了,被个小准帝耍的团团转。

    “机智的我。”

    这边,叶辰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太上仙域深处乱窜,一边欣赏着大好风景,一边扫荡宝贝,不是吹,凡他过之处,灵果树上,都瞅不见半颗果子的;一片片灵草园,都再不见一株灵草的,都已成光秃秃的了。

    大楚的第十者皇,一贯的作风,走哪都得捎走点儿东西,天玄门的老准帝们,都习以为常了,回回去天玄门,回回偷东西,没他不拿的。

    就是可惜了太公,一大把年纪,对道的参悟颇高,不过说起这个智商嘛!就跟不上某人的节奏了。

    所以嘞!如他这种,有必要带回大楚调教,过个三五月,保准就聪明了,坑蒙拐骗,也必样样精通。

    这边,叶辰一路奔行又驻足了,杵在一棵灵果树下,扬着个脑袋往上看,灵果树不是一般的大,如山岳那般,一根根粗壮的枝干,三五人都抱不过来的,起码得有几万年轮。

    “造化长生果。”

    叶辰喃喃自语,认出了这果树,只在传说中听过只言片语,还是头回见,不成想,太上仙域竟有一棵完整的,树枝上都挂满了五彩仙果,各个晶莹,蕴含磅礴精元,是补充寿元的仙果,任何一颗放在外界,都会惹来哄抢,老家伙们最喜这等神物。

    叶辰摸着下巴,瞅了一眼四方,而后,便见他捋了袖子,要把这课长生果树,搬到他的体内小界。

    要不咋说大楚的皇者,尿性呢?很有上进心,都不偷吃的,要给人连根拔起,带回去慢慢的吃。

    可惜,他小看了这棵长生果树,大如山岳,也重如山岳,浑身气血升腾,愣是未撼动,暗处,还有一道道的阵纹浮现,加持有强大禁制。

    叶辰伸了手,拨开了那些阵纹,便瞬开霸体外相,连轮回天葬、圣道仙葬、帝道天祭这三种禁法,都一并开启了,其战力瞬上了巅峰。

    “起,给我起。”

    叶辰低吼,大脸涨的通红。

    远远去看,那副画面,颇是滑稽。

    谁会想到,大楚皇者战力全开,却不是去干架,而是搁这偷人家的宝贝,真不白瞎他一身禁法,用的恰到好处,走到哪都不忘初心的,为了偷盗宝贝,也是坚决不要脸的。

    尴尬的是,他战力全开,也累的够呛,依旧未能撼动长生果树,并非他不够强,是此处禁制太霸道。

    “可要帮忙。”

    叶大少牟足劲儿挖长生果树时,突闻一语笑声,一道紫衣人影,已在他身后不远处,缓缓幻化出来。

    叶辰下意识回头,眸子又亮了,来人不是他人,而是混沌体,走路都没声儿的,毫无前兆的显化。

    “呃呵呵呵....。”

    叶辰一声干笑,终是放了手,抹了一把汗水,还不忘拍了拍长生果树的树干,“这树,真是不错。”

    “我未看错的话,你在偷东西。”混沌体笑道。

    “瞎说,我是那样的人?”

    叶辰瞥了一眼,拎出了酒葫芦,咕咚咕咚一通猛灌,还心系着长生果树,待夜深人静时,再来试试。

    混沌体的眼神儿,就颇深沉了,曾随道祖,不止一次窥看在人界的叶辰,这厮都不知脸皮是啥的。

    “啧啧啧。”

    叶辰啧舌,先前绕果树转圈儿,此刻,又绕着混沌体转圈儿,唏嘘不断,昔日陈塘关一别,才知三年的岁月,混沌体进阶修为的速度,丝毫不弱他,两人境界不相上下,最主要的是混沌体的道蕴,让他颇忌惮。

    他在看,混沌之体也在看叶辰,叶辰忌惮他,他同样忌惮叶辰,应劫前后融合,在天界归位,所修混沌之道,不在他之下,夺天造化。

    “练练?”

    “练练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