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1章 龙少篇,玩玩,未尝不可

作品:《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因为不想负责,也从来没想过要对任何一个女人负责,所以,慕容云裳的不是初次,反倒让他觉得轻松,彻底打开了他封闭的心房,让多年一直将女人排距在外的龙驭逡第一次不那么排斥了。

    潜意识里,他觉得她的身份、她的情况,她会有自知之明,哪怕恃宠而骄以后也不会心生妄想,而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这样身份的女人再迷恋也不可能入了他的心,难得对女人有兴趣、还如此对他的胃口,玩玩未尝不可。

    短暂的遗憾不过是一闪而逝,其实,龙驭逡的心理防线松懈了,也更加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既然想要,既然意犹未尽,那就继续!没有了顾忌,龙驭逡也像是完全脱离了条条框框的钳制,随心所欲地肆意撒开了欢。

    所以最后的最后,没有丝毫的掩饰,也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用西装整个包裹着她,龙驭逡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将她圈在怀中、拥出了夜总会,带回了“云起”别墅,这一夜,从一开始,就主动了轰轰烈烈龙驭逡做梦都不会料到,有些事,一旦开始了,就再也由不得他。

    风云残卷的一夜,浑浑噩噩地,慕容云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隔天,刚撑开倦累的眼皮,猛不丁地,就对上地就是一双深不见底的幽深黑眸,虎视眈眈地,如同巡看自己猎物的雄狮一般,只待挑个位置下口,瞬间就被吓了个半醒,条件反射地,抬手,她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是在看她吗?

    她做梦?

    没睡醒?

    脑子明显是懵了一下下,随后,指尖便偷偷咧开了一丝缝隙,慕容云裳紧闭的双眸也跟着松开了一只,一张邪魅慑人的冷峻男人面孔陡然进入视野,惊得慕容云裳唇瓣小嘴微张:什么情况?

    不睡觉看她干嘛?

    一大早地要不要这么吓人?

    正恍惚着,一道低沉的男人突然戏谑地传来:“不用偷偷摸摸地,许你光明正大的看!”

    话音落,撑着单腮的手放下,龙驭逡侧身一手环过侧撑在她的身侧,刚毅的身躯微微压低了几分,暧昧地补充道:“想看哪里看哪里!”

    瞬间红透了耳根,条件反射地,慕容云裳倏地就把眼睛闭了上去,手下还捂得更严实了:“没看!没看!我才没看”一口气说了三个,娇嗔着,慕容云裳嗓音都拔高了几分,说话间,整个身体都像是煮熟的鸭子,从头红到了脚。

    昨晚,她只差活活被他给玩死了!一晚上,三个地方!她真是没想到,龙驭逡这般矜贵的男人,穿着衣服神不可侵,脱了,也是妥妥的禽兽一枚,不要脸不要皮,疯起来还不要命。

    明明夜总会里就让他舒缓过了,都进了门,他竟然还等不及地愣是车里又给她折腾了半天。

    好吧,开始没吃饱、没尽兴,挑了他的胃口,她理解,家里的车库,总让他随意了吧,谁想到,回屋都洗过了,他还一次次的来,只要对上他的眼神,他就诬赖她勾引他,只差把她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吧!最的要命的是,她明明都睡着了,半夜还被他给弄醒,她就不明白了,黑灯瞎火地,睡着她也能勾引他?

    她又不是张飞,还睁着眼睛睡觉吗?

    一句话,歪理!总之,这一晚,她是被折腾惨了,真的是浑身酸疼,全身都像是被人拆过了一般,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想死,想死,很想死!打死她,她也不想、不,是不敢再看他了啊!哭唧唧要命了!再好看、再犯规、再妖孽,她也不看了!不看了,行不行?

    慕容云裳心里各种哀嚎,龙驭逡看她的目光却还是颜色难消。

    从不知道女人原来这么好玩,可以让他这么身心愉悦,说白了,龙驭逡已经食髓知味了,而且正是沉迷地不可自拔的阶段。

    因为刚出差回来,又忙过了日夜不分、最烦累的一段,这一刻的龙驭逡极力地想要放松,而慕容云裳恰巧填补了他此时的空缺,缓解了他身心的疲累,更让他无比的舒畅满意,原本也是计划要休息两天的,所以,没有顾虑,他也完全纵容着自己,欣赏着身下的美景,再度低头吮向了她诱人的唇瓣!放火容易灭火难,这一天一夜,睡睡醒醒地,两个人几乎一直、只做了这么一件事。

    像是得到了一个新的玩物,又像是找到了新的乐趣,龙驭逡是爱不释手、乐此不疲,而应接不暇,慕容云裳却是各种苦逼。

    这一天,等她再度睁开眼的时候,是同时被电话叫醒跟饿醒的。

    跟好姐妹说了些事,又给家里回了讯息,放下电话,她还禁不住狠狠瞪了身边的罪魁一眼,而此时,同样地刚回复完信息,反手,龙驭逡伸手摸了摸她纤美的下颌,唇角不自觉地流泻了一丝少有的笑痕。

    翻了个白眼,慕容云裳一巴掌把他放肆的手给拍了下去,扯过浴巾裹住自己,掀开被子,她双脚刚一落地,却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腿下一软,“噗通”一声闷响,竟整个半蹲跪到了床畔的地毯之上,不自觉地蹙眉,她也闷哼出声:“嗯”下一秒,一通朗笑划破长空:“哈哈”气得脸颊鼓鼓地,咬得牙齿咯咯作响,慕容云裳一抬眸,身下一轻,随即,有力的长臂一伸,她已经被整个打横抱了起来。

    低头,龙驭逡还是满目笑意:“出息”就这点出息?

    干了什么坏事一目了然,藏都藏不住!扁嘴,慕容云裳按扯着浴巾,没敢乱动,啐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还不是被他给压榨的?

    也不知道节制!她都一天没吃过东西了!看她媚眼如丝,却明显无力的软趴,没再跟她争辩,龙驭逡转身将她抱进了浴室。

    浴池里,将她圈在怀中,两人静静地泡了个热水澡。

    身体舒服了不少,丢失的力气也一点点回归,睁开轻阖的眸子,慕容云裳深吸了一口气,刚拢着水玩了下,一双手臂突然缠到了腰间,下一秒,脸颊又是一热。

    眸光一滞,缓缓地扭头,快速地伸手,慕容云裳堵住了某人落过来的冰唇:“别闹了,累死了!”

    都一天一夜了,这人是机器吗?

    都不待累的?

    今天之前,这样的亲昵,她绝对不会阻止,可现在,慕容云裳真是怕的一颗心都巍颤颤!这男人跟女人好像真有点不太一样,她很喜欢轻吻依偎的感觉,让她觉得温馨亲昵,可某人似乎不太一样,一点火就是直奔主题的架势。

    这是她昨夜一晚代价后的深沉认知。

    除了第一次的那一夜,慕容云裳其实也没跟任何男人亲密接触的经验,所以这一点,她也是直至昨晚才清楚地认识到!以前,不管是跟韩伟辰在一起,还是主动去勾搭他,她都觉得一切很正常,乃至昨夜之前,她都这么认为的,不管是浅尝辄止的轻吻,还是缠绵悱恻的深吻,她都不算讨厌,可是现在,她有点不敢想:他会不会又来一次?

    这个真不好说!可是他一开始,绝对的,没一个小时下不去!那她可要饿成人干了!此时,一阵肚子的咕噜声传来,也瞬间浇灭了龙驭逡眼底的火焰:“饿了?”

    因为工作的缘故,几顿不吃饭、几天不睡觉对龙驭逡来说都是常事,所以简单的休憩他都能很快恢复状态,对饥饿感也没那么强烈,倒是忘记了,今天两人几乎就没怎么下过床。

    点头,慕容云裳嫣红的唇瓣禁不住又抿紧了几分:还好意思问?

    不都是他这个罪魁闹的?

    人是铁饭是钢他不知道吗?

    终于抽离身躯,龙驭逡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起来吧!去冲下,带你去吃饭!”

    也是,不喂饱她,她哪有力气喂饱他?

    迎着他邪恶的眼神,慕容云裳心里就猜了个七七八八,望着他刚毅有力的背影,心里也忍不住一通吐槽:眼瞎啊!她怎么就被男色迷了眼,拱了这么个狼窝?

    等她洗漱完毕,走出浴室的时候,卧室里,龙驭逡已经穿戴整齐。

    一个抬眸,慕容云裳对上的又是一抹暗黑不羁的身影,此时他正坐在床沿翻看着手机,姿态慵懒,昂藏的身段,岑冷的气质,明明是坐着也显得高人一等的霸气外漏,处处抒写着淡漠与疏离,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像是又回到了初见,周身都泛着高不可攀的矜贵与陌生。

    猛不丁地,慕容云裳整个都怔住了:这还是刚刚浴室里跟她没脸没皮的那个男人吗?

    漂亮的眸子瞠地大大地,半天,她都没回过神来,直至一道冷鹜的嗓音传来:“愣着干什么?

    还不去换衣服?”

    “奥”本能地应了一声,慕容云裳才恍惚地走向了一边的衣柜,不自觉地又扭头往床畔看了一眼,才讷讷地拉了开来:幸亏上次,她带了两身衣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