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9章 龙少篇,撞破她的奸情(2)

作品:《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龙驭逡?

    此时,他一脚已经踏了进来,难得地,手中竟然还捧了一束鲜花,白纱包裹的红玫瑰,很大一捧,灯光下红光闪耀,熠熠生辉。

    似乎没想到是这样的光景,猛不丁地,三个人都愣住了,龙驭逡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韩伟辰把想说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慕容云裳更像是被雷劈过,大脑一片空白。

    满腔的热火被浇了个透心凉,龙驭逡的唇角抽搐了下,却也是似笑非笑:“呵呵~”一个甩手,“噗”地一声,红色的玫瑰花束呈抛物线飞出,伴随着阵阵浓郁的花香,大片红色的玫瑰花雨洒落,同时,转身,龙驭逡大步离去。

    “砰”地一声剧烈的摔门声传来,一个颤栗,慕容云裳也瞬间回过神来,猛地推开韩伟辰的手,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逡!”

    起身,不假思索地她已经追了出去。

    “慕容!”

    同样跟着起身,韩伟辰的脸色突变,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接连被撞,蓝西西还头晕目眩着,又一道身影窜出,眸子本能地一瞠,侧身,她一个加速就抓住了韩伟辰的胳膊,转而横身将他拦了下来:“韩先生——”不用问也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蓝西西用力拦着他,对他摇了摇头:“不要再追了!我不想泼你冷水,也不是要打击你,可是…….你跟慕容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上去不是添乱吗?

    听说龙驭逡来了,她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给慕容云裳发了信息没回应,所以她才上来看看想跟她说一声,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拧眉,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又将天崩地裂的场景。

    止步,垂落的拳头紧攥着,韩伟辰脸上的悲伤与痛楚越发的明显:一句话都没有,一个字都没有,甚至连等他开口都没有,她就追地已经没了影子?

    她就这么在意那个男人吗?

    对慕容云裳,韩伟辰还是很了解的,他一直觉得她对龙驭逡最多的可能是迫于无奈,但是这一刻,他却惊觉也许并不像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明明是自己想见的场面,却心痛地简直无法呼吸,当真是比死了还还让人难受。

    紧张地望着他,蓝西西也是操碎了一颗心: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慕容谈个恋爱,她跟着上蹿下跳!真是要死了!还想着怎么才能游说他,却见韩伟辰缓缓推开了她的手,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地往一边的楼梯口走去。

    见他已经不再极奔,唇瓣开合了几次,蓝西西也不自觉地垮下了肩头,有些后悔:她是不是说话太过分了?

    伤到他了吗?

    可是,以她对慕容的了解,他们两个是完全不可能的啊,机会,比跟龙驭逡只怕还渺茫!…….另一边,一口气追着龙驭逡走出了夜总会,慕容云裳却只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快速消失在了视野里。

    马路中央呆站着,大喊着,泪突然哗哗地就下来了:“龙驭逡!”

    他误会了!他生气了!突然,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传来,蓦然回神,想起什么地,慕容云裳伸手就拦下了那辆出租,跳了上去:“往前走,追前面那辆车!”

    好在有几个红绿灯的阻挡,很快地,目标再度准确地进入了视野,一直追着龙驭逡到了家门口,跳下车子,慕容云裳半路却被司机给拦了下来:“哎,小姐,你还没给钱呢!”

    “啊?

    对不起,多少钱——”视线还没从前方收回,慕容云裳下意识地去想去翻包,一动,才发现身上空空如也,自己穿着的还是一件单薄的连衣裙:坏了,她出来的时候忘记拿手机了!此时,外套也脱了,她当真是身无分文。

    “不多,三十九块!”

    “对不起,我出来地急忘记拿手机!我是雾里花夜总会的老板娘,司机师傅,能麻烦你在这儿等我下,或者什么时候去雾里花再收吗?

    我有急事,我没有骗你,我不会赖账的!”

    门口处,跟司机解释了半天,最后还是龙家的佣人帮忙给垫付的,慕容云裳真是欲哭无泪。

    好在可能她来过的关系,佣人对她态度还不错,没有阻拦就让她进去了,自然,她不会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她运气比较好,两次来,都赶上了管家正巧在。

    一口气跑上了二楼,慕容云裳冲到门口,刚一张嘴,还未及出声,一只玻璃酒杯已经在她面前炸开了花:“滚!谁让你进来的?”

    甩手,龙驭逡还是满腔怒火:“滚出去!我以后不想见到你!”

    又拿了一只酒杯出来,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龙驭逡压了压火,却感觉五脏六腑还是要炸了似的:他真是TMD的中邪了!终归还是没忍住!不管她让他怎么难受,终归还是她胜过了一切,刚解决了那个卫林,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她,还想给她个惊喜,没想到——他怎么就中意了这么个女人?

    这一刻,龙驭逡不想剁死她,却想剁死自己了!泪啪嗒啪嗒地,天知道,慕容云裳这些日子更是不好受,那天酒店里本来就闹得僵,还以为他不要她了,两人就这么黄了,要真是这样,她其实也就认了,没想到他又来了,突然之间,心底那丝蠢蠢欲动就压抑不住了,她是想他的!僵着身体,半天她却一动没动,直至又一道霹雳怒吼砸来:“没听到我的话?

    还让我把你赶出去!来——”来人!高声嘶吼着,慕容云裳也有些泣不成声:“我没有对不起你!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儿!没有!没有!没有!”

    瞬间,龙驭逡倒有些怔住了:记忆里,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成这样!抹着泪,不想这样丢脸,慕容云裳还是情难自禁地抽噎了下:“你可以不要我,你也可以赶我走,但是不能是这样!”

    她不甘心啊!他既然再来找她了,她就不能接受这样的分手理由了!他可以因为不再喜欢她跟她分手,但她不接受他因为这样的误解而不要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