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6章 龙少篇,我们有个孩子?

作品:《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26章 龙少篇,我们有个孩子?

    “你的母亲其实并不叫慕容,慕容既不是她的姓也不是她的名!”

    眸子瞪地滴流圆,慕容云裳满脸惊诧:姓了二十年的慕容难道不是她母家本姓吗?

    “你不知道吗?”

    淡淡一笑,慕老转而却叹了长长一口气:

    “你的母亲本名叫张,沐浴阳光的沐,容颜的容,据她说自己是生在一个偏僻的农村,家里为了供养弟弟早早让她辍学了,她早早就下学赚钱没想到最后父母想把她嫁给一个傻子换钱,你母亲不愿意就跑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又被骗了回去,但亲事已经黄了,她的父母为了儿子欠债很多,最后辗转就把你母亲抵债给了夜总会,为此你母亲自杀过,可惜没死成,那以后你母亲就不想着死了,认命地去夜总会坐了台,取名‘慕容’,还换了新的身份证,大概就从那开始吧,你母亲就跟夜总会结下了不解之缘!改了名字,你母亲几乎也跟过去断了所有的联系,她的家人让她寒透了心,她提起来的时候都变得像说陌生人一样平静了,她总说她没有亲人——”

    “你母亲是个命苦的,却也十分厉害,一个女人愣是在夜总会里活了下来,可这终归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也吃过亏,却渐渐地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以前的我也不好,年轻气盛仗着家里条件不错各种花天酒地……我们就是在夜总会认识的,断断续续有过很多年的情!我的确不安分,也许是风流太过老天都我的报应吧,乃至于我过了三十五,有过无数女人,却没有一个孩子!我去检查过,一切都很正常,但奇怪地是就是没有女人能怀上我的孩子,我是独子,家里很着急,那个时候试管什么的还并不流行也不成熟吧,各种偏方我倒是也试过不少!为了要个孩子,我甚至去算命,去花,去跟不怎么喜欢的女人也在一起,但命运就是这么的——”

    让人无奈!

    耸了耸肩,慕老再度叹了口气:

    “所以三十八岁那年,我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查出有了孩子,我们就结婚了,就是我现在的太太!直至孩子生下一年后,我才知道不是她运气好,是她当时是用了一种毒辣的禁药才怀上的,可是一直到孩子生下,她都没提过还死不承认,而这个孩子因为药物的关系损伤了神经,跟正常人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可当年因为这个儿子,我却收敛了性情,甚至吃斋念佛,对她的脾气情绪跟狠毒都一一包容了,也是后来我才知道还有过一个女人怀过我的孩子找上门,大概是被她给弄掉了!除了吵了一架,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没找到那个人,但隐约间我知道我也许可能在外面还有我的骨肉,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幻想与希冀!因为这一生,我想有个孩子对我来说堪比难如登天了!”

    “所以当丁若雪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关于她的母亲,我第一时间想到地自然就是跟我在一起时间最长的那么一两个人!说是当年风流倜傥四处留情,其实也就只有跟你母亲最聊得来,最长情,再有就是我现在的太太了,她虽然其貌不扬,毕竟我们青梅竹马,我是一叶障目,一度被她没有攻击性的外表个欺骗了,哎~”

    “慕容,我之所以不认你并不是不想承认你,而是我的家庭状况对你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幸事儿,或许还可能给你带来灾祸,丁若雪跟我太太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吧?哎,这两年,我努力调和,明示暗示,这两人当着我的面一派亲和,背地里却只差当面捅对方刀子了!我不是不知道,可我管了一次两次管不了一年两年!偏偏两人都不愿意分开住,生怕对方不在自己掌控我会偏颇了谁!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家产,并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一家热闹,否则何至于厮杀成这般?之前我也只能尽力,却也是无能为力了!没想到原来丁若雪不离开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她是个冒牌货!”

    “我知道现在这些也都是我年轻时候造的孽,我有错,但说句良心话,从结婚、从有了孩子,我没有出过一次轨,也怕我娶的这个女人我越来越厌恶,我也不曾动过离婚的念头,这一辈子,磕磕碰碰,我种的因我就该受这样的果!幸好老天真的是有眼,你母亲居然留下了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了!慕容,爸爸以前不认你,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存在,现在不认你,只是为了保护你不受伤害,不管你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愿不愿意接受我,都不要疏远我好吗?”

    “如果没有这些事,我会做你一辈子的干爹,只要远远看着你好就够了!”

    说到最后,慕老眸底含泪,口气中更是透出了乞求的卑微,俨然没有了一个久经商场的商人气势,只剩下一个渴望亲情的老人。

    泪水模糊了双眼,久久地,慕容云裳也不能平静,等眼前的朦胧褪去,映入她眼底地却是另一张俊逸的男人面孔:

    龙驭逡?

    眨巴了下眼睛,一颗斗大的泪珠潸然滑落,模糊的影像却越发的清晰,哑着嗓子,慕容云裳抽噎了下:

    “怎么是你?”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视线一个逡巡,慕容云裳这才发掘房间里早就没了慕老的身影,想起什么地,她的眸色又黯淡了几分,整个人也垮掉了一样地晦涩难辨。

    抬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龙驭逡道:“多大的事儿失魂落魄成这样?这要进来的是别人你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这儿?”

    “你都不问问我什么事就——”

    开始指责她?

    他要是突然多了个爹还能这么平静?

    灵光一闪,慕容云裳的视线突然直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上次医院你突发胃痉挛的时候我略微有点察觉,当时慕老紧张你多过急救中的丁若雪!慕容,我们有个孩子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