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打包带走!

作品:《木叶之封火连天

    第一部队战场,十尾的威压如同大海倾覆,沉甸甸黑压压的盖在联军的忍者头顶,压得他们四肢僵硬、喘不过气。

    短短一瞬,便有数百忍者死于克隆军队手中。

    随着十尾的吼声缓缓淡去,那股威压才烟消云散!

    达鲁伊脸色阴沉,当即以精神沟通忍者联军大营的情报室,将这边的情况反馈过去。

    联军大营中。

    鸣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遥望西方。

    “怎么了?”自来也奇怪的看着鸣人。

    “我刚刚感觉到九喇嘛的查克拉了。”鸣人凝重道,“虽然只有一瞬,但绝对不会错的!”

    “什么?”

    自来也一脸郑重的转过头看向西方,然后暗暗的使用感知忍术,结果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感知到什么。

    按理说,鸣人失去了九尾,他的感知能力应该大幅度下降才对,可是现在,怎么感觉变得越来越强了?

    “呦,自来也前辈,干嘛呢?”

    封火缓缓从旁走来,“鸣人,你醒了。”

    “大叔!”鸣人看到封火,顿时就想起之前在自己精神世界里出现的那道熟悉的气息,忙问道,“大叔,之前在精神世界,你”

    封火笑道:“先不说那个,这次过来,可是有事要麻烦你了。”

    鸣人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大叔,你说什么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是嘛,这就好,来来来,兜,多抽点多抽点。”封火笑眯眯的把鸣人拉过来,道,“鸣人啊,我跟你说,抽血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六道仙人也说过:每天抽一管,快活似神仙!”

    鸣人的五官顿时皱成一个疙瘩,努力回想六道仙人的话。

    他说过吗?

    没有吧?

    也可能是我听漏了,那个老头讲话完全没有重点啊。

    现在想起那个老头,就一脑袋浆糊!

    鸣人犯愁之际,药师兜已经取出抽血器材,麻溜的抽了一管血。

    鸣人的血中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生命力以及查克拉波动,其浓郁程度远超香磷和天秤重吾的血液。

    “不愧是仙人之体,仅仅是血液就如此不凡!”药师兜看着手中针管里的血,一脸惊叹。

    “喂喂,封火,兜,你们两个!”

    自来也不满的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封火和药师兜,“你们打算利用鸣人的细胞干什么?”

    这两个混蛋一脸兴奋、狂喜的表情,怎么看都跟当年的大蛇丸很像!

    一想起封火跟药师兜两人,都曾经跟大蛇丸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自来也就焦躁不已。

    当年自来也没有阻止大蛇丸,以致事态走到如今这步,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封火和兜,让他们知道

    “这针筒小了。”

    封火看了眼那根针管,随后叹了口气,他拍拍药师兜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兜啊,实验器材也要更新换代,不然会跟不上时代发展的。”

    “”自来也一脸懵逼,“喂喂,我在跟你们说话啊混蛋!!”

    “大叔,不够吗?”鸣人耿直的伸出左手,“不够的话可以再抽一点,我的身体现在可是非常非常强大哦!!”

    “够了够了。”

    封火拍拍鸣人的肩膀,认真道,“鸣人,还没恭喜你得到仙人之体,对了,六道仙人将九大尾兽的查克拉给你了吗?”

    “大叔,你连这个也知道吗?”鸣人露出惊讶神色,随后苦恼道,“不过,六道仙人说只有得到全部尾兽的认可,我才能使用它们的力量,可是,现在全部尾兽都被晓组织抓走了!”

    “鸣人,封火,你们这两个混蛋,没听到我在跟你们说话吗?难道你们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嘛,混蛋!!”自来也在旁边上蹿下跳,一头白发扭成了麻花!

    封火笑道:“鸣人,你已经获得九尾的认可了,试试看能不能使用九尾查克拉。”

    鸣人一怔,随后闭上双眼,低吼道:“九喇嘛模式!”

    嗡

    猩红色的查克拉刹那从鸣人体内深处爆涌而出,瞬间在他体外形成了一件金色的查克拉外衣!

    “大叔,真的,是真的!!”鸣人大喜。

    “怎么可能?!”

    自来也看着鸣人的模样,三观都被打碎了,“明明已经失去了九尾,为什么还能使用九尾的查克拉?”

    封火并没有理会自来也,对鸣人笑道:“鸣人,等你凑齐了九大尾兽的查克拉,还可以获得求道玉哦。”

    “求道玉?”鸣人眨巴两下眼睛,一脸不解,“那是什么?”

    “等你得到就知道了。”封火神秘一笑,然后伸拳,“来。”

    鸣人怔了一下,然后也伸出拳头,和封火的拳头撞在一起。

    刹那,鸣人的精神就被封火带进了他的封印世界。

    “这里是大叔你封印三尾的地方吗?”

    鸣人东张西望,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水潭,水潭深不见底,往下望去只能看到一片黑蓝色。

    而封印世界的上方

    鸣人看着头顶那无数颗如星辰般耀眼的光点,尤其是那颗最大的仿佛烈日阳光般刺目的光点,竟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仙术查克拉?”

    “矶怃,出来。”

    此时,封火的精神也投影而出,站在鸣人旁边。

    哗哗

    幽深的水潭下,一片巨大的黑影缓缓浮起,随后,矶怃那独眼龟儿头泼水而出!

    “混蛋,没事别打扰我睡觉!”矶怃不满的吐槽,满嘴的獠牙冲着封火和鸣人龇牙咧嘴。

    下一瞬,矶怃就忽得愣住了,那只独眼幽幽的看着鸣人,“你,你身上的气息怎么会?”

    封火笑道:“来,叫耙耙。”

    “”矶怃脸上的震惊瞬间土崩瓦解,一脸幽怨的瞪着封火。

    “大叔,你不会是”鸣人忽然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了。

    “鸣人,你生日马上要到了,我从小到大也没给你过过生日,这次给你个大礼。”

    封火一指矶怃,道,“看上哪个部位了,说,我切下来让你打包带走!!”

    “我我我”矶怃脸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