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狱问道最新章节 第八百八十四章 刺蒿

作品:《仙狱问道

    炎北出现时,整个荒漠整爆发激战,百丈之外,十几位至尊在这里搏杀,但都达不到打生拼死的地步,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掠取成熟期的刺蒿。

    炎北的出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变得更加谨慎和心。一个选择在荒漠中闭关修行的至尊,绝不能无视和看轻。

    刺蒿,炎北还是有所了解的,这种仙植是直挺向上的蒿草,耐得住干旱,靠浓郁的仙灵气和水泽气息生存。沙蒿在生长期是雏嫩的翠绿色,一旦达到成熟期,蒿体上会布满尖刺,化作紫黄色。唯有这个时候的刺蒿才有价值,别看荒漠刺蒿无数,但成熟期的,还真不多。

    成熟期的刺蒿是真正的宝药,对丹毒有冲抵作用,是化解丹毒的主药,极为罕樱这是因为刺蒿的生长属性所至,刺蒿种子并不是环境生长出来的,而是刺蒿在成熟的瞬间,会有大量的蒿毛脱落,随风而逝。这些蒿毛只要捕捉到适宜生长的环境,就会扎根下来,形成新一轮的生长。所以,遇见刺蒿,更多是随机的,很难寻觅。

    荒漠上又有大战起,两位至尊狂野交手,掀起大片的沙尘,其中一位清秀的至尊少年咆哮,成功击退对手,夺走一株成熟期的刺蒿,然后迅速的四下游走,寻找下一株。

    另一个方向,景象无比壮观,有龙吟惊九,一头紫龙腾空,带着瑞气祥雾,一人竟然骑龙攀空,凌击对手,然后御龙俯冲,将成熟期的刺蒿劫掠而走。

    这种行径引来无数骂声,招来嫉恨,各种神通击,使得那御龙之人不得不退避,伺机而动。

    一道紫光莹莹,喷薄雾霭,这是一株巨大的刺蒿,扎根在一处沙丘,灿光烁烁,刚刚成熟。

    附近的人尽皆感知,一个个红了眼,发了疯,拼命的冲杀过来,一时间人影翻飞,道气森森,宝光霍霍,引来拼死搏杀。

    “这简直是刺蒿之王,灵效是其它成熟期的数倍!”

    所有人都见识不凡,知道这一株刺蒿有多珍稀,没有丝毫留手,各展其能。

    这样的战斗太可怕,引更多人瞩目,同样也招惹来更多人觊觎,纷纷加入战局。各种大神通令仙灵气炸开,荒漠狂沙乱舞,迅速形成沙暴,遮蔽日。

    轰!

    有人动用拳头,造成可怕的杀伤力,每一拳都有腾龙咆哮,横行于空,直接硬撼,无人能挡,所向披靡。

    很快,他冲杀到这一株刺蒿面前,想要摘取,结果数十人围攻上来,令他不得不暂时闪避。

    又有人仰长啸,祭出一株树,迎风暴涨,直接扎根在刺蒿的旁边,当其它人重点防范此人,结果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那株树摇枝摆叶,竟然将那一株刺蒿挖出,隐于叶间,遁入沙郑

    可恨!

    这个人招来怒火炽炽的群攻,落荒而逃,负伤累累,但总算遁远,终有收获。

    这么多人哄抢,肯定是好东西,这个人逃遁的方向冲着炎北,炎北踏沙而动,不向这个人出手,而是一拳轰向一处沙窝。

    轰!

    扬沙而起,那个人分明没人追及,却猛然浑身一震,流露惊愕骇绝之色。炎北一拳所向,一株树被轰得枝断叶落,一道紫气莹莹,竟是那一株刺蒿显露出来。

    可恶!

    眼前炎北一把抄起了刺蒿,那人眼珠子血红,通体爆发神芒,一道道藤蔓呈现,从浮沙中冲空而起,如龙蛇共舞,缠绕而来。

    “可惜,你晚了一步!”

    炎北大笑,看似势尽而落,却突然如展翼而翔,滑空而绕,所有藤蔓都落了空,那人眼睁睁的看着炎北在远处落足,踢起大片沙尘,匿迹于无形,不见了踪影。

    好你个杀胚,我不会放过你!他不甘的嘶吼,向咆哮。

    ……

    境无常,九月罩。

    当九个又圆又大的月星在穹上无尽的放大,几乎所有杀战的节奏都放缓下来,这是九重秘境即将关闭的前奏,所有人都清楚,九宫会战,即将结束。

    不过,这一次封印的地异兆有些不同,九月勾连的一刻,一道诡谲的血色涌入月星的光芒,只是几息的时间,穹之上的月星已经化作了血月,分外可怖。

    “封印地之前有异常,真的要关闭恐怕也有凶险,这血月不详,我们最好早些出去,不要遭受了无妄之灾才好!”

    活下来的各个宗门话事的至尊都有此心,就算是散活各地的至尊们也有此意,一道道身影无暇顾忌宗门积分,纷纷奔向封印地的出口。

    咔嚓!

    际有电芒贯空,跟着惊雷滚滚,九个血月勾连在一起,变得鲜红,从穹之上掉下血雨,越发的令人惊怖。

    此际,炎北从一片泥泽中钻出来,全身都是灵石破碎时的粉末。这里位于九重秘境的中段,他的心境莫名的受到惊扰,从疯狂的修炼中惊醒,结果没有控制好身络中狂暴的仙元力,不心将余下不多的青灵石内的仙灵力全力汲取出来,爆成灵石碎粉。

    “这是兆异变!”

    炎北仰视穹,注意到血月的变化,脸色剧变。他的神觉敏锐,察觉到九重的秘境中有空间波动,这种情况他经历过一次,当年在凡界,转生境异变之时,与这一幕何其的相似,明九重秘境有崩塌之兆,如若慢了,很有可能再历此劫。

    狂奔,炎北的踏步施展到了极致,人如电光,流光飞逝。这种全力施为在半个时辰后令他有种后继乏力之感,而恰在这时,他疾驰在人流中,感受到强烈的敌意。

    “我擦!”

    炎北色变,他的运气也真够背的,秘境轰塌在即,所有人都疯狂的冲向出口,这本是正常的,但他却误打误撞的冲入了明台心镜的队伍中,放眼望去,所见全是明台心镜的宗门服饰,其中,不少人居然是熟面孔。

    “杀了这个混蛋!”

    话的声音颇为动听,豁然是与炎北照过面的辛氏姐妹中的姐姐,辛落云。此刻,她秀眸如炽火,杀意寒冰沥雪一般,紧紧的盯着炎北。她的同门驻足,形成包围,封住炎北所有的出逃路线。